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九章穿一次白裙子給你看

“劉大師您這是做什麼?冇聽到牧羊鋼琴曲根本不是他所創嗎?”

“是啊!劉大師,這傢夥何德何能能當您老師啊?”

“劉大師...”

見到國家級鋼琴大師真的要拜楊瀟為師,諾大現場一片嘩然。

若楊瀟是牧羊鋼琴曲的創作人,或許現場眾人還會認可楊瀟有資格當劉爽老師。

但,楊瀟根本不是原創者,現場眾人根本不認可楊瀟的實力。

隻有劉爽自己才清楚,縱使這牧羊鋼琴曲不是楊瀟所創,但楊瀟能夠將意境完美呈現,這鋼琴造詣也是他仰望的存在。

再說了,第一版本的牧羊鋼琴曲是楊瀟不經意流傳到網上的,這也說明楊瀟跟原創者相識。

能夠跟這樣的鋼琴大家相識,那楊瀟的鋼琴造詣還會低嗎?

麵對劉爽的懇求,楊瀟淡笑了一聲:“不好意思,我不收徒!”

說完,楊瀟不再遲疑,朝著外麵走去。

這劉爽常年呆在帝都,帝都乃是天府之國首都,而自己出身的楊家就在帝都。

如果劉爽真的拜自己為師,必然會上新聞,說不定還會掀起巨大轟動,到時候一旦被帝都楊家同父異母的大哥知道自己的下落,指不定這個喪心病狂的傢夥會做出怎樣過分舉止。

“喂喂喂,你等等我啊!”宮靈兒追了上去。

當宮靈兒出了音樂會大門之際,隻見楊瀟開著車已經上路了。

盯著瑪莎拉蒂真的走了,宮靈兒氣的牙癢癢:“這個魂淡太過分了,居然把本小姐丟在這裡,回家我一定要回家找爺爺告狀,參你一本。”

剛剛進入音樂會現場冇有見到宮天齊楊瀟就知道,自己上了宮靈兒的當。

宮靈兒肯定是想拖延時間,然後拉著自己一起比拚音道高低。

楊瀟纔不吃宮靈兒這一套,原本今天自己就有點強出頭了,若是讓現場之人再知道自己就是吹簫小王子,這不是明擺著火上澆油嘛!

自己身份特殊,宮靈兒不知道,楊瀟也不怪罪。

但,楊瀟懂得分寸,麵對如此情景,他肯定要溜之大吉。

就在楊瀟剛剛離開之際,一名穿著黑色緊身衣,帶著口罩的女子眼神癡迷盯著楊瀟離開的方向。

“楊大哥,原來你還記得我們當初一起創作的牧羊鋼琴曲,今日能夠聽到,甚是感動,原來,你還冇有忘記我!”

說著,淚水打濕了這名女子眼眶。

定睛一瞧,這名女子身材高挑,雖用口罩遮住了麵孔,卻依舊可以看得清楚女子輪廓優美,容貌傾城,尤其是她骨子裡散發的英氣根本無法掩飾。

盯著瑪莎拉蒂消失的方向,黑衣緊身女子落寞道:“隻可惜,楊瀟哥哥你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室,對不起,楊瀟哥哥我要走了,如果此生不能在一起,我寧願是陌路,也不要愛而不得的痛苦。”

言語落下,一行晶瑩淚水順著眼眶劃落,女子轉身離開,身影孤單消失在人潮中。

彷彿,她根本不曾來過。

楊瀟根本不知道暗中竟有人注視於他,此刻他百感交集回到了家中。

剛剛到家,趙琴怒氣沖沖對著楊瀟怒吼道:“你個窩囊廢乾什麼吃的?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你是打算把我們都餓死嗎?”

“哼!真是越來越過分了!”唐建國坐在沙發上寒聲道。

平時楊瀟做好飯是十一點半,今天因為堵車導致楊瀟回到家中就已經十一點二十,還有十分鐘馬上就要到飯點。

看著唐建國麵色發白,眼眶發黑,楊瀟不由得感覺好笑。

見到楊瀟笑了,唐建國火冒三丈:“你個廢物還敢笑老子?信不信老子今天揍得你皮開肉綻?”

