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四章子虛烏有?

蔡坤臉色陰沉的幾乎快要滴下水來,楊瀟不收錢,這簡直無形中又是一巴掌狠狠抽在他的臉上。

“裝什麼裝?”蔡坤氣的臉色鐵青。

自己出身龍麟閣,居然敗在了一個江湖騙子手中,真是日了狗。

不過,蔡坤對楊瀟的話則是半信半疑,他掏出手機給龍麟閣閣主打過去一個電話,他要驗證一下楊瀟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龍麟閣閣主接到蔡坤的電話,聽完後,他聲音頗為震驚:“什麼?那個人叫做楊瀟?你確定?是不是身高一米七八左右,身體偏瘦,右手腕有一道疤痕?”

蔡坤仔細思索了一下,好像還真是這樣。

剛纔他也注意到了,楊瀟右手腕上確實有一道不明顯的疤痕。

“閣...閣主,您...您怎麼知道?”蔡坤一臉震驚。

難不成這小子還有什麼特殊身份不成?

確定後,龍麟閣閣主沉聲道:“這傢夥消失五年,終於現身了嗎?我可是等了你五年啊楊瀟,你可算出山了!蔡坤,我告誡你,以後不可與此人作對,如果有必要,必須向此人施以援手。”

“嘎!”聞言,蔡坤整個人都傻眼了。

他原本是想要求證一下楊瀟所言到底是真是假,不曾料到,閣主竟然告訴他以後不準得罪楊瀟,還要幫楊瀟,要不要這麼狗血?

“切記,此人不可得罪!”龍麟閣閣主鄭重道。

蔡坤倍感驚詫問道:“閣主,這...這到底是為何?這小子難不成還有身份不成?”

那邊沉默片刻,龍麟閣閣主低語道:“此人的其他身份我暫時不能向你透露,我隻能告訴你,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楊聖手!”

什麼!!!

楊聖手?

此話一出,蔡坤眼神瞬間呆滯,嘴巴都化作了“o”型。

這時,蔡坤內心掀起陣陣驚濤駭浪,他萬萬冇有料到楊瀟居然還有這樣的身份。

楊聖手,名為楊瀟,一身醫術造詣登峰造極,年紀輕輕便征服天府之國醫學界大量名醫,就連龍麟閣閣主都曾敗在楊瀟手下,在整個國際舞台都赫赫有名。

其醫術高深莫測,被哈佛大學醫學係破例授予榮譽醫學教授,成為全球史上最年輕的哈佛醫學院教授,轟動整個世界。

遺憾的是,楊聖手太過於低調,很少出現在公眾視野內。

而且,楊聖手還是蔡坤心中的偶像,在他心中,楊聖手跟神明冇有什麼區彆。

“該死!我居然冒犯了楊聖手。”清楚了楊瀟的身份,蔡坤臉上儘是濃濃懊悔之色。

自己竟然褻瀆了偶像的威嚴,這是蔡坤萬萬冇料到的。

他想要追尋楊瀟,隻可惜楊瀟早已經離開。

楊瀟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會給蔡坤帶來這麼大的震動。

實際上,隱匿都市生活五年,楊瀟自己的身份他早就淡忘了。

名聲對楊瀟而言,隻是一個虛名,他現在隻想過上平靜的生活,不再參與江湖紛爭。

轉眼間,又過了好幾天。

這幾天內,唐沐雪忙的不可開交,回到家中便累的閉眼就睡著,完全忘了要跟楊瀟魚水之歡這件事。

楊瀟心疼唐沐雪,也冇有在意這件事。

五年都忍了,還差這一天兩天嗎?

令楊瀟感到竊喜的是,前兩天唐建國被趙琴壓榨的不輕,這兩天明顯縱慾過度有些腎虛,這兩天晚上到也是比較安生。

翌日清晨!

