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神豪現身,驚動中原

“楊瀟?神豪怎麼可能是楊瀟?”唐穎意若癲狂大吼了出來。

唐浩眼皮子一陣狂跳,顯然他也冇料到轟動中原的神豪竟然是楊瀟。

“怎會是楊瀟?”這一刻,每個唐家人內心全都掀起來陣陣驚濤駭浪,無法平息。

唐沐雪玉容極度精彩,她不可思議的看著渾身散發著儒雅貴氣的楊瀟:“怎麼是你?”

“沐雪,我之前說了,今天會給你一個驚喜的。”楊瀟溫和笑道。

踏踏踏踏!

楊瀟言語落下,一行人帶著樂器麵帶祝福笑意看向唐沐雪。

下一秒鐘,一陣陣優美的音樂響起,動人心絃,唯美意境令人心馳神往。

唐穎率先反應過來,她震驚道:“這鋼琴曲竟是《夢中的婚禮》。”

“不對,你們快看,這支樂隊怎麼那麼熟悉?”一名唐家嫡係神色一變。

唐浩仔細一瞧,猛然一驚道:“這...這不是我國第一樂隊皇朝樂隊嗎?”

“什麼?皇朝樂隊?”此話一出,所有唐家人無不神色钜變。

雖然唐家眾人關注國內樂隊的不多,但國內第一樂隊的名頭可不是蓋的,同樣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邀請到的。

一時間,所有唐家人呆若木雞,他們完全不清楚楊瀟是如何請到我國境內第一樂隊。

“皇朝樂隊,夢中的婚禮!”唐沐雪瞬間捂住了性感紅唇。

殊不知,她最喜歡的樂隊就是皇朝樂隊,最喜歡的鋼琴曲就是夢中的婚禮。

“我如果愛你——

絕不象攀援的淩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突然,就在唐沐雪失神之際,隻見楊瀟含情脈脈看向唐沐雪進行告白。

唐沐雪嬌軀一顫,震驚的看向楊瀟,隻見楊瀟一臉愛意繼續朗誦。

“我如果愛你——

絕不學癡情的鳥兒,

為綠蔭重複單調的歌曲;

也不止象泉源,

常年送來清涼的慰藉...”

“致橡樹!”唐家眾人再次一驚。

致橡樹,我國詩人舒婷1977年創作的一首現代詩歌。

全詩通過整體象征的藝術手法,用“木棉”對“橡樹”的內心獨白,熱情而坦誠地歌唱自己的人格理想以及要求比肩而立、各自獨立又深情相對的愛情觀。

誰都冇料到楊瀟居然會借用這首詩歌來表達對唐沐雪的愛意。

盯著楊瀟溫和的笑意,唐沐雪精神一振恍惚,她緊緊捂住紅唇,強忍住眼淚都讓自己留下來。

似乎這一刻站在自己麵前的根本不是帶給自己五年屈辱的窩囊廢,而是自己心儀的白馬王子。

當一首致橡樹朗誦完畢,楊瀟拿起早已準備好的一束玫瑰深情來到唐沐雪麵前。

“沐雪,送給你!”楊瀟聲音柔和道。

看著楊瀟清澈的眼神,唐沐雪下意識接過了這束玫瑰。

突然,楊瀟單膝跪地手中取出一個精美首飾盒,他寵溺道:“沐雪,對不起,因我而讓你飽受五年驅逐,我說過,這五年我對你的虧欠我楊瀟一定會一一彌補的。”

“沐雪,你最喜歡的樂隊是皇朝樂隊,你最喜歡的鋼琴曲是夢中的婚禮,今日我把他們請來了,親自為你彈奏夢中的婚禮!”

“沐雪,你最喜歡的詩歌是致橡樹,因為你認同裡麵獨立而又深情相對的愛情觀,今晚我親自為你朗誦!”

“沐雪,你最鐘愛的是保加利亞的玫瑰,現在我贈予你手中!”

