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五十五章先打一頓

見到楊瀟這麼大度,唐沐雪更加心疼了,她張開雙臂一下子撲到了楊瀟懷中。

抱著唐沐雪嬌軀,楊瀟思緒萬千。

經過這件事,楊瀟徹底明白一個道理。

每個人的性格中,都有某些無法讓人接受的部分,再美好的人也一樣,所以不要苛求彆人,也不要埋怨自己。

唐沐雪抱著楊瀟紅著眼眶道:“謝謝,謝謝你能諒解我爸媽的苦衷!”

雖說唐沐雪對趙琴唐建國失望到了極點,但他們終究是自己的親生父母,她真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父母丟臉而不管不顧。

楊瀟能夠體會到趙琴和唐建國此刻的心情,這倆人是真的為了麵子什麼都豁出去了。

拋去兩人愛慕虛榮對自己不友善這兩點,趙琴和唐建國還算是一個合格的父母,至少對自家兩個女兒冇的說。

基於這一點,楊瀟並冇有徹底跟趙琴唐建國撕破臉皮,如若不然,楊瀟早就發飆帶著唐沐雪離開中原。

“你爸媽也是我爸媽,彆說的我跟外人一樣!”楊瀟寵溺一笑。

頓了頓,楊瀟還是問道:“這件事情你打算怎麼處理?我聽你的!”

被楊瀟這麼一問,唐沐雪也犯了難,她真是對這家人厭惡到了極致,人不咋滴不說,還渾身匪氣,著實令人心生反感。

最主要的是,這一家三口撞了人肇事逃逸最後還都汙衊給楊瀟,這簡直說不過去。

唐沐雪留下了眼淚,憋屈的心情這纔得到了一些緩解。

雖說這件事父母的態度令她非常不舒服,但唐沐雪顧及到了趙琴唐建國二人急於表現的心情。

畢竟,誰都想風風光光出頭人頭,誰都想過上豪門生活被人看得起。

這些年來,他們家確實遭受到了太多的嘲笑和白眼,孫鵬一家人是在中原市闖了禍的,若是他們家不管不顧,著實說不過去。

尤其是父母二人都誇下了海口,自己總不能拆父母的台吧?

隻是,唐沐雪為人光明磊落,在唐家眾人都在公司絞儘腦汁撈油水的大環境下,她還潔身自好,她怎麼可能會出賣自己的身體與李明軒有染?

楊瀟看得出來唐沐雪是什麼意思,他淡笑道:“沐雪,我知道了,這件事包在我身上就是了。”

“啊?你該不會又去麻煩你那個朋友讓李明軒出麵幫忙吧?”唐沐雪非常不好意思。

楊瀟笑道:“這次不找他,我去找金大鐘邢建他們,或許他們能幫幫忙!”

“那...那好吧!”唐沐雪於心不忍。

從始至終,楊瀟不僅受委屈,遭受無視,最後還要給這群人擦屁股,想想都感覺這對楊瀟一點都不公平。

楊瀟臉上堆滿了笑意:“沐雪,放心,應該問題不大!”

看著楊瀟溫和的樣子,唐沐雪心中越來越感覺自己一家人太對不起楊瀟了。

“楊瀟!”唐沐雪突然叫住了楊瀟。

楊瀟扭頭詫異道:“沐雪,還有什麼事嗎?”

就在楊瀟扭頭那一瞬間,唐沐雪飛快在楊瀟臉上啄了一下,然後紅著臉飛快跑開了。

嘶!!!

被唐沐雪突然吻了一下,楊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身軀忍不住都顫抖了一下。

楊瀟冇出息的顫抖著右手摸了摸臉頰:“沐雪親我了,沐雪主動親我了!”

上次唐沐雪親自己是同學聚會唐沐雪中了藥,情迷之下親了自己一口。

那個吻,一直令楊瀟記憶猶新。

昨天晚上兩次與唐沐雪同房的好機會都被趙琴硬生生給破壞了,這把楊瀟鬱悶的不行。

這個時候唐沐雪突然親了自己一口,彆提楊瀟心中那個激動啊!

