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翠萍轉身走向自己的座位,拿起一個嶄新的包包對著唐糖耀武揚威道:“看到了吧?這纔是真正的愛馬仕包包,你拿著一個贗品過來,害不害臊?我都替你感到丟臉。”

韓翠萍的嗓門極大,吸引了現場不少人的注意。

不少女生看著靚麗多姿的韓翠萍眼神儘是濃濃豔羨之意。

畢竟,每一個女生都希望有著屬於自己的名牌包包,愛馬仕,香奈兒等大牌,都是女孩子的最愛。

隻可惜,現場大部分女生家庭普通,根本買不起這麼名貴奢侈的包包。

此刻,韓翠萍拿出名牌包包,這遭到不少人羨慕。

看著一群羨慕的眼神,韓翠萍虛榮心得到了極大滿足,她盯著唐糖神色倨傲道:“知不知道,我這個包包可是價值十多萬,像你這種貧民,至少要奮鬥三五年。”

唐糖火冒三丈,這韓翠萍有錢就可以這麼目中無人嗎?

就在她準備發作之際,楊瀟驚訝了一聲:“咦?你這包包好像有點不太對啊!”

“怎麼不對?”韓翠萍臉色一變,厭惡的盯著楊瀟。

殊不知,這個包包乃是一個富二代送給她的,為了這個包包,她更是跟這名富二代為愛鼓掌。

她就不信,豪門子弟會送她一個假貨。

現場不少目光都鎖定在楊瀟身上,充滿了狐疑之色。

韓翠萍出身不錯,現場很多人都知道,難不成韓翠萍的愛馬仕有什麼問題不成?

楊瀟仔細打量了韓翠萍手中的愛馬仕包包,正色道:“眾所周知,愛馬仕包包之所以名貴,是因為它的製作非常專業,尤其是精良的編織針法更是令人稱讚!”

“正常的愛馬仕包麵都是由兩種不同方向的紋路交織縫紉而成,專業性極強,而你手中拿著的愛馬仕包包雖然紋路模仿的很像,但頂多也就是一個A貨罷了,根本不是正品。”

什麼!!!

不是正品?

韓翠萍手中十幾萬的愛馬仕包包竟然是個A貨?

聽到這話,諾大現場掀起了一陣嘩然,至少上百人注意力都集中在這裡。

自己搖床換來的愛馬仕包包竟然被楊瀟說成A貨,韓翠萍肺都快要氣炸了。

“你你胡說!信不信你再汙衊,姑奶奶我打碎你的牙?”韓翠萍怒斥道。

她是一個非常愛麵子的女生,自己的包包被說成A貨,彆提韓翠萍有多惱火。

現場這麼多人,這不是故意令她難堪嗎?

唐糖震驚不已:“真的嗎?”

楊瀟點了點頭:“這不是什麼秘密,上網查一下就知道了。”

不少人立刻拿出手機進行搜查,果不其然,他們看出了一絲端倪。

韓翠萍哪裡會承認自己搖床換來的愛馬仕是個A貨,她麵若寒霜道:“一派胡言!你當你是愛馬仕專業人員嗎?你說A貨就是A貨?愛馬仕的縫紉曲線你一個泥腿子怎麼可能看得出來?”

她掃了楊瀟一眼,見到楊瀟穿的如此寒酸,她認定了楊瀟就是在這裡胡編亂造的。

不少人認可的點了點頭,現場大部分學生都來自普通家庭,根本辨彆不出來韓翠萍提著的愛馬仕包包是不是A貨。

但,他們知道韓翠萍家庭環境不錯,應該不是假貨。

反觀唐糖,穿的極為寒酸,白裙子都熨過還起了褶子,手裡的愛馬仕更像是假貨。

在整箇中原大學內,唐糖的容貌都是一流的,知道唐糖的人非常多。

畢竟,唐糖的姐姐是中原第一美人唐沐雪,身為唐沐雪的妹妹,姿色根本不會差到哪裡去。

楊瀟則是不以為意淡笑道:“我一派胡言?嗬嗬!我真冇必要汙衊你。”

“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每一個愛馬仕包包都是工匠大師親自縫製,上麵還有專屬愛馬仕的獨有編號,不信的話你可以求證一下,我看你的包包好像並冇有編號,這不是A貨是什麼?”

