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四章悲催的唐浩

“唐老太太,這件事你是不是要給我一個解釋?”

就在此刻,一輛奔馳大g緩緩停在了唐人醫藥集團門口,隻見劉家家主劉寒黑著臉走了上來。

得知自己女兒受了委屈,劉寒連合同都不談了,第一時間開車殺到了唐人醫藥集團。

感受著劉寒身上的冰冷寒意,唐浩嚇得渾身一個哆嗦:“奶奶,奶奶救我啊!奶奶,救我!”

唐浩清楚,現如今能救自己的,也隻有唐老太太了。

自己是唐老太太的親孫子,唐老太太一定會庇護自己的。

唐老太太臉色非常難看,她實在是冇料到這唐浩如此糊塗。

在外麵搞女人還被人家找到證據,現在證據確鑿,想要辯解也蒼白無力了。

而且,最可恨的是,你自己染上了病,居然還傳染給自己的媳婦,這根本令人無法原諒。

唐老太太也很氣憤,隻不過,她依舊要庇護唐浩,誰讓唐浩是她唯一的親孫子呢!

唐浩真是欲哭無淚,他是真的冇料到自己被人給坑了。

遇到冉貞貞,唐浩以為自己遇到寶了,誰知道自己遇到的是一個定時炸彈,關鍵時刻能炸死自己的定時炸彈。

他更冇有想到冉貞貞身上居然有病毒,不僅感染了他,他還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感染給了劉夢莉。

此時此刻,唐浩腸子都悔青了。

若是再給他一次機會,他絕對不染指冉貞貞,這簡直比仙人跳還要可惡。

站在人群中的楊瀟冷冷看著這一切,臉上流露出絢爛的笑容。

唐浩,你以為有唐老太太庇護你,我就冇辦法搞你了嗎?

這次,僅僅是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下次再敢動唐沐雪動歪心思,那不是這麼簡單了。

唐沐雪盯著唐浩眼神厭惡到了極點,不僅在外麵玩女人得了病,還傳染給自己媳婦,這種手段簡直喪心病狂。

不過,唐沐雪意識到了楊瀟是十足的看笑話臉,她不由得猜測,難不成這件事跟楊瀟有關係?

劉寒沉聲道:“唐老太太,我女兒在你們唐家受了委屈,你是不是要給我一個說法?”

唐老太太臉色陰沉,她最終濃濃歎了一聲:“劉家主,出現了這樣的事情,老身非常悲痛,在這裡,老身代表唐家向劉家表示濃濃的歉意。”

“少來這套,道個歉就完了嗎?”劉寒寒聲道。

唐老太太盯著劉寒緩緩道:“人你們已經打了,你們劉家還想要怎樣?浩浩固然做的不對,但你們打人更是不對,依我之見,他們這份感情已經走到了終點,離婚吧!”

什麼!!!

離婚?

誰都冇有想到,唐老太太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言語。

殊不知,當年唐老太太之所以讓唐浩跟劉夢莉結婚,就是為了攀高枝,得到劉家的支援壯大唐家。

現如今,唐家已經壯大,甚至唐家底蘊比劉家隻強不弱,她根本不再瞧得起劉家。

再說了,劉夢莉不能生育,她早就看著劉夢莉不順眼了。

不得不說,礙於昔日情麵,唐老太太這纔沒讓唐浩跟劉夢莉離婚。

但,之前唐老太太可是跟唐浩明確說了,如果在外麵遇到了合適的,直接包養,趕緊生個一兒半女。

因此,唐浩經常在外麵花天酒地這唐老太太難辭其咎。

聽到這話,唐浩情緒激動了起來:“對,離婚,我要跟這個賤人離婚,我要跟這個賤人拜拜!”

劉夢莉他早就玩膩了,之前唐浩就想跟劉夢莉離婚,隻是劉家還有利用價值冇離婚罷了。

現在,事情敗露,唐浩也不打算遮掩,他巴不得立刻離婚。

隻要離婚,以後他可以肆意花天酒地,根本不用敷衍劉夢莉。

講真的,現在他連敷衍都不想敷衍。

劉海勃然大怒:“唐老太太,你說什麼?離婚?”

“老東西,你孫子欺負了我妹妹,你說離婚就離婚?”劉江更是不給唐老太太半分麵子。

劉家家主劉寒眯著眼麵色威嚴道:“唐老太太,你確定?知不知道,你要為你的言論付出代價的。”

事情鬨成現在這個樣子,唐老太太不也打算跟劉家人扯皮,她率先撕破臉皮。

“劉家主,老身會為自己的抉擇付出代價,既然他們感情破裂,那就離婚吧!”唐老太太沉聲道。

唐老太太早就瞧不上劉家,如今有冇有劉家都無傷大雅。

唐家現在已經和東海李家達成戰略合作,一個東海李家的單子頂得上十個劉家給唐家帶來的利益。

唐浩意若癲狂嘶吼道:“對,我要離婚,我要跟這個賤人拜拜!”

劉夢莉鼻子都快氣冒煙了,她一臉怨恨盯著唐浩:“好!拜拜就拜拜,下一個會更乖。”

她就不信,憑藉自己的姿色,憑藉自己的家世找不到比唐浩更好的。

見到自己女兒都這樣表態,劉寒盯著唐老太太陰狠道:“那就離婚!老犢子,你會為你的包庇而感到後悔的,等著唐家破產吧!”

劉寒打定主意,他要不惜代價為女兒討回公道,讓唐家付出慘烈代價。

“老不死的,你會為你的決定感到後悔!”劉海劉江兩兄弟全都怨恨喝道。

劉夢莉被氣瘋了,她怒視著唐老太太:“老東西,你如此包庇唐浩這個畜生,你難道就不怕折壽嗎?等著,早晚你會遭報應的,你會遭受天打五雷轟的,你活不了多久的。”

唐老太太臉色難看至極,被人如此羞辱,詛咒她折壽,這令她憤怒到極致。

隻可惜,她孫子做錯了事,她隻能硬抗。

兩人迅速拿著結婚證來到了民政局,結束了這幾年的夫妻之情。

離婚手續走完,唐浩怨毒怒視著劉夢莉:“賤人,你他麼給我等著,今日之辱老子記下了,你抽我的巴掌,我早晚有一天全部都會還給你。”

身為唐家少主,唐浩哪裡被人這樣針對過。

今天他可算是顏麵儘掃,丟人丟到姥姥家去了。

“你敢威脅我?”劉夢莉麵色極度猙獰,她憤恨喝道:“大哥二哥給我架著他!”

劉海劉江毫不遲疑迅速架住了唐浩,唐浩驚悚道:“劉夢莉你個賤人想要乾什麼?我...我可警告你,我們已經離婚了,如果你再對我出手,就是故意傷害,我會報警抓你的。”

“來啊,你報警抓我啊!”看著唐浩醜陋的麵孔劉夢莉恨不得殺了唐浩。

她滿臉怨毒來到唐浩麵前對著唐浩襠下狠狠踹了一腳。

“次奧!”

被一腳踹在襠下,唐浩瞬間捂住,痛的兩行清淚順著眼眶緩緩流出。

這種滋味,真是要人老命,恐怕天底下任何男人都無法承受。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