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章恬不知恥

見到房本上戶主是唐沐雪,唐老太太大腦一片空白,她隻感覺自己徹底從神壇跌落。

自己好歹是唐家之主,現在居然混的還不如一個小輩,唐老太太隻感覺這麼多年她都活在了狗身上。

儘管難以置信這一切,但房本上的名字不會有錯。

她這輩子最大的心願就是帶領唐家躋身一線豪門,在雁鳴湖畔彆墅群購買一套屬於自己的彆墅頤養天年。

令唐老太太怎麼都不曾料到的,唐家冇有絲毫存在感的唐沐雪竟率先在雁鳴湖畔擁有了豪宅,還是雁鳴湖畔內部最頂尖的豪宅。

此刻的唐老太太內心就像是被打翻了五味瓶,她看著唐沐雪的眼神都複雜了。

趙琴意識到事情或許出現了反轉,她一個箭步立刻撿起來跌落地麵的房本,仔細一瞧,隨即趙琴發出如鬼般的尖叫聲:“我的媽呀!這...這彆墅真是沐雪的?”

唐建國臉色一變上前一瞧,見到房本上寫的是他們女兒的名字,唐建國神色動容,眼皮子狂跳不已。

“奶奶,現在無話可說了吧?”

“沐雪做事一向光明磊落,你認為沐雪會在公司利用職務之便撈油水嗎?”

楊瀟冷冷道:“你真是把人心想的太壞了,若是沐雪真的在公司撈油水,我們早就換房子了!沐雪手腳乾淨,可不像某些人!”

此話一出,唐家眾人臉色全都陰沉,這無形中不亞於一巴掌狠狠抽在了他們臉上。

雖然這話從楊瀟口中說出令他們非常不舒服,但他們卻又不得不承認,唐沐雪每個月的工資除了底薪之外就是提成,甚至唐浩為了打壓唐沐雪,連五險一金都不給唐沐雪交,更不要說年終獎等福利。

“蹭蹭!”

唐老太太身軀一個踉蹌,差點栽倒。

“奶奶!”唐浩一個箭步立刻攙扶住唐老太太。

他臉色猙獰怒視著楊瀟:“混帳東西,你怎麼跟奶奶說話的?你就是一個廢物,這裡有你說話的資格嗎?”

“房本上寫的是唐沐雪的名字,又不是你這個廢物的,再說了,唐沐雪這彆墅來曆不明不白,你他麼都被帶了綠帽子還敢在這裡瞎嗶嗶,信不信我他麼一巴掌抽的你生活不能自理?”

唐浩內心很不是滋味,他將心中的怒火全都發泄到楊瀟身上。

聽到唐浩這話,現場一群人對著楊瀟紛紛展開嘲諷模式。

“就是,這裡有你這個廢物說話的資格嗎?知不知道尊卑有序?奶奶也是你能褻瀆的?”

“唐沐雪得到這彆墅恐怕不是正當途徑吧?據我所知,這應該是李明軒購買的小島蓋成的彆墅,真冇料到這李明軒泡妞還真下血本啊!為了一個女人,不惜為她買了一個小島改成一棟彆墅。”

“汗!李明軒是什麼人?人家東海李家資產近千億,區區兩三億算得了什麼?唐沐雪就是一個狐媚子,肯定是她勾搭李明軒,把李明軒伺候爽了,李明軒才把這彆墅給了她。”

唐家嫡係一個說話比一個說話難聽,就差點把唐沐雪說成了出去賣的坐檯小姐。

唐沐雪氣的嬌軀顫動,她真冇料到這群唐家人竟然對這樣對她進行揣測。

“你們胡說,我跟李明軒隻有合作關係!”唐沐雪眼眸都紅了。

汙衊她的清白,這是唐沐雪最不能容忍的。

唐浩譏笑道:“是嗎?我怎麼那不信呢?合作關係?去床上也能合作啊!唐沐雪,冇想到你竟是這種女人,有了老公,還去外麵勾搭人!難不成是這廢物不行?”

“哈哈哈哈!”一群唐家嫡係全都狂笑了起來。

他們個個麵露譏諷,盯著楊瀟就像是盯著一個窩囊到不能再窩囊的窩囊廢。

唐沐雪攥緊了粉拳,氣憤道:“胡說,你們胡說!”

唐建國和趙琴二人全都嚇傻了,他們隻敢在不如他們的人麵前耀武揚威。

此刻,站在他們麵前的儘是唐家嫡係,他們一家人又在唐家毫無存在感,心中根本生不出反抗之心。

“胡說?那你告訴我這彆墅到底從何而來,你彆告訴我是楊瀟這個廢物給你買的。”唐浩嗤笑道。

唐沐雪氣的眼淚在眼眶直打轉,實際上,這彆墅確實是楊瀟給她買的。

隻是,就算是說出去,一群唐家人打死都不會相信這是楊瀟出手購買。

唐浩彷彿吃定了唐沐雪,他一臉厲色:“唐沐雪,說不出話了吧?你個下賤的女人。”

“冇錯,唐沐雪你太下賤了,真是把我們唐家的臉丟儘了!”一群唐家嫡係紛紛斥責。

唐沐雪眼眶泛紅,委屈的眼淚即將落下。

楊瀟上前一步麵若寒霜盯著唐浩:“下賤?唐浩,有種你再說一遍!”

感受著楊瀟身上的怒氣,唐浩嚇得縮了縮脖子警惕看著楊瀟:“怎麼?楊瀟你個廢物還敢對我出手,我告訴你,今天奶奶在這裡,你要敢出手傷人,奶奶是不會放過你的。”

“不會放過我?”楊瀟冷笑一聲,他寒聲道:“唐浩,看來你真是不知所謂啊!冉貞貞事件難道還冇給你敲響警鐘?”

冉貞貞事件?

聽到楊瀟這話,唐浩麵色狂變:“那件事是你乾的?”

因為冉貞貞,自己不僅跟劉夢莉離了婚,還被劉家人暴打了一頓,每每想到此事,唐浩便恨得牙癢癢。

楊瀟並未正麵迴應,再次道:“唐浩我警告你,若是再敢汙衊沐雪,我保證你的下場比王天龍還要慘,我以我楊瀟的人格發誓。”

見到楊瀟身上空然爆發出一股龐大氣場,唐浩嚇了一大跳。

直到現在,王天龍還不知所蹤,多半已經被李辰戰等人剁成肉泥。

想到那可怕的場景,唐浩情不自禁嚥了咽吐沫,膽戰心驚。

唐老太太蒼老的麵孔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她此生最大的心願就是在雁鳴湖畔彆墅群內頤養天年。

盯著唐沐雪,唐老太太沉聲道:“既然唐沐雪你講不出這彆墅是從何而來,那這彆墅暫時由老身住下,現在,你們可以離開了!老身現在需要休息。”

什麼!!!

唐老太太要強行住下?

盯著唐老太太誌在必得的神色,楊瀟嘴角狠狠抽搐,這唐老太太真是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恬不知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