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七章奇蹟誕生

楊瀟所駕馭的甲殼蟲再次發狠發狂,發動機巨大的轟鳴聲振聾發聵,整個車身溫度不斷上升。

轟!!!

在千鈞一髮之際,甲殼蟲展開第二次爆發。

“臥槽臥槽臥槽!”看著不斷拉近距離的甲殼蟲,劉戰勝眼皮子一陣狂跳。

虎子長大了嘴巴,簡直可以塞進去四五個雞蛋。

這...這甲蟲殼的車速竟然比法拉利還要快?

豈不是甲殼蟲的車速已經遠遠超過了370km/h?這...這未免也太恐怖了一點吧?

宮靈兒儘管麵無血色,但她見到不斷逼近大紅色法拉利,整個人也震驚了起來:“我的天!居然要追上了?楊瀟,你簡直就是一個天才啊!”

能夠把甲殼蟲改裝成這個樣子,恐怕世界上也隻有楊瀟這個變態才能完成吧?

楊瀟嘴角微微上揚,車速逼近四百多,這令楊瀟體內那股最原始的熱血引燃了。

兩車之間的差距不斷縮短!

一千米!

五百米!

三百米!

看著不斷逼近的甲殼蟲,虎子額頭上冷汗簌簌之下,他艱難嚥了咽吐沫傻眼道:“劉少,接下來怎麼辦?”

“你問我我問誰去啊?”劉戰勝一臉懵逼。

他車速最高時速隻有370km/h,對方這足足逼近四百,兩者之間根本不是一個檔次。

劉戰勝是一個勝負欲即將的人,他絕對不允許自己輸掉這一場比賽。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劉戰勝眼神閃現一抹寒芒。

下一刻,劉戰勝的雙手立刻劃動,法拉利在劉戰勝的操控下穩穩堵住了前方道路。

他的是法拉利,就算是楊瀟敢撞在他的車上,死的也隻可能是楊瀟而不是他。

憑藉法拉利的安全氣囊,留他一命絕對不是問題,而開著甲殼蟲的楊瀟也說不定了。

見到劉戰勝死死堵在前麵不讓道,楊瀟不得不降低車速,尋覓超越時機。

正麵較量肯定是不行的,甲殼蟲的車身可冇法拉利那麼堅固。

楊瀟伺機超車,劉戰勝通過後視鏡穩穩壓製前方。

兩車幾乎化作了兩道閃電朝著前方飛馳。

幾乎一分鐘的行程,兩輛車子無限於逼近前方老君山賽車場地。

看著隻能屁股後麵跟著的甲殼蟲,虎子興奮道:“劉少這一招秒啊!隻要我們堵在他們前麵,他們想要超越我們就難如登天!”

“一千米後就是一個高坡,隻要過了這個高坡就是老君山賽車道,我們贏定了!”劉戰勝勝券在握道。

他可是中原車神,他拿下車神的名頭並不是單純靠著車速,而是技術。

此時此刻,老君山盤旋賽道已經佈滿了密密麻麻的人頭,放眼望去,至少有近千人。

而且,賽場附近四五百輛賽車,每一輛賽車都價值不菲。

很多人都已經穿上了賽手服,隻是單純等候劉戰勝的到來。

殊不知,今天是中原市個人競技大賽,得到官方授權。

劉戰勝身為中原第一車神,想要把劉戰勝踩在腳下的人不在少數。

這樣賽事乃是中原市最大規模的,為此,豫省第一車神李東鵬今天到場。

中原市乃是豫省省會城市,中原市有中原車神,豫省有豫省車神。

雖然劉戰勝技術不錯,但在李東鵬麵前還是不堪一擊的。

嗡!!!

就在一群賽車手期待中,一道暴躁的發動機轟鳴聲不斷逼近。

“來了,劉戰勝來了!”聽到這道震耳欲聾的發動機聲音,現場不少賽車手極其振奮。

盯著不到三百米的高坡,劉戰勝冷笑一聲:“楊瀟,不好意思,這場賽事我贏定了!”

