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八章招搖撞騙?

蔡坤勃然大怒,這是現場眾人完全冇有料到的。

霎時間,現場氣氛都有些凝固。

邢建看向劉偉:“老劉,這...這...”

楊瀟終究是劉偉帶過來的,邢建自然要給劉偉麵子。

劉偉也冇料到楊瀟說話會這麼直接,而且,他也不懂醫術,根本不好進行評價。

“楊先生!”劉偉眨了眨眼睛,神色有些不自在。

無論從那個角度而言,蔡坤都是可以媲美柳江河的存在,他們也隻是聽聞過楊瀟機緣巧合下救了宮老太爺,而且這楊瀟自己連醫師資格證都冇有。

並不是他們瞧不上楊瀟,而是此刻人命關天,他們也不得不鄭重以待。

楊瀟對著劉偉說道:“劉局長,請你一定要相信我!”

蔡坤見到楊瀟還在堅持,他臉色瞬間黑了下來,他看向邢建:“不好意思,邢局長,麻煩您把這狂妄的小子給我請出去,否則,會影響我施針的。”

來自龍鱗閣,蔡坤對自己的醫術自信到了極點。

剛纔他檢查過邢老爺子體內的生機,根本冇有太大異樣。

以蔡坤之見,肯定是邢老爺子受到什麼驚嚇亦或者邢老爺子操勞過度導致突然昏迷。

靈樞九針有強行喚醒人身體內生機的神奇療效,等下把邢老爺子強行喚醒,邢老爺子必定安然無恙。

為了老父親著想,邢建深吸了一口氣,麵色不善對著楊瀟道:“真是抱歉,楊先生,請你離開吧!”

“邢局長,你不相信我嗎?”若不是不忍看邢老爺子病逝,楊瀟是真的不打算管太多。

邢建寒聲道:“請!”

僅僅是一個字,卻已經表明瞭邢建對楊瀟的態度。

“好吧!”楊瀟不再多說,隻能朝著邢家外麵走去。

看著離開的楊瀟,蔡坤冷笑道:“現在的江湖騙子越來越多了,若這小子真有真才實學為何不申請龍麟閣?可笑!”

從始至終,蔡坤都冇把楊瀟放在眼中,彷彿楊瀟就是一個招搖撞騙的江湖騙子,也就嘴巴上說說罷了。

“咳咳!”緊接著,一陣咳嗽聲響起,邢老爺子緩緩睜開雙眼,蒼白的臉上逐漸恢複紅潤之色。

“父親!”邢建大喜過望。

此刻,邢建也認定了蔡坤的說法,肯定是柳神醫聽信了這小子的鬼話,柳江河這才把楊瀟給推薦過來。

若楊瀟真的有真才實學,他那麼年輕,恐怕早就申請龍麟閣了。

畢竟,放眼整個天府之國醫學界,諸多年輕醫生都是以加入龍麟閣為最大榮耀。

劉偉歎了一聲跟著走了出去:“楊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讓你白來一趟了。”

楊瀟笑著搖了搖頭:“劉局長,不怪你,身為邢局長的好兄弟,你是出於好心,我之所以前來是看在你和柳神醫的麵子上,既然對方請了高明,那我還真的不好插手。”

“以我目測,等下邢老爺子還會再度陷入昏迷,若是再次昏迷會加速邢老爺子生命流逝,我現在要去雁鳴湖畔,如果有什麼需要儘管來雁鳴湖畔彆墅群找我。”

說完,楊瀟也不再遲疑,離開了邢家。

邢建堅持自己的想法,那無可厚非,楊瀟也並未動怒。

開著車楊瀟迅速朝著雁鳴湖畔駛去,昨天晚上走的急,楊瀟忘記把彆墅二樓和三樓的視窗打開。

因為剛建好,裡麵有濕氣,需要通風散發彆墅內的濕氣。

“不會吧?”看著瑪莎拉蒂消失的影子,劉偉倍感詫異。

他就不信憑藉蔡坤的醫術不能醫治好邢老爺子的病情。

回到彆墅內,隻見邢老爺子已經可以下地走路了。

劉偉感慨道:“蔡先生不愧來自龍麟閣,這一身造詣真是名不虛傳。”

邢建拿出一張兩百萬的支票遞給蔡坤:“真是麻煩蔡先生一趟,這是一點診金,是我們邢家一點心意。”

蔡坤接過支票,臉上流露出一抹笑意:“邢局長客氣了,這是我輩該做之事,我等醫者以懸壺濟世救人為己任。”

自己冇花什麼力氣就賺到了兩百萬診金,這令蔡坤心中格外愉悅。

想到楊瀟敢質疑自己的醫術,蔡坤對楊瀟鄙夷萬分。

區區一個江湖騙子還敢在自己麵前大言不慚,真是太可笑了。

“蔡先生年紀輕輕醫術便已經出神入化,以後必然是我天府之國醫學界的棟梁之才!”邢建誇讚道。

蔡坤心猿意馬笑道:“邢局長真是謬讚了,如果冇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

“好!那我也不打擾蔡先生了,蔡先生,我送您!”父親甦醒,邢建如釋重負。

蔡坤也不謙虛,邢建一路將蔡坤送到了邢家彆墅大門口。

就在蔡坤上車那一瞬間,劉偉驚慌失措衝了出來:“不好了不好了,老爺子又暈倒了。”

“什麼?又暈倒了?”聞言,邢建與蔡坤兩人全都勃然變色。

就在蔡坤出彆墅那一瞬間麵色紅潤的邢老爺子突然一頭栽倒在地麵上,這可把劉偉給嚇壞了。

邢建麵色狂變看著蔡坤:“蔡先生,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蔡坤蹙眉,連忙下車鄭重道:“邢局長莫慌,讓我再去為邢老爺子檢查施針。”

回到彆墅內,蔡坤臉色越發難看。

他為邢老爺子把脈,發現邢老爺子生命氣息越發薄弱,而邢老爺子體內根本冇有任何異樣。

蔡坤再次施展靈樞九針,而邢老爺子這才根本冇有醒來。

“真是見鬼!”看著生命氣息不斷薄弱的邢老爺子蔡坤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邢建在一旁焦急問道:“蔡先生,我父親病情怎麼樣?”

邢老爺子生死攸關,這蔡坤再也不敢托大,他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不得不如實相告:“令尊生命氣息流逝很快,按照這個節奏,估計不出兩個小時,老爺子肯定不行了,我行醫近十年,從未見過如此怪誕的病症。”

什麼!!!

不出兩個小時?

此話一出,邢建麵色一白,整個人再也無法淡定:“蔡先生,您...您快出手啊!”

蔡坤一陣頭大,他將剛纔的支票取了出來放在桌麵上開口道:“邢局長,恕我無能為力,這怪病我真的聞所未聞,根本無從下手,若是繼續施針隻會加速老爺子的死亡進程。”

“這...這可怎麼辦啊?”邢建徹底慌了。

若是來自龍麟閣的蔡坤都迴天乏術,還有誰能來力挽狂瀾?

就在邢建絕望之際,劉偉突然想到楊瀟離開之前所言,他急促說道:“剛纔楊先生離去時就說老爺子等下還會再度陷入昏迷,若是有需要,讓我們去雁鳴湖畔去找他。”

“不是吧?”此話一出,蔡坤眼神漸漸呆滯。

話說,剛纔那小子是怎麼料到的?

這小子不是一個招搖撞騙的江湖騙子嗎?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