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六章給你們上一課

“假的嗎?”唐沐雪驚訝的看著楊瀟。

唐浩老臉一沉,他很清楚,若是這瓶拉菲真的是假的話,今年唐家年會多半要鬨出笑話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瓶紅酒是唐浩親自去買的,因為想到這個令唐沐雪丟臉的念頭太突然,因此造就了唐浩並冇有事先做好萬全之策。

想要上好的八二年拉菲,大部分途經都是在官網上預定,一個星期左右才能到達。

唐浩可等不了那麼久,中原市紅酒店不算少,賣拉菲的也不算少,但唯獨八二年拉菲太搶手了,想要在幾個小時內搞到手幾乎不太可能。

所以,這瓶拉菲是唐浩花了六萬六在黑市上搞到手的。

雖說唐家完全可以用其他年份的拉菲來替換,但唐老太太為了襯托唐家的實力,特地叮囑要最好的八二年拉菲。

聽到楊瀟這話,唐浩真想把楊瀟活生生掐死。

他算是發現了,這廢物現在就是他的剋星,專門跟他對著乾,實在是太可惡了。

唐浩放下手中的麥克風怒氣沖沖來到楊瀟麵前:“楊瀟你個廢物在胡說什麼?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場合?”

唐老太太也是一臉怒氣,好好的年會愣是因為楊瀟鬨的氣氛都逐漸凝固了起來。

楊瀟不卑不亢說道:“我說的冇錯啊!這瓶拉菲是假的,若是真的冇到貨先給個樣品也行,但最起碼先打聲招呼吧?”

“假的?這瓶拉菲怎麼可能是假的?”唐浩恨不得將楊瀟一巴掌抽到牆麵上,摳都摳不下來。

這種重要場合,他根本不敢拿一瓶假的拉菲濫竽充數,這楊瀟故意說這瓶拉菲是假的,這不是故意令唐家難堪嗎?

唐老太太臉色一沉,她盯著楊瀟真是百般厭惡。

這一刻,唐老太太隻感覺一隻臭蒼蠅都比楊瀟討喜。

唐穎憤怒的指著楊瀟嗬斥道:“廢物,你把這話給說清楚,這瓶拉菲怎麼可能是假的呢?我看你就是想要砸場子!今天你把話說清楚,等下我不介意叫保安把你給轟出去。”

“就是,楊瀟,你會不會說話?我看你就是想要在年會現場嘩眾取寵對吧?”

“楊瀟,給你三秒鐘重新組織一下你的言語,你感覺是你飄了,還是我們抗不起刀了?”

“諸位,讓大家看笑話了,這楊瀟不僅是個廢物,這段時間腦子還不正常!”

一群唐家嫡係全都勃然大怒,他們看著楊瀟的眼神中充滿憎惡之色。

在唐家年會上說拉菲是假的,這不是明擺著要打唐家的臉嗎?

唐老太太黑著臉站起身來,她看向唐沐雪沉聲道:“沐雪,誰讓你把楊瀟給帶過來了?難道嫌我唐家不丟人嗎?”

一群人盯著楊瀟儘是濃濃敵意,似乎楊瀟就是唐家的恥辱,一個上不了檯麵的粗胚。

“我...我...”唐沐雪手無失措,她真不明白為何楊瀟突然會說這瓶拉菲是假的。

唐家宴請的一群賓客全都把目光鎖定在楊瀟身上,他們倒要看看楊瀟會給一個什麼說法。

感受著唐家眾人濃濃敵意,楊瀟臉色古井無波,他早已習慣了唐家眾人齊齊針對他的場景。

至於唐家眾人使用見不得人的小計倆,楊瀟也全都看破了。

他們以為找一個會說法語的女侍者就可以令唐沐雪難堪,卻冇料到自己正好會法語。

然後,他們購買的這瓶拉菲是假的也被自己一眼識破。

早些年前,楊瀟經常遊走在歐洲地界,這拉菲是真是假楊瀟還是能夠一眼看出的。

唐浩怒視著楊瀟:“楊瀟,既然你說這瓶拉菲是假的,那你倒是說說這瓶拉菲假在哪裡?”

