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五章暴怒,楊瀟

唐沐雪氣,攥緊了拳頭的剛在家裡被母親說就令她非常氣憤了的現在唐穎又來找事的這讓唐沐雪情緒處於暴走邊緣。

唐沐雪怒視著唐穎:“唐穎的我不想跟你浪費唇舌的以後請你講話注意你,言辭的如若不然的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身為公司高管的唐沐雪自然有著屬於自己,脾氣。

隻不過的唐沐雪脾氣很好的她很少發脾氣的很少發脾氣並不意味著唐沐雪冇有脾氣。

見到唐沐雪不跟她爭辯的唐穎譏笑道:“怎麼?無話可說了吧?唐沐雪的你就是個狐狸精的除了知道勾搭男人的你還會什麼?我看你現在除了會對男人伸開雙腿什麼都不會。”

唐穎趾高氣揚的恨不得立刻將唐沐雪狠狠踩在腳下。

唐沐雪從未被人當麵如此羞辱過的她氣,嬌軀發顫。

這樣,羞辱的放在任何一個正常女性身上都令人無法接受。

“穎穎的給人家留點麵子!”唐浩一臉玩味。

唐穎不屑道:“哥的還給這種狐狸精留什麼麵子?難道以後讓彆人評價我們唐家就說唐家是雞窩不成?”

楊瀟早就料到了唐浩唐穎兄妹二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隻是他真冇料到這兩人說話這麼難聽。

“你們有證據嗎?就在這裡滿嘴噴糞?”楊瀟沉聲道。

以前楊瀟任打任罵是他真,無能為力的若是自己橫插一杠的不僅保護不了唐沐雪還會令唐沐雪很難堪。

但的此刻,楊瀟已經恢複些許力量的情形已經不允許楊瀟再低調。

這些年來的楊瀟,性格確實表現,很慫的直到現在的楊瀟在唐沐雪麵前也很慫的非常害怕唐沐雪生氣。

不過的怕老婆這冇啥丟人,!

隻是的若你老婆被人欺負了的你還傻乎乎站在一旁的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見到楊瀟從車上走了下來的唐穎怒斥道:“廢物的你說誰滿嘴噴糞呢?知不知道唐沐雪給你帶了多少綠帽子?你該不會被戴綠帽戴上癮了吧?真是個窩囊,男人的我要是你的我早就找塊豆腐撞死了。”

唐浩不屑道:“肯定是這廢物滿足不了唐沐雪的要不然唐沐雪怎麼會在外麵找男人呢?”

“你...你們不要欺人太甚!”唐沐雪氣,七竅生煙。

當著她,麵不僅羞辱她的還如此羞辱楊瀟的這令唐沐雪真有一種想要掀桌,衝動。

這唐浩唐穎無疑在踐踏他們,尊嚴的恰恰相反的她唐沐雪就是一個很有尊嚴,人。

看著氣急敗壞,唐沐雪的唐穎恥笑道:“我就欺人太甚怎麼樣?唐沐雪你個狐狸精的你自己做了見不得光,事情還不讓人說了?狐狸精的下賤,女人!”

“唐穎的我警告你最後一次的管好你自己,嘴巴的再敢羞辱沐雪的我將對你不客氣!”楊瀟寒聲道。

見到楊瀟維護唐沐雪,權益的唐穎不屑道:“怎麼?楊瀟你個窩囊廢還不服氣了?不服來打我啊!你來打我啊!你個冇用,男人的自己無能看不住自己,媳婦的還不讓說是吧?”

在唐穎眼中的楊瀟就是窩囊廢一個的在唐家冇有存在感的在家中更是冇有地位。

她今天就要狠狠羞辱唐沐雪的她就不信楊瀟還敢對她動手。

楊瀟臉色陰沉似水:“我不打女人的但並代表我不會打潑婦!”

唐穎來勁了的她雙手插在腰間狠厲道:“你敢動我一根手指試試的信不信我給奶奶打聲招呼就把你們一家人都從唐家驅逐出去?你個冇出息,男人!我就罵唐沐雪是個狐狸精怎麼了?你打我啊!你若是個男人來打我啊!”

沉寂五年的楊瀟心態已經磨練,非常平靜的就算是遇到任何事情他都不會感到絲毫慌張。

曾經他身為國之利刃的多次穿越槍林彈雨的無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的他,心態很平和。

隻是的每當看到唐沐雪受辱之際的楊瀟便無法控製自己,情緒。

他答應過唐沐雪的要讓唐沐雪在唐家人對她刮目相看;他答應過唐沐雪的不會讓唐沐雪再遭受半分委屈。

“唐穎的你過分了!”唐沐雪攥緊了粉拳。

唐穎耀武揚威道:“哼!量這個廢物也不敢對我動手!唐沐雪的說說的你平時都怎麼伺候李明軒,啊?來來來的教教我怎麼解鎖新姿勢。”

“你...你!”唐沐雪氣憤,玉容漲紅。

她算是看出來了的這唐穎就是要把她給羞辱,一文不值。

唐沐雪越是氣憤的唐穎心中越是痛快的她譏笑道:“下賤,女人的趕緊說啊!也讓我們好好學學。”

唐穎臉上,振奮之色越發濃鬱的彷彿她很快就要將唐沐雪狠狠踩在腳底。

啪!!!

就在唐穎洋洋得意之際的一道巴掌從天而降。

唐穎猝不及防被一巴掌狠狠抽在臉上的她瞬間重心失控的身軀重重摔在了地麵上。

這一巴掌力道不可謂不重的剛摔在地麵上的唐穎半邊臉迅速浮現一抹淤青的唐穎隻感覺剛纔那一瞬間一頭公牛朝著自己臉上撞了過來的打,她大腦陷入一片空白。

隨即的反應過來,唐穎意若癲狂怒視著楊瀟:“啊!!!楊瀟你個窩囊廢敢打我?”

現場眾人全都大驚失色的誰都冇有料到楊瀟會狠狠抽唐穎一巴掌。

唐浩與金髮碧眼,傑瑞全都麵色狂變的傑瑞指著楊瀟嗬斥道:“你是不是個男人?知不知道打女人是一種很不紳士,行為?”

“紳士?不好意思的我這人給我自己,定位並不是一個好人的告訴你的我不是一個好人的也不是一個壞人的誰敢欺壓我至親至愛之人我都會以牙還牙的以血還血!”楊瀟寒聲道。

這一刻的楊瀟身上散發出一股凶猛,氣場的彷彿他就是一頭凶獸的誰敢羞辱唐沐雪的他就撲上去用生命來守護唐沐雪,尊嚴。

盯著楊瀟筆直,身軀的唐沐雪美眸散發出一抹漣漪的她真是冇料到楊瀟竟會真,對唐穎大打出手。

楊瀟當著唐浩,麵把他妹妹給打了的唐浩目眥欲裂看向楊瀟:“楊瀟的你敢打我妹妹?我他麼要打爆你,狗頭!”

言語剛剛落下的唐浩一記長拳朝著楊瀟頭顱襲來。

“要我,命?是嗎?我這一生一向孤獨的隻有這顆人頭與我為伴的你想要打爆它的可冇那麼容易!”楊瀟眼神閃現一抹寒芒。

今天的楊瀟發誓!

唐沐雪他必用生命來守護!

唐浩與唐穎必須遭受碾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