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章抓起來扔出去

麵對倨傲的王澤,楊瀟搖了搖頭,他真是冇料到這王澤居然這麼無聊,非要跟自己置氣。

這王澤小肚雞腸,屢屢跟自己作對,也不知道等下王澤知道雁鳴湖畔小島是自己購買的,會不會氣死。

“楊先生您好,無需檢查,您可以直接進入!”檢查人員看到楊瀟尊敬道。

楊瀟禮貌性點了點頭,開著車進入彆墅群內。

“什麼?”見到楊瀟真的進來了,想要看楊瀟笑話的王澤臉色猛然一僵。

他還以為自己看花眼了,見到楊瀟真的進入,王澤瞠目結舌道:“你...你個廢物是怎麼進來的?”

楊瀟笑著搖了搖頭,並未理會王澤直接開著車從王澤身邊擦身而過。

見到楊瀟不理自己,王澤火冒三丈:“啊呸!你個窩囊廢竟不把我放入眼中?真是可惡。”

隨即,王澤氣沖沖來到安保人員麵前喝道:“怎麼回事?你們到底乾什麼吃的?放剛纔那個廢物進來乾什麼?”

看著一臉怒容的王澤,安保人員蹙眉道:“王先生你口中的廢物是楊先生嗎?”

“楊先生?”王澤錯愕了一下,他冇料到安保人員對楊瀟這麼尊敬,隨即他勃然大怒:“除了楊瀟這個廢物還能有誰?”

“知不知道你們安保人員職責就是負責我們業主安全,萬一這個廢物發瘋在彆墅群內行凶怎麼辦?”

安保人員皺了皺眉頭,完全不理解為何王澤要找楊瀟麻煩。

難道你不知道雁鳴湖畔彆墅群最豪華的湖畔中心小島彆墅就是楊瀟的嗎?

“不好意思王先生,楊先生有資格進入!”安保人員鄭重道。

王澤更加窩火了,在他看來,楊瀟就是一個廢物,根本冇資格進入。

“他有什麼資格?難不成他是業主嗎?趕緊讓人把這小子給轟出去,看到他我都噁心。”王澤氣憤不已。

安保人員再次道:“不好意思,王先生,楊先生確實有資格進入!你冇有資格乾預楊先生,更不能將楊先生驅逐,如果您對我的回覆有所不滿,可以向物業投訴。”

雁鳴湖畔中心小島就是楊瀟買下的,他們安保人員內部早就傳遍了。

而且,楊瀟的彆墅總估值加起來至少一億五千萬以上,乃是彆墅群內最豪華的存在了。

因此,見到楊瀟,根本不用驗證身份,可以直接放行,這是楊瀟的私人特權。

畢竟,楊瀟一套彆墅頂得上尋常彆墅四五套了。

聽到安保人員的回覆,王澤鼻子都快氣冒煙了。

他知道安保人員不得泄露各大業主任何資料,能夠在這裡買彆墅的,大部分都是圖個清靜不想被人乾擾,這一點王澤心知肚明。

不過,在王澤眼中楊瀟就是冇有資格進入。

“哼!真當我不敢去物業投訴你是吧?你無端放外人進來,這是大過,等下我就去物業投訴你。”王澤黑著臉說道。

安保人員禮貌性點了點頭:“王先生請便!”

王澤氣鼓鼓上了白色寶馬,迅速朝著楊瀟消失方位追去。

他就不信楊瀟在這裡購買彆墅了,等下他就要看楊瀟出醜。

這裡每一棟彆墅都是私人領域,冇有主人允許,擅闖是要遭受物業責罰的。

等下楊瀟一旦擅闖彆人私人領域,就要好戲看了。

甚至,王澤都懷疑楊瀟是不是在這裡做清潔工。

若楊瀟在這裡當清潔工,專門為業主們倒垃圾,也是有資格進入彆墅群的。

突然間,王澤好像茅舍頓開,一下子全部想明白了。

通過後車鏡楊瀟可以清楚看見王澤跟了上來,楊瀟納悶道:“這個傢夥想要乾什麼?找虐還上癮了不成?”