“瞎說!翠萍的愛馬仕怎麼可能冇有編號呢?”以韓翠萍為首的幾名女生全都上前憤怒道。

當她們拿起韓翠萍的愛馬仕包包之際,全都臉色呆滯了。

因為,韓翠萍的愛馬仕包包真的冇有編號。

難不成,這真的如麵前這個傢夥所說,韓翠萍的包包是個A貨?

為了驗證楊瀟的話是真的,她們特地上網查了查楊瀟說的是否屬實。

然而,她們查閱的正如楊瀟所述,每個愛馬仕包包都有屬於自己的特殊編號。

這一刻,這群女生徹底傻眼了。

就連韓翠萍也傻眼了。

再瞧瞧唐糖的愛馬仕包包,上麵有明顯的編號。

盯著唐糖手提的愛馬仕包包上麵的編號,韓翠萍好似遭受雷擊,身軀都猛然一僵。

原來,自己的是個假貨,唐糖的是個正品。

想到自己剛纔趾高氣揚的樣子,韓翠萍羞愧不已。

看著傻眼的韓翠萍,唐糖頗為揚眉吐氣道:“看到了吧?我的纔是正品,你的頂多就是A貨!”

同時,唐糖也震驚楊瀟如此博學多才,竟然連愛馬仕的防偽知識都一清二楚。

韓翠萍隻感覺自己被狗玷汙了,渾身難受。

一個富二代把自己給睡了還送自己一個A貨,難道自己就那麼掉價嗎?

韓翠萍哪裡肯承認唐糖的是個正品,她強忍住陷入昏厥的衝動,惡毒道:“你的是正品?嗬!笑死人了,誰不知道你唐糖是個貧民,你怎麼可能買得起愛馬仕包包?我看你的也是A貨!”

“A貨?”

緊接著,一名戴著金色邊眼睛穿著西裝頗為儒雅的青年走上前來。

看到來人,韓翠萍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急促道:“朗軒,你快看看唐糖拿的是不是A貨!”

儒雅青年名為秦朗軒,是中原藝術學院學生會會長,鋼琴專業傑出人才,也正是韓翠萍心中的男神。

而秦朗軒則是愛慕唐糖,剛纔聽到這邊的喧嘩,秦朗軒給一群導師打了聲招呼便急匆匆走了回來。

秦朗軒出身中原十大豪門之一的秦家,他一眼就辨認出來唐糖手中提的包包是正品。

“這線條優美,還有愛馬仕特殊的防偽標誌,十足的正品,而且,這一款好像還是剛上市的爆款,一個包包下來十幾萬吧?”秦朗軒鄭重道。

同時,秦朗軒也看了一眼韓翠萍的包包,搖頭道:“你的包包線條是高仿的,連愛馬仕防偽標誌都冇有,頂多就是A貨!”

“嘩!”

當秦朗軒言語落下之後,諾大現場陷入一片沸騰。

誰都冇料到唐糖的是正品,韓翠萍的是個A貨。

韓翠萍隻感覺一道無形的巴掌狠狠抽在了她的臉上,令她無地自容。

陽光帥氣的秦朗軒眼神儘是愛慕之意,他很好奇,唐糖怎麼會有這麼名貴的包包?

在他印象中,唐糖可是標準的貧民出身啊!

仔細一瞧,他才注意到唐糖身旁的楊瀟,看著楊瀟,秦朗軒心中一個咯噔,自己的女神該不會被豬拱了吧?

想到這裡,秦朗軒強擠出一抹儒雅笑容:“唐糖,不知這位先生是?”

看著楊瀟,唐糖咬了咬牙,突然挽住了楊瀟肩膀肅穆道:“他,是我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