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八章我要拜您為師

當最後一個音符落下,諾大現場數千人才緩緩睜開雙眸。

音樂會現場數千隻飛鳥看著楊瀟,聚精會神,就像參見它們的王。

此時,無人進行鼓掌!

此刻,上千人眼神都癡迷了!

楊瀟歎了一聲,喃喃自語道:“影萱,我始終相信,你冇有死,我相信有一天,你會絕代風華歸來!”

對於淩影萱的感情,楊瀟是複雜的,他心中更多的是戰友情誼。

如今,他已經有了家室,有了唐沐雪,楊瀟隻是單純的希望淩影瀟能夠安然無恙。

轉眼間,已經過去五年。

楊瀟打定主意,等自己實力恢複巔峰,一定要查出五年前雇傭全球頂尖殺手針對自己和戰隊的幕後主使,為自己已經逝去的戰友報仇,自己一定要踏遍天涯海角,尋找淩影萱的身影。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看著緩緩起身的楊瀟,劉爽徹底心悅誠服,這纔是真正的音樂大家,這纔是真正的牧羊鋼琴曲。

當第一個音符響起之際,劉爽就知道,楊瀟的造詣遠遠是自己不能及的。

“晚輩劉爽拜見楊大師!”劉爽眼神炙熱盯著楊瀟。

嘶!!!

見到國家級鋼琴大師劉爽竟主動參拜楊瀟,現場上千人齊齊眼皮子一陣狂跳。

玩鋼琴的都知道,劉爽乃是國家級鋼琴大師,音樂界元老級彆的存在,德隆望尊。

如今,一大把歲數的劉爽竟主動拜見名不見經傳的楊瀟,這畫麵過於撼人心扉。

隻有劉爽才知道,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楊瀟能夠彈奏真正的牧羊鋼琴曲和產生空山鳥語現象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與楊瀟的差距好似天塹無法逾越。

儘管心中不舒服,但朗朗依舊被楊瀟所征服,他抱拳道:“晚輩朗朗拜見楊大師!”

事到如今,朗朗不得不承認,跟楊瀟相比,自己就是嘩眾取寵的小醜,自己的牧羊鋼琴曲就是商業化表演。

“我等拜見楊大師!”現場一群鋼琴玩家好似盯著鋼琴界的神明般敬畏道。

“我等拜見楊大師!!!”

緊接著,現場數千人回過神來齊齊大喝道。

能夠將意境完美呈現在人眼前的,現場眾人此生也是第一次經曆。

因此,楊瀟的鋼琴造詣自然達到了出神入化,隻能進行瞻仰的地步。

一時間,浪潮滾滾,直入雲霄。

剛纔對楊瀟百般不屑的女士們羞愧不已,是她們看走眼了。

“我等拜見楊大師!!!”

眾人再次齊聲大喝,以表達內心對楊瀟的尊敬之情。

這樣的鋼琴造詣,放眼整個國內,恐怕也就唯獨一人。

空山鳥語,與之共舞,牧羊曲出,無可攖鋒!

楊瀟神色複雜,突然間勾勒出紅塵往事,他的內心就像是被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

宮靈兒徹底被楊瀟的鋼琴造詣深深震撼到了。

她實在是冇料到楊瀟不僅具備驚天醫術,還會吹簫彈琴,每一個領域都非常優秀,這未免也太酷了吧?

從小到大,宮靈兒一向恃才傲物,不把同齡翹楚放在眼中。

在楊瀟麵前,宮靈兒第一次感受到了濃濃的挫敗感。

冇錯,是強烈的挫敗感。

楊瀟並未自傲,因為他明白,自己也僅僅是將牧羊鋼琴曲剛剛參悟罷了,若是淩影萱親自出手,肯定又是一番盛況。

以前在戰隊時,他們常年在深山之中苦修。

每當百無聊賴之際,淩影萱便會彈琴彈奏其他樂器,來緩解乏味的生活。

每次音符響起,深山之中大量飛鳥便會齊聚,自己這點造詣在淩影萱麵前根本不值一提。

劉爽似乎想到了什麼,一個箭步來到楊瀟麵前情緒激動問道:“楊大師,不知道這牧羊鋼琴曲是否由您所創?”

由楊大師所創?

此話一出,不少人眼神期待看向楊瀟。

楊瀟給他們帶來了太大的震撼,能夠如此完美彈奏出牧羊鋼琴曲,楊瀟不是創作人還能是誰?

在眾人期待中,楊瀟搖了搖頭:“這首曲目並不是我親自創作,是我的一個戰...好朋友創作,現在網上那段錄音是牧羊曲第一個版本,是我不經意流傳到網上的。”

什麼!

現在網上的竟是牧羊曲第一個版本?

不少人張大了嘴巴,被楊瀟的言語深深震撼一把。

要知道,第一版本就已經非常動聽了。

當然,也不得不承認,剛纔楊瀟所彈奏的鋼琴曲更是意境唯美,引發共鳴,音符更加完善。

“不知道楊大師您哪位朋友現在身處何方?”劉爽滄桑的老臉上儘是希冀之色。

他已經老了,冇有幾天活頭,越是上了年紀,對他們這些音樂大師而言,越是想要有一兩部代表作流傳下去,讓後人銘記。

這首牧羊曲剛剛問世就震驚了全世界,被所有鋼琴師認為是一首天籟之作。

遺憾的是,他們一直找不到創作者本人。

楊瀟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她身在何方!”

聽到這話,劉爽等人臉上全都升起一抹濃濃失望。

能夠創作出這麼動人的牧羊鋼琴曲,那創作者必然是鋼琴界經天緯地之大家,若是此人能夠出山,絕對是天府之國鋼琴界一大常青樹,會是天府之國鋼琴界最頂尖的代表人物。

同時,此人一旦出山,絕對會把歐美鋼琴界所有大師震撼,為天府之國鋼琴界爭光。

“那太遺憾了!”劉爽唏噓不已。

楊瀟點了點頭:“如果她要是走向音樂界的話,或許她的音樂會令世界音樂界諸多大師戰栗吧!”

這話雖然很狂,很目中無人,但現場冇有人敢去質疑。

畢竟,能夠創造出牧羊鋼琴曲的人絕對站在了音樂界的頂端。

這年頭,被後人創造出來的鋼琴曲不計其數,能夠轟動世界的曲目屈指可數。

達到牧羊鋼琴曲這般唯美的更是百年難得一見,此人若是出山,令世界音樂界戰栗肯定是必然。

楊瀟說完,不再猶豫朝著音樂會門外走去。

如今,他已經冇有必要留在這裡了,他還要抓緊時間回家做飯。

盯著楊瀟離去的背影,劉爽神色堅毅,彷彿下達了一個重要決定。

“咣噹!”

突然間,劉爽雙膝跪地,看向楊瀟肅穆道:“楊大師,我要拜您為師!”

什麼!!!

見到跪在地麵上的劉爽,現場數千人神色一僵,身軀齊齊石化。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