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章白俞靜的意中人

“楊小友輸了嗎?”宮天齊看著坐在棋盤兩側的二人沉聲道。

在三人注視下,楊瀟緩緩將黑子收起。

白俞靜完美無瑕的玉容儘是冰冷與不屑:“我剛纔就說了,他出戰肯定是不行的!”

滴答!

忽然間,白元傑額頭上一滴汗水滴落在棋盤之上。

深吸了一口氣,白元傑看向楊瀟鄭重道:“楊小子,你這手棋跟誰學的?”

“自學成才白老您信嗎?”楊瀟雲淡風輕一笑。

白元傑盯著楊瀟好生打量幾眼,最終歎了一口氣說道:“與葛休決鬥在這個月月底,你還有半個月時間,老夫這一輩子的榮譽全都寄托在你身上了。”

“晚輩會全力以赴的!”楊瀟神色肅穆。

白俞靜不明所以,她看向白元傑問道:“爺爺,這傢夥不是輸了嗎?您怎麼還派遣這傢夥出戰?”

白元傑搖了搖頭,蒼老的麵孔上浮現一抹苦笑。

白俞靜更加迷茫了,她根本搞不清楚白元傑這是什麼意思。

“爺爺,白爺爺這是怎麼了?”宮靈兒也不解問道。

宮天齊看著棋盤,瞳孔猛然一縮,他蒼老的麵孔儘是震驚之色。

隨即,宮天齊驚歎道:“還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一巴掌把我們這些老傢夥拍死在沙灘上,你白爺爺被屠大龍了!”

被屠大龍了?

這...這怎麼可能?

這一刻,白俞靜和宮靈兒全都瞪大了美眸,難以置信。

所謂的屠大龍乃是圍棋專業用語,意思就是一方一大塊棋子被對方吃掉。

往往來講,被屠了大龍基本上也就象征著輸掉了這盤棋。

白俞靜聞言,玉容逐漸蒼白,她看向白元傑:“爺爺,宮爺爺說的是真的嗎?”

在白俞靜期待之下,白元傑擦了擦額頭冷汗麵色凝重道:“等三十二步棋後我就被楊小子屠大龍了!”

什麼!!!

三十二步棋之後?

不得不說,每一位圍棋高手都能揣測到後期棋盤會發生著怎樣的變化。

越是高手越是能夠看出幾十步棋後的變化,達到了白元傑這種境界,二三十步棋後的變化他能一眼看得出來。

白俞靜看著楊瀟的眼神徹底化作了濃濃震撼,她不敢相信楊瀟居然贏了她爺爺!

這...這還是唐家那個彆人辱罵成廢物的傢夥嗎?

三十二步棋後的棋盤變化居然被這傢夥牢牢掌控,這傢夥是個妖孽嗎?

縱使是她,撐死了隻能夠揣測出棋盤二十步棋後的變化,豈不是說楊瀟的棋力遠遠將她甩開?

“白老承讓了!”楊瀟淡笑一聲。

殊不知,博弈白元傑,看似楊瀟麵無波瀾,實際上他的後背已經充滿了汗水。

強!白元傑太強了!

看似兩人下棋極快,但每一步都經過深思熟慮,一步錯將步步錯。

白元傑不愧是棋聖,這圍棋造詣果然名不虛傳。

楊瀟知道自己這次能夠贏下這盤棋,實在是僥倖。

第一,他這兩年經常在公園看白元傑與宮天齊下棋,對白元傑的圍棋打法有很深的瞭解;第二,楊瀟打法是落子天元,這種打法極其刁鑽,白元傑並未碰到落子天元的高手,根本不瞭解自己的戰術。

若是白元傑瞭解自己的圍棋打法,這一場恐怕難分勝負。

講真的,楊瀟的圍棋造詣確實是自己研究古人的打法再加上自己創造的全新打法,這才奠定了楊瀟圍棋不凡的造詣。

圍棋,看似是一盤棋,實際上就跟用兵打仗一樣。

棋盤雖小,卻蘊含著千變萬化。

楊瀟最擅長的就是出奇招,先發製人。

落子天元的高手放眼國內都寥寥無幾,所以楊瀟才能壓製白元傑一頭。

白元傑震撼的看著楊瀟感慨道:“之前老夫還真是將你小覷了,冇料到楊小子你圍棋造詣這麼精深,你是怎麼想到用落子天元這種打法?”

楊瀟輕笑道:“白老謬讚了!兵者,詭道也!下棋如用兵,看似落子天元雞肋且容易包圍,但換一個角度來看,落子天元就相當於洞觀大局,謀者,運籌帷幄,決勝在千裡之外!隻要奇襲,往往能夠獲得累累碩果!”

聽完,白元傑唏噓道:“好一個兵者詭道也,好一個謀者運籌帷幄決勝在千裡之外!小傢夥年紀輕輕心智不淺,我現在很懷疑你入贅唐家彆有所圖!”

下棋如用兵,需要大智慧,走一步就能料到幾步開外的事態變化。

白俞靜之所以創業能夠成功,正是洞觀大局,層層分析,得出結論,麵對風險有應對之策。

“白老頭你算是說出了我的心聲!”宮天齊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

憑藉楊瀟這番心智,無論走到哪裡都會成就一番大事,卻區區入贅唐家,成為一個二流家族的上門女婿,這真是太令人看不透了!

楊瀟苦笑一聲,五年前入贅唐家楊瀟實在是身不由己。

至於圍棋,他冇退役之前可是冇少研究各種戰術,楊瀟喜歡奇襲,所以這就鑄就了楊瀟創造落子天元的全新打法。

宮靈兒看著楊瀟,彷彿想要看穿楊瀟心中所有的小秘密。

擅長吹簫,不僅會改造車,還飆的一手好車,更是使用出漂移神技死亡旋轉,這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被白元傑宮天齊宮靈兒盯著,楊瀟苦笑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幾!”

宮天齊和白元傑都是老江湖,楊瀟想要繼續隱瞞肯定是不太可能的。

憑藉兩人的手段若是想查,恐怕早晚會查到自己的身份。

楊瀟主動說出,也就是告訴自己有苦衷,他不希望自己身份暴露。

“果然!”宮天齊與白元傑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神中看到了震驚之色。

白元傑欣賞道:“現在這個大時代乃是你們年輕人的大時代了,我們這些老傢夥都老了,若不是你已經結婚了,老夫真想把俞靜許配給你,正好也讓你小子繼承我的衣缽!”

此話一出,白俞靜高冷的麵孔頓時浮現一抹紅暈。

“爺爺,你胡說什麼呢?我纔看不上這傢夥,我心中的理想對象可不是一個畏首畏尾的窩囊男人。”

“我心儀的對象可是頂天立地的真男兒,隻有前段時間老城區火海救人的無名英雄纔是真正的男兒郎,隻可惜,那名無名英雄並未暴露姓名,隻有這樣的熱血男兒郎纔會是我的意中人!”白俞靜憧憬道。

火海救人的無名英雄?

看著白俞靜俏臉儘是希冀之色,楊瀟身軀猛然一僵。

老城區火海救人的無名英雄該不會就是自己吧?

那豈不是白俞靜的意中人就是自己,楊瀟嘴角一陣抽搐。

好傢夥,這樂子大了去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