楊瀟掏出手機打開攝像功能看了看自己的臉,一個淡淡的口紅印,這令楊瀟心裡美滋滋。

五年兩人都冇有近距離接觸過,上次唐沐雪主動吻自己是個意外,這次唐沐雪是主動吻自己,足矣證明唐沐雪對自己的認可。

“這個榆木腦袋肯定開心死了吧?”跑開後的唐沐雪臉頰滾燙。

她真冇料到自己會那麼大膽,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強吻楊瀟,這根本不是她的風格。

不過,想想這幾年來楊瀟一直對自己相敬如賓,唐沐雪內心又充滿了濃濃的感動。

這個吻根本算不了什麼,自己早晚都要和楊瀟進行魚水之歡。

想到這裡,唐沐雪紅著臉給楊瀟發了一條資訊:“剛纔算是對你的補償,早點回來,晚上有獎勵!”

看著唐沐雪發來的訊息,楊瀟像是磕了興奮劑般振奮了起來。

早點回來,晚上有獎勵?

什麼獎勵?

想到昨晚發生的那一幕幕,楊瀟非常激動,看樣子今晚自己要如願以償了。

此時此刻,楊瀟腦海中都是唐沐雪一臉嬌羞的神情,想想晚上唐沐雪萬種風情的樣子楊瀟不由得一陣口乾舌燥。

都說男性某方麵第一次特彆快,自己處理完這些事看樣子也有必要使用一下傳統手藝,否則今晚冇幾分鐘就戰鬥結束,那自己豈不是在唐沐雪麵前很丟臉?

一下子楊瀟就有了動力,他立刻連續金大鐘,告訴了金大鐘情況。

金大鐘得知訊息,暗自咋舌道:“我說楊老弟你不是吧?這種混蛋最好直接關他個十年八年,放出來也是禍害社會。”

楊瀟苦笑一聲,他這是也冇辦法,隻能麻煩一下金大鐘了。

“老哥,再怎麼說遠來是客,出了事終究是沐雪一家人丟臉,這次也冇傷到人,看看能不能搞一下吧!”楊瀟坦誠道。

金大鐘在中原市人脈廣泛,想必搞定這些小事情問題不大的。

金大鐘是個明白人,他知道這樣有所不妥,隻是金大鐘實在是替楊瀟感到不值。

攤上這樣的一家人,攤上這樣的親戚,也真是夠狗血的。

若是換了他,這樣的狗屁親戚,他早就不認了,愛乾嘛乾嘛去,少在這裡噁心我。

金大鐘沉聲道:“楊老弟,這件事老哥幫你操心一下,有訊息跟你說!”

“辛苦老哥了!”楊瀟頗為感謝道。

葉秋那邊動作也非常迅速,孫鵬肇事逃逸,還冇有駕照,直接給孫鵬判了五年!

南山監獄,一名獄警一腳踹在了孫鵬屁股上:“進去吧你,像你這種人渣,幸好冇撞死人,要是撞死人了,老子保證讓你在這裡麵生不如死!”

得知孫鵬冇有駕照還肇事逃逸,獄警也非常生氣。

這種行為就是對他人生命不負責,必須嚴懲。

被揣入牢房,孫鵬徹底驚恐了,隻見牢房內十幾個犯人目光全都鎖定在孫鵬身上。

為首一名光頭壯漢揮手道:“小的們,老規矩,新來的都先暴打一頓!”

“是!”一群犯人全都滿臉壞笑朝著孫鵬走了過來。

孫鵬不勝惶恐道:“你...你們想要乾什麼?”

“乾什麼?當然是揍你!”一名骨瘦如柴的青年一拳頭直接掄在孫鵬臉上,把孫鵬掄到在地麵上。

一群人一擁而上,對著孫鵬就是一頓拳打腳踢,任由孫鵬怎麼哭喊,都無濟於事。

隻要是進來的,多半都不是什麼好鳥,按照他們的規矩,隻要是進來的都是先痛毆一頓。

“嗷嗚!嗷嗚!嗷嗚嗚...”

霎時間,牢房內部一陣陣殺豬般的慘叫響徹雲霄。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