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五章你行你上啊

楊瀟內心有著屬於自己的堅守,淩影萱自創的牧羊鋼琴曲被商業化表演,楊瀟根本不能接受。

因此,麵對眾人的叫囂,楊瀟根本置之不理。

在楊瀟看來,這不亞於對淩影萱的褻瀆,不亞於對牧羊鋼琴曲的褻瀆。

牧羊鋼琴曲富有韻味,想要全部領悟並不容易,就算是楊瀟也隻能說勉強全部參悟。

絲毫不可說,朗朗雖然彈奏了出來,但失去了最核心的靈魂。

被商業化冇有感情的彈出,根本無法讓人起到如沐春風之感。

聽到楊瀟態度強硬,現場眾人更加憤怒了。

“你說什麼?這輩子都不會道歉?小子,我看你是冇有承受過社會的毒打吧?”

“不錯!小子,要不要我們姐妹今天給你上一課啊?”

“太過分了!你算是個什麼東西?竟然對朗朗大師指指點點?”

在眾人眼中,楊瀟就是上不了檯麵的小嘍羅,隻會在這裡虛張聲勢罷了。

跟郎朗相比,楊瀟根本不值一提。

在眾人眼中,朗朗在她們眼中就是最完美的男神,她們絕對不允許男神被楊瀟羞辱。

群情激憤,宮靈兒嚇了一大跳,她連忙道:“楊瀟你冇事吧?要不你服個軟?”

儘管她是宮家千金,麵對眼前失控的現場也非常傻眼。

楊瀟淡笑了一聲:“為什麼要服軟?我說的根本冇有錯!”

見到楊瀟拒不道歉,最前端的幾十人即將失控。

“小子,看來你是真的很囂張啊,看來哥們需要給你上一課了!”一名虯髯大漢厲色道。

“等下一定要打碎這傢夥的牙齒,省的以後他出去胡說八道!”

不少女性看著楊瀟厭惡到了極點,好似楊瀟就是一隻惹人厭的蒼蠅,臭不可聞。

這可是朗朗的音樂會,若是現場出現打架鬥毆現象,這可是會對他的名聲造成很不好的影響。

“冷靜,請大家務必要冷靜!”朗朗開口道。

身為音樂會的主角,他雖然不喜楊瀟,但總不能坐視不管粉絲對人拳腳相向。

站在高台上的朗朗看向楊瀟質問道:“朗朗雖未曾領悟牧羊鋼琴曲的精髓,但,至少在國內已經數一數二了,在鋼琴界,大家都知道牧羊鋼琴曲非常悅耳,卻難以表達最靈魂的東西,難道這位先生你不承認嗎?”

宮靈兒玩鋼琴,自然知道牧羊鋼琴曲到底有多難。

“是啊!楊瀟,朗朗剛纔的表現已經非常出眾了。”宮靈兒認可道。

在眾目睽睽之下,楊瀟淡笑一聲,他看向朗朗:“我問你,既然你知道難以彈奏核心靈魂,為何還要在音樂會表演?這不是商業化表演是什麼?”

“我再問你,你可知牧羊鋼琴曲到底是誰所創作嗎?你商業化表演可曾得到授權?”

被楊瀟連番質問,朗朗臉色逐漸呆滯了。

他還真的被楊瀟問住了,牧羊鋼琴曲他也隻是在網上錄音上聽到的,根本不知道創作人是誰。

就算是放眼全球,恐怕也冇人知道牧羊鋼琴曲到底是誰所創吧?

現場一群人也都懵了,不少喜愛鋼琴曲的人仔細思索,也愣是想不出來牧羊鋼琴曲原創人是誰。

宮靈兒詫異的看向楊瀟問道:“牧羊鋼琴曲不是網上流傳的那段錄音嗎?原創人好像從未出現過吧?”

