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四章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

聽到楊瀟所言,就連朗朗臉色都難看下來。

這個傢夥真是好大的口氣,居然說自己彈奏的鋼琴曲上不了檯麵。

在眾目睽睽之下,楊瀟臉色複雜,眼神中流露出一絲不忍之色,一段紅塵往事浮現在楊瀟腦海。

原龍門之主對他展開考覈之際,楊瀟那一年都在參軍,他原本是東方神鷹特戰隊隊長,戰隊裡麵有一名來自大西北的女孩叫做淩影萱,是東方神鷹戰隊副隊長。

每次執行任務無聊之際,楊瀟都會向淩影萱學習。

淩影萱自幼酷愛音樂,精通各種樂器,音道造詣根本不遜色國際上那些音樂大師。

日久生情,淩影萱漸漸對楊瀟產生的感情。

而當時的楊瀟隻想著如何變強,如何拿回帝都楊家屬於自己的一切,從而忽略了淩影萱對自己的感情。

淩影萱非常痛苦,她想要避開這一切,但她肩膀上還揹負著保家衛國的使命。

她將自己身段放的很卑微,一切以楊瀟執牛耳。

淩影萱時刻記得她母親告誡她的話:妮子,如果你以後愛上了一個人,一定要做個像大海一樣的女人,你隻需要默默地把自己放在最低的地方,總能夠讓所有的河流流淌進你的懷裡,就像大海一樣,望不到邊際,讓海邊的人,能癡迷地看著你!

隻可惜,把自己放在最低的地方,太煎熬了。

淩影萱始終相信一句話,對於愛情,一見鐘情的兩情相悅最浪漫;對於婚姻,日久生情的不離不棄最感動。

她做了很多,換來的都是楊瀟的淡漠。

直到五年前那場血戰,東方神鷹戰隊完成任務歸來之際,途中遭受全球頂尖殺手圍攻。

那一戰,全球幾乎全部頂尖殺手全部出動,楊瀟等人麵臨前所未有的危機。

就連楊瀟都戰的精疲力竭,一名殺手之王鎖定楊瀟展開刺殺。

在千鈞一髮之際,淩影萱護在了楊瀟麵前,為楊瀟擋住了必殺一擊。

鮮血,染紅了淩影萱衣衫。

倒在楊瀟懷中,淩影萱都不曾後悔的。

來到人世,此生,至少我愛過。

遭受重創,淩影萱自知自己活不下去了,她主動斷後,為楊瀟等人換來了生機。

情況危急,楊瀟身為隊長,根本無法眼睜睜看著那麼多隊友全都喋血戰場。

因此,楊瀟忍痛下達了撤退的命令,隻留下淩影萱一個人斷後。

也是那一戰,楊瀟身受重創,一蹶不振,一點實力都不曾剩下。

事後,楊瀟再次帶人抵達戰場,隻見戰場儘是皚皚屍體,哪裡還有淩影萱的身影。

楊瀟痛苦極了,那一刻楊瀟才意識到淩影萱對他到底有多麼重要。

儘管他肝腸寸斷,也無法挽回這一切。

眼淚流出,是紅色,楊瀟流出血淚,內心無比難過。

戰隊三分之二成員全部戰死,心灰意冷之下楊瀟來到中原,救下暈倒的唐老爺子成為了唐家女婿。

經曆淩影萱之痛,楊瀟這才意識到感情對自己而言有多重要。

所以,楊瀟對唐沐雪疼愛有加,他絕對不允許悲劇再次上演。

淩影萱來自大西北的大草原,她生前最喜歡的就是改編的鋼琴牧羊曲。

不可置否,這朗朗音樂造詣極高,但跟淩影萱相比,根本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最重要的是,這牧羊曲最原始的出處就是淩影萱,是由淩影萱親手改編的。

聽到牧羊鋼琴曲,楊瀟就想到五年前那一戰,想到自己跟淩影萱的點點滴滴。

因此,評價這朗朗上不了檯麵楊瀟已經很留口德了。

畢竟,在楊瀟心中淩影萱的位置太重要,他絕不允許淩影瀟自創的鋼琴曲被人褻瀆。

朗朗根本冇有領悟到牧羊鋼琴曲的精髓,隻是進行商業化的表演,被楊瀟所不喜。

前排一名靚麗女性火冒三丈怒視著楊瀟:“上不了檯麵?你誰啊?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指指點點?”

“就是,你有什麼資格?真當自己當個人物了?”

音樂會現場上千人都站了起來,盯著楊瀟的眼神儘是敵意。

好似這樣評價朗朗,就是純心跟她們過不去。

想想這是淩影萱生前創作的曲目被商業化表演,楊瀟再次道:“真正的好曲目是不會被商業化的,他根本冇有領悟到牧羊鋼琴曲的精髓,所以,說他上不了檯麵是有原因的。”

冇有領悟精髓?

一群人都勃然大怒,好似楊瀟就是公然挑釁,侮辱她們心中的男神。

一名女子冷笑道:“冇有領悟精髓?如果連朗朗大師都冇有領悟到精髓,難不成你領悟到牧羊鋼琴曲的精髓了?我看你就是在這裡嘩眾取寵的,還不趕緊給朗朗大師道歉。”

“就是,你還在猶豫什麼,必須道歉!”

“必須道歉!!!”

至少上千人大怒,看著楊瀟極其憤怒,彷彿隻要楊瀟不道歉她們就對楊瀟拳腳相向。

宮靈兒在一旁也嚇了一大跳,她萬萬冇料到楊瀟會這樣評價朗朗的鋼琴造詣。

“你還在磨蹭什麼?不道歉信不信今天你出不來音樂會這個大門?”一人恐嚇道。

不少女性朝著楊瀟走來,麵色不善。

現場維護秩序的安保人員全都怔住了,他們盯著眼前一幕集體目瞪口呆。

他們都冇料到宮家千金帶來的青年竟敢口出狂言,公然羞辱朗朗大師。

而且,現場暴動的大部分都是女性,他們想要阻攔都不好阻攔。

高台之上的朗朗臉色陰沉的幾乎快要滴出水來,他是第一次在中原市開音樂會,楊瀟對他的評價不亞於當眾砸場子。

對於一名鋼琴師而言,被這樣評價就是最大的恥辱。

朗朗怎麼都冇料到自己觸碰了楊瀟內心深處最脆弱的部分。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

因為淩影萱為自己擋住必殺一擊,楊瀟不知道在多少個夜晚眼眶都泛出淚水。

“小子,你道不道歉?再不道歉信不信我打碎你的牙齒,讓你胡說八道!”

就在此刻,一名朗朗狂熱壯漢粉絲一臉凶狠來到了楊瀟麵前。

“速速道歉!”上千名女性全都一臉怒容。

似乎隻要楊瀟不給朗朗道歉,楊瀟甭想安然無恙走出音樂會現場。

楊瀟歎了一聲,語氣堅定道:“不好意思,他的確冇有領悟牧羊鋼琴曲精髓,隻是單一的商業化表演,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這輩子我都不會向他道歉的。”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