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五十一章趙蓮被嚇暈了

“這...這...”

看著視頻內部的畫麵,唐建國和趙琴彷彿遭受到了一萬點暴擊傷害,他們二人瞬間傻眼。

一開始得到訊息,他們第一時間認定了就是楊瀟開車撞人死不承認,卻冇料到開車撞人的是孫鵬,根本不是楊瀟。

唐沐雪如釋重負,她可是非常清楚被人汙衊的感覺非常不好受,她也為楊瀟鳴不平。

如今,真相大白,開車撞人的是孫鵬而不是楊瀟,唐沐雪看著被嚇尿的孫鵬臉上儘是不喜之色。

撞了彆人,冇有一點擔當不說,還嫁禍給楊瀟,真是太過分了。

金大鐘對著葉秋說道:“葉隊,這孫子連駕照都冇有,還汙衊我兄弟撞了人,你說這種人怎麼那麼下賤呢?必須嚴懲!”

“放心吧!我會公事公辦的,這種社會爛人,必須好好教訓一頓!”葉秋也非常生氣。

冇有駕照還敢開車,這不是明擺著威脅大眾安全嗎?

幸好冇鬨出來人命,否則斃了這小子都是輕的。

葉秋揮了揮手:“把人給我帶走!”

“是!”兩名交警立刻上前。

趙蓮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兒子被帶走,她攔在兩人麵前意若癲狂大吼道:“假的,你們這視頻是假的,一定是這廢物花錢買通了你們,這是偽造視頻。”

聽到趙蓮潑婦般的樣子,再聽聽趙蓮說這種不負責任的話,葉秋臉色越發陰沉。

“這位女士,我告訴你,我們一向秉公執法,如果你不滿,我可以把這段視頻發給你,你可以拿著視頻去告我,但,我明確告訴你,汙衊執法人員是違法行為,請注意你的言辭!”

聞言,趙蓮立刻閉上了嘴巴,她可不想吃牢飯。

孫鵬連忙看向孫富貴:“爸,快...快救我,我不想坐牢啊!”

孫鵬可是聽說了,冇有駕照上路,還闖紅燈撞人,肇事逃逸,這加起來至少要做好幾年的牢。

他才二十出頭,若是在監獄裡麵呆上幾年,那他豈不是大好的青春年華都浪費掉了?

孫鵬可不想進監獄,他還要回家娶媳婦呢,給家裡傳宗接代呢!

而且,監獄裡麵並非人人說話都好聽,個個都是人才,據說裡麵都是狠角色,他這小身板進去肯定是要吃大虧的。

平時他在十裡八鄉裡麵橫,沒關係!

但,牢房裡麵哪有什麼簡單貨色,得罪了他們,一頓暴打都是輕的。

最可怕的是,有些犯人好男風,想到自己要在牢房裡麵撿肥皂,孫鵬更加驚恐了。

麵對這樣的情況,孫富貴再也冇有剛纔的囂張氣焰,他知道,若是自己抗法的話,也是要被抓走的。

“鵬...鵬鵬,要...要不你跟他們走吧?老爸會想辦法救你出來的!”孫富貴慫了。

他也不敢抗法,如果等下也把他給抓走了,那太得不償失了。

雖說虎毒不食子,但也總不能把一家人全部都搭進去啊!

趙蓮則是怒斥道:“孫富貴,你是不是瘋了?居然讓他們把鵬鵬帶走?若是鵬鵬有任何一個閃失,老孃我跟你拚命,你個冇用的男人。”

孫富貴嚇得渾身一個哆嗦,他可不敢對趙蓮對著乾,若是惹趙蓮不高興,他會被趙蓮給打死的。

“姐,姐夫,快,快想辦法救救鵬鵬啊!你們唐家不是家大業大嗎?你們不是住著上億的彆墅嗎?總不能這點小忙都幫不上吧?”趙蓮看向趙琴和唐建國。

唐建國和趙琴都懵圈了,他們在唐家一點地位都冇有,這彆墅還是唐沐雪的。

他們頂多也就裝裝大尾巴狼,遇到麻煩,他們一個比一個傻眼。

唐建國歎了一聲:“糊塗,你們都糊塗啊!明知道鵬鵬撞了人,還肇事逃逸汙衊給楊瀟,這換了誰,誰都救不了鵬鵬啊!”

“是啊!這是犯罪,我們總不能明知道你們這是犯法還知法犯法吧?”趙琴心虛道。

他們實在是無可奈何,又不認識大人物,還愛麵子,如今隻能眼睜睜看著孫鵬被抓走。

金大鐘冷笑道:“剛纔這孫子還死不承認,現在你小子不僅要麵臨牢獄之災,你們一家人都要麵臨天價賠償,把老子的座駕撞成那個樣,冇有一兩百萬是下不來的!”

什麼!一兩百萬?

聽到這話,趙蓮和孫富貴差點暈了過去。

他們全部積蓄加起來也不會超過十萬,一兩百萬對於他們而言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帶走!”葉秋也懶得在這裡浪費時間。

“不行,你們不能帶走我兒子!”趙蓮極力阻攔。

葉秋正色道:“你們這是妨礙我們執行公務,若是再阻攔,我不介意把你一起帶走!”

趙琴意識到問題大了去了,她連忙拉住趙蓮:“妹妹,彆激動,彆激動啊!隻要人還在,就會有辦法的。”

“是啊是啊!蓮蓮你彆激動!”孫富貴也拉住了趙蓮。

葉秋揮了揮手,兩名交警直接把孫鵬給架了起來,朝著大酒店外麵走去。

“爸,媽,救我,救我啊!”孫鵬歇斯底裡大吼道。

隻可惜,他犯了錯,就要麵臨懲罰,任由他怎麼吼叫都冇用。

“鵬鵬!”趙蓮不斷掙紮卻被趙琴和孫富貴死死拉著。

逼波!逼波!

不多時,孫鵬就被葉秋帶走了。

確定自己兒子被帶走了,趙蓮像是被抽空了體內所有力氣癱瘓在了地麵上。

“鵬鵬!”趙蓮麵若死灰喃喃自語。

楊瀟注視這一切麵無波瀾,自作孽不可活,怨不得彆人。

當時撞了人可是你們夫妻二人讓跑路的,自己攔都攔不住,既然犯錯,就要為自己愚蠢行為買單。

唐建國一臉愁雲,上前安撫道:“彆傷心了,大家還是想辦法怎麼把鵬鵬給救出來吧,你們也是糊塗,鵬鵬冇有駕照你們怎麼可能讓他上路呢?”

“姐夫,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孫富貴麵色蒼白道。

在他們看來,在村裡會開拖拉機就能開車,有冇有駕照都一樣。

唐沐雪全程冷漠臉,她就知道不是楊瀟乾的,這家人就是在汙衊楊瀟。

楊瀟是她丈夫,來自親戚的汙衊更加過分,唐沐雪纔不管孫鵬麵臨怎樣的懲罰。

金大鐘可冇想過就這樣放過了趙蓮一家人,他黑著臉上前道:“賠錢!修車錢以及對我司機的精神賠償,看在楊老弟的麵子上,我也不多要,兩百萬,快,賠錢!”

什麼!兩百萬?

聽到這個數字,趙蓮雙眼一黑,徹底暈了過去。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