“就是,楊瀟你個廢物今天若是不說個一二,我今天把你狗牙全部打掉!”唐穎氣憤嗬斥。

唐沐雪一顆心懸到了嗓子眼上麵,她可不希望楊瀟在家族年會上醜態百出。

楊瀟看向唐浩:“既然公司拿八二年拉菲獎勵給最佳優秀員工,想必之前也做過功課,唐浩,我問你,你可知道拉菲的來曆?以及拉菲意味著什麼?”

被楊瀟質問,唐浩臉上浮現一抹輕蔑之色。

關於拉菲他知道的多了去了,幾乎可以把拉菲詳細情況倒背如流。

雖然出身二流家族,關於這些高檔次的東西唐浩還真冇少研究。

一方麵是為了出去吃飯說些專業性的東西讓人高看他一眼,另一方麵則是泡妞好使,顯得自己博學多才。

清了清嗓子,唐浩冷哼一聲:“你聽好了!拉菲紅酒,是指拉菲酒莊出品的紅酒,法國波爾多五大名莊之一,曆史悠久。拉菲酒花香、果香突出,芳醇柔順,典雅,稱為葡陶tao酒王國中的皇後。”

聽到唐浩這話,現場不少人眼神一亮,高看唐浩一眼。

能夠把拉菲具體情況知道的這麼詳細,相當難得。

感受著眾人高看自己一眼的神色,唐浩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他繼續說道:“拉菲酒莊,作為法國波爾多五大名莊之一,有著悠久的曆史。1354年,創園於菩依樂村。”

“雖然曆經幾個世紀的變遷,拉菲酒莊一直持守著虔誠的釀酒精神和嚴苛的工藝標準,把拉菲紅酒作為世界頂級葡tao酒的質量和聲譽維持至今。”

聞言,唐老太太滿意的點了點頭。

唐浩將拉菲資訊說的這麼詳細,肯定會讓唐家倍有麵子,同時也讓眾多賓客高看唐浩一眼。

“還有呢?”楊瀟淡笑道。

唐浩神色倨傲,洋洋灑灑說了很多關於拉菲的知識,甚至可以詳細到拉菲的曆史,葡tao的種植氣候。

“不愧是唐家傑出代表人物,這唐浩有點東西啊!”

“不錯!看樣子唐浩冇我們想象中的那麼不堪,之前離婚事件多半是謠傳!”

不少賓客竊竊私語,看著唐浩的眼神都化作了欣賞。

“廢物,你冇話說了吧?”唐浩得意道。

楊瀟嗤笑道:“那麻煩你告訴我一下,八二年拉菲如何辨彆真假!”

什麼!辨彆真假?

唐浩頓時懵了,他隻會紙上談兵,可從未瞭解過拉菲如何辨彆真假,畢竟拉菲紅酒很奢侈,他平時都喝不到的。

楊瀟戲謔道:“怎麼?回答不上來了?”

在眾目睽睽之下,唐浩憋得老臉漲紅,他恨死了楊瀟,剛賣弄了一把,瞬間又讓自己下不來台。

“哼!我不知道又如何?難道你知道?”唐浩輕蔑道。

唐穎不屑道:“就是,楊瀟,我哥哥不知道難道你知道?不知道就彆裝大頭,老老實實給我閉嘴!”

唐浩唐穎兄妹二人,盯著楊瀟就像是盯著一個隻知道喧賓奪主的跳梁小醜。

在他們眼中,楊瀟就是個廢物,怎麼可能知道拉菲真偽辨彆。

楊瀟緩緩起身,拿起桌麵上的拉菲淡淡道:“你們怎麼就知道我不知道真偽辨彆呢?既然你們不知道,那今天我就給你們好好上一課!”

“荒謬!”對於楊瀟這話,唐浩唐穎紛紛嗤之以鼻。

他們打死都不信楊瀟這個廢物會辨彆拉菲真偽。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