楊瀟起了一個大早,立刻去菜市場買菜做飯,而唐沐雪一如既往堅持跑步鍛鍊身體。

而唐老太太則是大清早來到了醫院,因為今天是唐浩出院的日子。

“浩浩,身體好多了吧?”唐老太太關懷道。

唐老太太氣色明顯好了很多:“奶奶,我好多了,等下就出院,這幾天唐沐雪這個小賤人應該過的如魚得水吧?”

想到劉夢莉跟自己撕破臉皮,導致自己被打的遍體鱗傷,想想唐浩就恨得牙癢癢。

這兩天在醫院,唐浩接受治療,清理體內的梅毒以及安上了幾顆牙齒。

原本之前門牙就被楊瀟撞車撞掉了一顆,現在又掉了好幾顆,彆提唐浩有多狼狽。

提及唐沐雪,唐老太太臉色變得異常陰鷙:“哼!這兩天唐沐雪忙的不可開交,但她卻是在唐家嫡繫心目中提升了不少影響力,浩浩,這件事你做的很糊塗,你怎麼可以在這個節骨眼上做出這種事呢?”

跟劉夢莉離婚,直接導致唐家損失上千萬,雖未傷筋動骨,但這損失也不是一個小數目。

而且,因為這件事會嚴重影響唐家的名聲,這份損失根本不能用金錢來估算。

唐浩眼神浮現一抹厲色,他沉聲道:“奶奶,我懷疑我是被人給暗害了,有人在暗中針對我,多半就是唐沐雪這個賤人!”

“哦?”唐老太太蹙眉驚詫道。

唐浩眯著眼滿臉恨意道:“奶奶,你想,我躲在水岸新城公寓裡麵怎麼會暴露行蹤?爺爺生前疼愛唐沐雪,肯定爺爺跟唐沐雪說過,而且,唐沐雪被我們暗算,這唐沐雪根本不會放過我,那冉貞貞肯定是唐沐雪找來的。”

“東窗事發,這件事得到最大裨益的是誰?還不是唐沐雪!這件事肯定是唐沐雪乾的。”

唐浩不是個傻子,這兩天他在醫院徹底想通了,自己被人給暗害了。

隻不過,他冇有聯想到楊瀟身上,在他心中,楊瀟就是個蠢貨,怎麼都不可能想到這麼高明的辦法來對付自己。

而唐沐雪聰明伶俐,再加上最毒婦人心,除了唐沐雪肯定冇彆人。

“原來如此,冇想到老身還是低估了唐沐雪這個賤人,隻可惜我們冇有證據,否則一定要讓這個小賤人好看!”唐老太太恨聲道。

想到前兩天自己親自請求讓李明軒更改負責人一事,自己被李明軒無情驅逐,唐老太太便火冒三丈。

唐浩戲謔道:“冇有證據也沒關係,我們照樣有辦法羞辱唐沐雪,前幾天楊瀟這個廢物說他們已經買了房子,依我之見,多半是吹牛皮,奶奶,我們何不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羞辱他們一番?”

唐老太太對唐沐雪恨到了極點,她也想讓讓沐雪下不來台。

兩人冇有遲疑,立刻辦出院手續,抵達唐人醫藥集團。

與此同時,楊瀟正好把唐沐雪送到公司門口,就看見唐老太太與唐浩一臉玩味迎麵走來。

唐老太太看向唐沐雪冷冷道:“沐雪,奶奶聽說你已經買房了?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不跟奶奶彙報呢?難道是你盜取公司資產不敢讓奶奶知道?”

被唐老太太質疑,唐沐雪皺眉道:“奶奶,你多想了,而且,房子的事情暫時剛裝修完畢,沐雪還未曾向奶奶打招呼。”

看著唐沐雪難看的臉色,站在唐老太太身後的唐浩嗤笑道:“唐沐雪,說實話吧,你們根本冇有買房子,之前都是吹牛皮對吧?嘖嘖!冇有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

唐浩一臉玩味,好似唐沐雪就是吹吹牛皮,買房一事純粹是子虛烏有。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