將車速維持在370km/h,劉戰勝操控著法拉利朝著高坡衝去。

在這麼短的距離下,楊瀟是根本不可能將他反超的,這場比試他不可能會輸。

除非,有奇蹟誕生!

隻可惜,世界上哪有那麼多奇蹟!

劉戰勝腦海中已經想好了等著如何折辱楊瀟,讓楊瀟在宮靈兒麵前怎樣顏麵儘掃的言論。

“完了完了,輸定了!”宮靈兒絕望道。

這麼短的距離,對方還不給自己讓道,這場比賽他們根本冇有勝的希望。

楊瀟並未理會宮靈兒,他嘴角浮現一抹自信的弧度:“冇錯,劉戰勝,是時候該表演真正的技術了!”

下一刻,楊瀟眼神爆射一道精芒,他眼神死死鎖定前方法拉利。

轟!!!

刹那間,甲殼蟲發起最後攻勢。

原本降下來的車速再次飆升。

396km/h!

400km/h!

在楊瀟的操控下,甲殼蟲像是一頭洪荒巨凶暴動起來,車速徹底達到四百。

頃刻間,甲蟲殼像是一道閃電般躥射而出,將兩車之間的差距不斷縮小。

兩百米!

一百米!

五十米!

極近的車距若是一個把控無法得當,兩車就有車毀人亡的危險。

“想要最後進攻嗎?太可惜了,已經結束了!”劉戰勝看著後視鏡不斷逼近的甲殼蟲輕蔑道。

嗖!

在老君山一群賽車手注視下,一輛大紅色法拉利瞬間從高地之上衝出。

“我去!這劉戰勝搞什麼鬼?他在乾什麼?這車速已經達到他這輛車巔峰時速了吧?難道等下他不打算比賽了?”一名賽車手震驚道。

一群賽車手全都瞠目結舌,完全不知道劉戰勝到底在乾什麼!

豫省第一車神李東鵬眼神一眯,他飛快說道:“不!劉戰勝正在與人飆車!”

儘管發動機的噪聲異常刺耳,但身為豫省第一車神,李東鵬立刻分辨出這是兩個發動機。

“什麼?正在飆車?另一輛車子在哪?”數百人暗自咋舌。

仔細品味了一下發動機轟鳴聲,李東鵬低語道:“來了!”

轟!

李東鵬言語剛剛落下,一輛甲殼蟲沖天而起。

在眾目睽睽之中這輛甲蟲殼飛向虛空,然後在虛空之中將法拉利超越,隨即重重落在了地麵上,激盪起大量揚塵。

嗤啦啦!

甲殼蟲落在地麵上那一瞬間,楊瀟飛快打方向盤,穩定甲殼蟲車身。

“贏了?我們贏了?”剛剛甲殼蟲穩定在地麵上,看著不遠處被甲殼蟲甩開的大紅色法拉利宮靈兒瞠目結舌。

楊瀟淡笑道:“是的,我們贏了!”

殊不知,就在剛纔那一瞬間,甲殼蟲憑藉超強的爆發力在虛空中憑藉著衝擊慣性甩開了劉戰勝的法拉利。

如果最後不是這個高坡可以利用慣性,鹿死誰手還真的說不定!

楊瀟藉助車速優勢與甲殼蟲車身嬌小的優勢拿下了這場比賽。

劉戰勝一踩刹車,看著距離不足五米的甲殼蟲,眼眸逐漸呆滯:“我...我們竟然輸了?”

看著關鍵時刻一輛甲殼蟲把改裝版法拉利給超越了,整個老君山賽車場頓時一片嘩然!

“臥槽!我冇眼花吧?劉戰勝的法拉利竟然被一輛甲殼蟲碾壓了?”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甲蟲殼怎麼會有這麼超強爆發力?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現場之人無不眼神呆滯,下巴碎了一地。

就連豫省第一車神李東鵬身軀都猛然一僵。

法拉利居然被甲殼蟲給秒殺了?

這...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蹟在他見證下誕生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