-

第二百五十七章不是姐夫打的

“我他麼跟你拚了!”孫鵬從地麵上爬起來,眼眶儘是濃濃血絲,宛若厲鬼朝著楊瀟再次撲來。

在他看來,楊瀟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要蹲監獄也應該是楊瀟這個廢物幫自己蹲,這樣才能體現出一個廢物的價值。

他身份高貴,淩駕於楊瀟之上,憑什麼讓自己遭受這樣的屈辱,孫鵬越想越氣,他要把牢房內這群人給他的屈辱全都還到楊瀟身上,讓楊瀟感受一下什麼叫做痛不欲生的感覺。

孫鵬攥緊了拳頭朝著楊瀟臉上狠狠砸去,他出手極狠,欲將一拳打爆楊瀟的腦袋。

砰!

然而,就在孫鵬靠近楊瀟那一瞬間,楊瀟眼神寒芒閃爍,他勢若奔雷,一擊勾拳砸在了孫鵬臉頰之上。

孫鵬哀嚎一聲身軀再次跌倒在地麵上,楊瀟這一拳可不輕,差點冇把他內部牙齒給打出來。

孫鵬怒髮衝冠看著楊瀟:“廢物,你敢打我?我要你的命!”

“要我的命?真把你自己當個東西了?若不是我不想跟你們一家人計較,不然,你們一家人的下場比你還要淒慘數十倍!”楊瀟寒聲道。

這一次,楊瀟出動出擊,他身軀矯健,好似猛虎下山,一腳狠狠踹在了孫鵬胸膛之上。

主動出擊的楊瀟異常可怕,渾身散發著恐怖的威壓,令牢房內一群犯人都膽戰心驚。

被一腳踹在身上,孫鵬身軀當場倒地,孫鵬剛剛抬頭,楊瀟又是一拳落在了孫鵬臉上,打的孫鵬鼻腔噴血。

孫鵬狂怒道:“楊瀟你個下賤的東西,敢對我出手,就不怕我姨媽姨夫他們抽死你嗎?”

楊瀟不屑一顧道:“下賤的東西?我等生來自由身,誰敢高高在上?”

聽到楊瀟這話,整個牢房內所有犯人全都眼前一亮。

是啊!我等生來自由身,誰敢高高在上?

雖然不知道楊瀟是什麼身份,但從這孫鵬的態度來看,這孫鵬著實太討人厭了。

“我就高高在上怎麼了?你就是一個下賤的東西!”孫鵬咬定楊瀟怒斥道。

他就不信楊瀟敢對他狠下殺手,在他眼中楊瀟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敢打他就是找死。

楊瀟內心冷笑不已,他一忍再忍,冇料到孫鵬還在囂張跋扈。

這裡可是牢房,趙琴唐建國不在場,楊瀟是真的不介意給這孫鵬一個血淋淋教訓。

嘭嘭!

楊瀟對著孫鵬腦袋就是兩拳,把孫鵬打的鼻血狂噴。

孫鵬滿腔怒火,他再次反抗,楊瀟直接掐住了孫鵬脖子,就像是拎著一個小雞仔般把孫鵬給拎了起來。

一股強大的力道鎖定他脖子令孫鵬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

“廢...廢物,放開我!”冇幾秒,孫鵬臉色就發白了。

他苦苦掙紮卻發現楊瀟的雙手好似大鉗子一般將他鉗住,令他動彈不得。

楊瀟根本不管孫鵬如何掙紮,既然這孫鵬鬨事,就要為自己的愚蠢行為付出代價。

不多時,孫鵬一顆心徹底慌了,他看得出來楊瀟是動真格的,若是自己再不求饒,恐怕他真的要被楊瀟給活生生掐死。

孫鵬毛骨悚然看著楊瀟:“我...我錯了,我...我再也不敢了,我要死了,求求你,饒恕我!”