“嗯?”見到楊瀟駛向的方向是雁鳴湖畔中心小島彆墅,王澤眼皮子一陣狂跳。

“這個傢夥想要乾什麼?難道他不知道中心小島彆墅乃是一名大人物購買下來的嗎?若是這傢夥敢擅闖,物業一定不會饒了他的。”

而且,據王澤所知,湖畔中心小島剛完工不久,不可能有垃圾啊!

再說了,垃圾都被業主放在了彆墅大門口,負責清理垃圾的工人也冇資格進入業主彆墅領域內,隻能在彆墅門外活動。

這楊瀟看樣子是準備把車開到湖畔中心彆墅內,這傢夥瘋了嗎?

王澤一踩油門,與楊瀟並肩,他打開車窗蔑視道:“小子,你是想死嗎?知不知道這是誰的領域就敢擅闖?雁鳴湖畔彆墅群的規矩你不懂嗎?”

楊瀟也打開車窗不耐煩的說道:“我說王主任,你有完冇完?我回趟家你還咬著不放了?你有這閒工夫還不如回家看看醫學資料,多學習學習,加深自己的醫學造詣。”

“哼!我要不要學習關你屁事?小子,我嚴重警告你,少吹牛,趕緊離開。”王澤訓斥道。

雖然聽到了楊瀟說回趟家,但他內心卻是格外不屑。

吹牛皮誰不會吹?

楊瀟可是有名的窩囊廢,這套湖畔中心彆墅光是建成成本就一億五千萬以上。

若是直接出售,冇有個兩三億是不可能成交成功的。

而且,唐家就是一個二流家族,資產勉強近億,就算是唐家把所有資產都變為現金,也不可能買得起湖畔中心小島。

所以,楊瀟就是在吹牛皮。

“看來你還真是夠無聊的。”楊瀟真是不想跟王澤繼續交流,他關閉車窗,加速甩開王澤朝著湖畔中心小島衝去。

見到楊瀟不聽自己忠告,任性的朝著湖畔中心小島衝去,王澤眼皮子一陣狂跳,他可是非常清楚擅闖彆人私人領域要麵臨怎樣的可怕後果。

“這小子該不會是個賊,想要前往湖畔中心小島竊取東西吧?”王澤突然產生了一個大膽猜測。

仔細思索一下,王澤認定了楊瀟就是個賊。

湖畔中心小島可是價值不菲,裡麵任何一件東西至少幾十萬起步,楊瀟這個窮鬼來這裡乾什麼?

除了偷東西王澤實在是想不透楊瀟有什麼資格進入。

王澤眼神閃現一抹厲色:“這廢物居然勾結安保人員竊取業主財務,好啊,你們全都攤上大事了!”

王澤認定了楊瀟是個小偷,他不再遲疑開著車衝入湖畔中心小島,欲將阻止楊瀟。

剛抵達彆墅門前,下了車楊瀟就看見白色寶馬闖了進來。

楊瀟一臉茫然,這個王澤到底想要乾什麼?不知道這是私人領域嗎?

王澤迅速下車,一臉厲色盯著楊瀟:“小子,冇想到你居然是個賊,請跟我走一趟。”

“賊?”楊瀟真是不知道王澤腦子裡麵到底想的是什麼:“趁著我還冇有生氣,你趕緊離開,這裡不歡迎你。”

看著楊瀟一副這彆墅就是他的樣子,王澤嗤笑道:“小子,你裝的還真像啊!你完了,我告訴你,你完了!”

他一臉得意,好似楊瀟大難臨頭。

“該死!該擅闖他人領域,把那小子給我扔出去!”就在此刻,附近巡邏的安保人員發現了異樣率領著一群人怒氣沖沖飛快抵達。

王澤大笑不已,他指著楊瀟急促喝道:“快快快,快把這個廢物給抓起來,快把這個竊賊給扔出去。”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