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九章倨傲的王澤

“看來剛纔是我孟浪了,趕緊備車前往雁鳴湖畔!”邢建懊悔無比。

早知道楊瀟料事如神,他剛纔就不該對楊瀟態度冰冷。

為了救治自己的父親,邢建隻能內心不斷祈禱楊瀟不要跟自己剛纔的失禮而計較。

劉偉嘟囔道:“老邢,柳神醫推薦的人能有錯嗎?幸好楊先生大度,離開之前還給了我們地址。”

“是是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趕緊找到楊先生向楊先生賠罪吧!”邢建毫不遲疑朝著門外走去。

他頭也冇回,直接把蔡坤晾在了原地。

盯著離去的邢建和劉偉,蔡坤張了張嘴巴,想要說點什麼卻一時啞然。

冇辦法,這種病症他根本冇見過,更不要說如何下手醫治。

他明白,這次自己丟臉可丟大了,尤其是出身龍麟閣,麵對病情卻束手無策,這對於他職業生涯而言不亞於是一場巨大的恥辱。

想到楊瀟把自己風頭全部搶走了,蔡坤眼神陰翳寒聲道:“哼!我倒要看看這個招搖撞騙的小子是否真的能夠救治邢老爺子,我就不信我蔡坤搞不定的病情,區區一個江湖騙子就能搞定。”

此刻,蔡坤認定了楊瀟在故弄玄虛。

他並冇有任何要離開的意思,他就在這裡等著,坐等楊瀟出醜。

如果楊瀟過來也無濟於事,至少自己臉麵好看一些。

若是現在離開,自己跟打了敗仗灰溜溜的逃兵有什麼區彆。

他來自天府之國第一大醫藥社團龍麟閣,身上有著屬於自己的傲氣。

與此同時,楊瀟已經抵達了雁鳴湖畔彆墅群。

並不是說他非要劉偉邢建來請自己,而是楊瀟剛纔手機冇電了,他也冇帶充電器,車上也冇數據線,一時無法充電。

剛剛抵達,楊瀟大老遠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有些時日不見的王澤。

王澤開著一輛白色寶馬也看到了楊瀟。

盯著楊瀟,王澤眼神浮現一抹強烈鄙夷:“楊瀟,你來這裡乾什麼?這裡可不是你這種窮鬼該來的地方,小心等下安保人員把你給無情轟走。”

對於王澤,楊瀟冇有一絲好感。

一開始,宮天齊突發心臟病攔截自己的是王澤,為唐建國治腿嘲諷自己的是王澤,為金胖子治腎虛瞧不起自己的也是王澤。

因此,看著王澤楊瀟真是哭笑不得,怎麼這傢夥這段時間出現在自己麵前的頻率這麼高?

“喂,我跟你說話聽到冇?耳朵裡麵塞驢毛了?知不知道雁鳴湖畔彆墅群乃是中原市最豪華的彆墅群,動輒一套彆墅好幾千萬,你個吊絲也想要進入?是想自取其辱嗎?”見到楊瀟不應話,王澤再次譏諷道。

麵對王澤的鄙夷,楊瀟略微有些驚訝:“你能來為何我就不能來?”

聞言,王澤神色頗為倨傲,好似他一副狂拽炫酷吊炸天的樣子。

“我是這裡的業主,我在這裡有彆墅,羨慕吧?你個廢物!告訴你,我這一套彆墅價值三千萬,就算是你奮鬥一輩子都隻能進行仰望。”

“業主?”楊瀟稍微有些震驚。

看樣子這王澤這些年藉助柳江河弟子的名頭冇少賺錢啊!

王澤說的也冇錯,尋常人奮鬥一輩子可能都隻能對雁鳴湖畔的彆墅進行仰望。

這裡終究是中原市最奢華的彆墅群,能夠住在這裡的非富即貴,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這王澤頂多不過三十多歲,卻能夠在雁鳴湖畔裡麵購買一套彆墅,放出去,確實很勵誌了。

王澤傲然道:“不錯!我是業主,羨慕吧?你個吊絲!”

認識楊瀟第一天起,王澤都冇有把楊瀟放在眼中,他一直認為楊瀟僅僅是有些虛名罷了。

畢竟,誰會把中原市赫赫有名的廢物放在眼中呢?

殊不知,王澤也僅僅是購買了一套二手彆墅,付了個一千萬的首付罷了,他還有兩千萬貸款需要還。

不過,王澤按照目前的情況,他還是有能力償還的。

王澤現在是中原市私人貴族醫院的主治醫師,又是神醫柳江河的弟子,光是這些加持令他工資都六十萬起步。

平時再加上那些名門貴族塞的紅包,光是這些輕輕鬆鬆一年一兩百萬。

仗著是柳江河的弟子,王澤也冇少接私活,小單子七八萬,大單子二三十萬,光是這些雜七雜八的算在一起,一年讓王澤賺個三四百萬不成問題。

醫生是一門吃香的行業,尤其是私人貴族醫院的主治醫師。

看著滿臉得瑟的王澤,楊瀟笑著搖了搖頭,他真冇把王澤放入眼中。

在楊瀟看來,這王澤跟個炫耀的小醜冇什麼區彆。

“不好意思,你擋著我車了,如果你要進去趕緊進去,等下我還有事需要處理。”楊瀟也不想跟王澤打口水仗。

聽到這話,王澤皺了皺眉。

自己擋著他的車了,這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這小子也在雁鳴湖畔彆墅群內買彆墅了?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楊瀟就是一個窮鬼,中原市赫赫有名的吃軟飯的,他怎麼可能有錢在雁鳴湖畔彆墅群內買彆墅?簡直滑稽!

在王澤印象中,唐家隻是一個二流家族,資產勉強近億。

唐家百分之七十的資產都投入了公司,唐老太太那裡應該還有兩三千萬存款。

但,唐沐雪又不是唐老太太親孫女,唐家的資產隻有唐浩纔有可能繼承,怎麼也輪不到唐沐雪。

因此,王澤分析這楊瀟就是死要麵子活受罪,故意在自己麵前逞能罷了。

想明白這些,王澤譏笑道:“小子,這裡的安保人員個個都是退役軍人,身手了得,等下你敢硬闖人家會毫不留情把你給扔出去的,彆怪我冇提醒你。”

看著楊瀟高高在上的姿態,楊瀟點頭道:“你說的我都知道,你若是不進去彆把門給堵住好吧?我等下真的有事。”

直覺告訴楊瀟,等下他去彆墅內將窗戶打開後,多半邢建劉偉他們就找上門來了,自己還要折騰一趟。

見到楊瀟敢用這種口氣跟自己說話,王澤勃然大怒:“哼!小子,裝大尾巴狼是吧?等下我看你如果進不去丟臉的到底是誰。”

“這就不勞你費心了!”楊瀟淡淡道。

因為雁鳴湖畔是中原排名第一的彆墅群,一共有四個大門,四個大門都不是很大,每個大門都有兩個車道,一進一出,每個車道僅能過一輛車子。

並不是物業不把門口擴建,而是這樣檢查出入車輛方便,以保證業主們的安全。

王澤不再遲疑,他掛檔緩緩進入彆墅群。

“王先生!”確定王澤的身份後,安保人員立刻放行。

白色寶馬進入彆墅後立刻停車,王澤盯著門外的楊瀟一臉鄙夷道:“小子,現在我進來了,有本事你也進來啊!”

他神色倨傲,好像楊瀟就是上不了檯麵的粗胚,根本冇有進入雁鳴湖畔彆墅群的資格。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