楊瀟送唐沐雪上班後,趙琴愣是拉著他再次放縱了兩把。

加上昨夜四把,這短短十個小時內唐建國就放縱了六把,彆提此刻他有多麼憔悴。

楊瀟強忍住笑意:“爸,我冇有取笑你的意思,我開心是因為沐雪這個月提成比以前多多了。”

“哦?”趙琴狐疑的瞥了楊瀟一眼,半信半疑道:“此話當真?”

現在家裡窮的快要揭不開鍋,趙琴巴不得唐沐雪能夠多賺點錢補貼家用。

楊瀟一本正經點頭道:“當然,沐雪現在是唐人醫藥集團總經理,又兼職市場部總監,光是兩個職位就能領取到雙分保底工資,再加上業績提成,不多說,一個月一兩萬打底絕對是冇問題的。”

聽到這話,趙琴心裡樂開了花,她巴不得唐沐雪多拿工資。

雖然開心,但趙琴依舊對著楊瀟怒吼道:“沐雪是憑藉自己才華做到的,你個廢物就知道在家裡吃喝拉撒,還不趕緊滾去做飯。”

“我現在就去!”楊瀟拎著買的腰子和蔬菜立刻走向廚房。

確定楊瀟走向廚房,趙琴拉著唐建國:“走,趁著還冇開飯,我們再去放縱一把!”

噗!

剛喝了一口牛奶的唐建國聞言,震驚的一口把牛奶全都噴了出來。

“還來?”唐建國眼神呆滯。

合著真把我當成七次郎了,我都上了歲數了,你這樣,誰頂得住啊!

趙琴拉起唐建國興奮道:“來嘛!造作啊,反正有大把時光!”

唐建國雖然很不情願,但還是無法抗拒,被趙琴狠狠折騰了一把。

從房間出來後,唐建國麵色發白,雙眼凹陷,跟個殭屍冇什麼區彆了。

楊瀟很識趣的端著碗打點菜回到了房間。

下午休息了一會兒,楊瀟再次給唐沐雪打電話。

唐沐雪心煩意亂,根本不想接楊瀟電話。

五點的時候要參加唐糖的同學聚會,自己都答應了唐糖,也不好反悔。

唐沐雪不接電話,這可把楊瀟給急壞了。

為此,楊瀟還特地前往公司找唐沐雪。

令楊瀟無奈的是,唐沐雪正巧出門談合同去了。

“姐夫,都到時間了,你在哪呢?”就在此刻,唐糖來了電話。

楊瀟無可奈何,隻能給唐沐雪發個了簡訊講清楚情況。

“馬上到,馬上到!”楊瀟隻能先前往學校。

剛剛到學校門口,楊瀟就被唐糖今晚的妝容震驚到了。

放眼望去,隻見唐糖身穿一身純白色的吊帶睡裙,精美的鎖骨羊脂般的玉臂都暴露在空氣中,在柔和的夕陽下,反著誘人的粉色光澤,尤其是那雙修長均勻緊縮的長腿更是散發著致命的誘惑。

唐糖長髮披肩,麵帶笑意,雙腿緊合,拎著一個米色單肩包,淑女極了。

看著楊瀟眼神呆滯的樣子,唐糖俏臉發紅:“姐夫,我今晚好看嗎?”

“好看!”楊瀟停好車認真的點了點頭。

“真的嗎?”唐糖期待道。

楊瀟再次認真道:“真的,非常好看,就像是謫仙下凡。”

被楊瀟誇讚,唐糖內心像是吃了蜜一樣甜。

她挽著楊瀟胳膊狡黠一笑道:“姐夫,雖然我已經變成厚臉皮可以隨意聽葷段子的女生,可是想起你時,還是想穿一次白裙子給你看。”

聞言,楊瀟身軀猛然一僵。

這...這是什麼意思?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