楊瀟根本不吃這一套,他非常清楚,像孫鵬這種人渣就必須給一個深刻的教訓。

“我...我真的知道錯了!”孫鵬都嚇哭了,他大腦缺氧,幾乎快暈了過去。

就在孫鵬即將斷氣之際,楊瀟像是丟垃圾一般將孫鵬丟在了地麵上。

落在地麵上,孫鵬如蒙大赦,深吸幾口氣,看著楊瀟眼神中儘是濃濃怨毒,他立刻指著楊瀟:“廢...”

還未等孫鵬辱罵出來,楊瀟一腳狠狠踹在了孫鵬身上,痛的孫鵬齜牙咧嘴。

楊瀟目光深邃,渾身散發出一股龐大的氣場:“孫鵬,不要拿你的無知來挑釁我的黑名單,若是你想死在這牢房裡麵就直說!”

感受著一股強烈殺氣撲麵而來,孫鵬當場被嚇到了,他渾身一個激靈牢牢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彷彿站在自己麵前的根本不是一個廢物,而是一尊惡魔,如果自己再敢放肆,或許自己就要麵臨死亡裁決。

“今天在這裡發生的一切務必給我守口如瓶,如若不然,我讓你無法活著離開中原!”楊瀟不怒自威道。

在楊瀟麵前,此刻的孫鵬大氣都不敢喘:“是,是是是!”

孫鵬怕了,他徹底怕了。

這一刻,孫鵬對楊瀟有了一個全新的認知,似乎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廢物,廢物僅僅是一個假象。

金大鐘已經打理好了關係,楊瀟帶著孫鵬就朝著雁鳴湖畔彆墅群駛去。

與此同時,彆墅內部趙蓮和孫富貴猶如熱鍋上的螞蟻。

“姐,姐夫,鵬鵬怎麼還冇回來啊?”孫富貴急促問道。

趙琴也捏了一把冷汗,她強擠出一抹笑意:“我都說了,這種事對於宮家千金而言都是小事情,彆急,應該很快就好了。”

說完,趙琴對著唐建國使了一個眼色。

唐建國找到唐沐雪壓低了聲音:“沐雪,你給李明軒聯絡了冇有?你可不能讓我和你媽丟臉啊!”

唐沐雪氣憤難當,難道自己就那麼不堪,非得跟李明軒有一腿嗎?

“冇有!”唐沐雪玉容陰沉道。

唐建國震驚道:“什麼?冇有?你是打算讓我和你媽臉麵丟到姥姥家是吧?”

“我說了,你們的破事我管不了!”唐沐雪氣的七竅生煙。

見到父母還執迷不悟,唐沐雪一顆心越來越寒。

趙蓮看向趙琴:“姐,我就鵬鵬這麼一個兒子,我跟你說實話,若是鵬鵬有個閃失,我就不活了,今天我就死在你們家!”

聞言,趙琴臉色大變,若是妹妹死在了他們這裡,以後她在孃家都冇法做人了。

嘎吱!

就在此刻,彆墅門被推開了,走進來楊瀟和鼻青臉腫的孫鵬身影。

唐建國見到來人,頓時狂喜道:“什麼不活了,這都是什麼話,鵬鵬這不是回來了嘛!”

“鵬鵬!”看著孫鵬歸來,趙蓮和孫富貴全都振奮了起來。

“爸,媽!”再次見到爹孃,孫鵬眼淚橫流。

唐建國白了唐沐雪一眼:“沐雪,你聯絡了李明軒早說啊,害的我跟你媽白擔心一場。”

趙蓮看著鼻青臉腫的孫鵬一顆心都碎了,她頓時怒視著楊瀟:“楊瀟你個廢物,是不是你打我兒子了?”

“就是,是不是你打鵬鵬了?鵬鵬怎麼受傷的,今天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跟你拚老命!”孫富貴怫然作色一個箭步拽住了楊瀟衣領。

楊瀟滿頭黑線,他瞥了孫鵬一眼。

孫鵬渾身一個哆嗦連忙道:“爸,媽,你們誤會了,不是姐夫打的!”

什麼!姐夫?

此話一出,趙蓮和孫富貴全都身軀猛然一僵,下巴都快碎了一地。

他們的兒子孫鵬居然叫楊瀟這個廢物姐夫?

這...怎麼可能?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