楊瀟的言語溫和而猶如重擊狠狠擊打在唐沐雪心房之內,令唐沐雪俏臉動容,她感動的幾乎快要掉淚。

眼前一幕,如夢似幻,令唐沐雪難以置信。

說著,楊瀟緩緩打開精美首飾盒,裡麵躺著一枚閃爍耀眼的帝王藍鑽鑽戒。

“沐雪,五年前,你嫁給我,不僅鑽戒冇送,婚禮還異常簡陋,今晚這枚天使之吻鑽戒請讓我親手為你戴上,據說,被天使吻過的鑽戒帶上會幸福一輩子!”楊瀟深情低語。

唐沐雪嬌軀一顫,她不敢相信眼前就是價值一個億的天使之吻鑽戒。

此時此刻,唐沐雪整個人都快要傻掉了,眼前的楊瀟實在是陌生而又熟悉,令她受寵若驚。

而且,天使之吻太過於貴重,唐沐雪收了收手,麵色極度緊張。

楊瀟知道突如其來的一幕一定把唐沐雪給嚇到了,他款款深情道:“沐雪,我見過滄海的雲,巫峽的雨。我見過一月的雪覆於白山,又漸變於蔥蘢。我在峨眉的林裡雲興霞蔚,一徑之後,霧水成露,沾於衣襟。”

“我聽過柔櫓漂浮,聲聲入水,又歸於沉寂。我看到春風,八裡十裡,衣袖帶花。無論何時憶起,它們實在是人生可喜,但都不如我此刻遇到的你,請讓我為你戴上這枚鑽戒以表達我對你的心意!”

聽到這話,唐沐雪心中小鹿怦怦直跳,她遲疑兩秒這才伸出玉指。

楊瀟溫和一笑,當著唐家眾人的麵將天使之吻鑽戒親自帶到唐沐雪手中。

將天使之吻鑽戒帶上,楊瀟緩緩道:“沐雪,我還欠你一個浪漫的婚禮,終有一日,我會把這場浪漫婚禮彌補上,讓你被天下所有女子所豔羨!”

“帝王藍鑽天使之吻鑽戒?這是天使之吻?”唐穎率先驚呼了出來。

定睛一瞧,隻見唐沐雪羊脂般的玉指上帶著一枚藍色鑽戒,在柔和燈光下閃爍耀眼。

天使之吻鑽戒?價值一個億的天使之吻鑽戒?

轟!!!

刹那間,唐家眾人彷彿遭受晴天霹靂,全都眼神呆滯。

唐浩猶如遭受百萬點暴擊傷害,他目眥欲裂嘶吼道:“怎麼可能?怎麼會變成這樣?楊瀟他不是一個廢物嗎?他怎麼有天使之吻鑽戒?現身帝皇大酒店的不應該是神豪嗎?為什麼會是楊瀟這個廢物?”

“沐雪,打開窗簾,你會看到意想不到的一幕!”楊瀟輕笑道。

唐沐雪震驚的完全說不出話來,她看向楊瀟,楊瀟對著唐沐雪點了點頭。

見到楊瀟點頭,唐沐雪彷彿一瞬間得到了莫大勇氣她緩緩來到視窗打開窗簾。

定睛一瞧,外麵一片漆黑,完全冇有奇特之處。

唐穎似乎抓住了楊瀟要害,她眼眸異常怨毒冷笑道:“什麼嘛!什麼都冇有,還意想不到的一幕?真是笑死人了!”

“冇錯,故弄玄虛,荒唐可笑!”唐浩趁機抨擊道。

唐家嫡係全都投去冷眼,他們此刻全都自尊心遭受極大打壓,恨不得讓楊瀟顏麵無存,羞愧難當。

啾啾啾!

就在唐家一群人儘是白眼之際,一道道煙花沖天而起,照耀整個夜空。

啾啾啾啾啾!

煙花越來越多,席捲整箇中原,漫天煙火,驚呆所有中原人士,在五彩繽紛的煙花下,整個星空光彩耀人。

嗡!!!

突然,帝皇大酒店周圍燈光全部熄滅。

接下來,震撼一幕誕生。

以帝皇大酒店為中心,燈光整齊有序開啟,不斷朝著四周擴散,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心型。

“這...這...”唐沐雪震撼的再次捂住了性感紅唇。

看著唐沐雪震撼的玉容,楊瀟眼眸儘是寵溺。

沐雪,對不起,我隱忍五年,讓你吃儘苦楚。

今晚,為你明燈三千,為你花開滿城。

盯著眼前一幕,唐浩唐穎等一群唐家嫡係眼珠子都碎了一地,每個人唐家人內心全都掀起萬丈波濤。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並未結束。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