朗朗也正色道:“我雖然冇有得到原創鋼琴曲主人認可,但著實是我不知道是業界那位前輩所創。”

楊瀟笑著搖了搖頭,牧羊鋼琴曲乃淩影萱所創,這件事他一清二楚。

而且,創造過程中楊瀟還全程參與,網上放的那段錄音就是楊瀟不經意流傳出去的最早版本。

“唉!”見到楊瀟不服軟,宮靈兒氣的跺了跺腳。

好歹楊瀟也救過自己爺爺性命,宮靈兒也不好坐視不管。

她主動看向朗朗:“真是抱歉,楊瀟是我的朋友,看在我的麵子上算了吧!”

“你誰啊?憑什麼給你麵子?”不少人嗤之以鼻不屑看著宮靈兒。

倒是有人認出來了宮靈兒:“不要亂說話,她是中原第一世家宮家千金宮靈兒,乃是國內公然的音樂天才,隻是宮靈兒不進行商業演出,要不然名氣不會比朗朗弱的。”

“什麼?她就是宮靈兒?”現場不少人都大驚失色。

宮靈兒在國內音樂界被譽為天才少女,而且精通各種樂器,就連國內一些老輩大師都自愧不如。

因此,現場不少人都乖乖閉上了嘴巴。

再說了,宮靈兒出身中原第一世家,現場大多數是中原本地人士,如果被宮靈兒惦記上了,那就攤上大麻煩了。

“小靈兒,來了也不給爺爺打聲招呼!”

緊接著,一道和煦的聲音響起,隻見一名仙風道骨的老者從後台慢悠悠走了出來。

見到老者,宮靈兒撅撅嘴道:“劉爺爺你還好意思說,您都來中原了,也不來家裡看看我。”

老者正是朗朗的指導老師,國內鋼琴界赫赫有名的劉爽劉大師。

“我等拜見劉大師!”看著劉爽到來,不少人都尊敬喝道。

現場除了浪浪的粉絲之外,很多都是衝著劉爽大師名頭來的。

劉爽慈祥笑道:“小靈兒,你劉爺爺也是剛到中原市,我剛纔還想著等下朗朗音樂會結束買點小禮物去宮家看你呢!”

宮靈兒辦了一個鬼臉,哼道:“纔不信,劉爺爺是個大騙子,每次都說帶禮物,實際上每次都冇帶過!”

當著這麼多人麵被挑破,劉爽老臉一僵,他真是對古靈精怪的宮靈兒冇辦法。

宮靈兒連忙道:“劉爺爺,這是我朋友楊瀟,在吹簫方麵有很高造詣,爺爺您就彆讓朗朗找楊瀟麻煩了。”

“哦?”劉爽詫異的看了楊瀟兩眼。

這年頭,國內玩玉簫的已經很少了,國外更是少得可憐。

不過,朗朗終究是劉爽的得意弟子,他一臉不悅道:“小靈兒,這是兩碼事,他吹簫造詣深也不能胡亂評價彆人吧?難不成他的牧羊鋼琴曲還能彈出靈魂不成?”

“不錯,我能彈出靈魂!”就在劉爽言語落下之際,楊瀟的聲音響起。

什麼!!!

能夠彈出靈魂,劉爽神情錯愕。

他原本準備教訓楊瀟兩句就算了,冇料到楊瀟竟然口出狂言。

這可把劉爽給氣壞了:“年輕人,年少輕狂不是壞事,但也絕不是什麼好事,如果你真的能夠彈出靈魂,你自然有資格對朗朗進行評價,但,說話是要看實力的,老夫就不信你能彈出牧羊鋼琴曲的靈魂!”

劉爽乃是國內鋼琴界的活化石,就算是他都冇有十足把握彈出靈魂,更不要說區區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楊瀟。

現場一群觀眾也都嗤笑了起來,他們看著楊瀟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一個嘩眾取寵的小醜。

“就是,我們也不信,吹什麼吹?你厲害你倒是上啊!”

“上啊!小子,彆當個孬種讓我們看不起你。”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