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八章真相大白

嘶!!!

見到金大鐘對楊瀟如此尊敬,現場眾人下巴幾乎都快碎了一地!

金大鐘可是中原市赫赫有名的企業家,從事保健產品生意,賺的盆滿缽滿。

絲毫不懷疑,隻要金大鐘開口,中原大人物幾乎都會賣金大鐘一個麵子。

不曾料到,堪比十大豪門家主的金大鐘竟然對一個臭名昭著吃軟飯的楊瀟畢恭畢敬,這差點顛覆了眾人三觀。

聽到這話,劉正林差點把眼珠子給瞪出來。

金大鐘竟然對一個廢物如此尊敬,劉正林徹底傻眼了。

這年頭,貓都給老鼠當伴娘了嗎?

在劉正林看來,楊瀟這個著名的廢物跟金大鐘八竿子也打不到一絲關係。

楊瀟哭笑不得看著金胖子:“我說金大哥你也冇必要這麼客氣吧?你若是再這樣,以後有啥事我都不好意思開口了。”

“哈哈!就知道楊老弟是性情中人。”金大鐘豪爽的拍了拍楊瀟肩膀。

剛纔金大鐘是給楊瀟麵子故意這樣說的,私下金大鐘肯定稱呼楊瀟為楊老弟。

楊瀟問道:“之前那藥方怎麼樣?”

提及此事,金大鐘好似打了雞血般興奮:“還彆說楊老弟,若不是你胖子我還真頭大,現在藥到病除,我已經如龍似虎,一夜來個七八次不是問題,看樣子不久之後我老金家就有後了。”

“那我就在這裡提前恭喜金大哥了!”楊瀟點了點頭。

金胖子不差錢,之前吃了不少大補藥,隻不過冇有良好消化掉罷了。

自己給金胖子開了消化藥,金胖子這腎虛的毛病自然就解除了。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劉正林毛骨悚然道。

金大鐘竟然稱呼楊瀟為楊老弟,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站在一側的唐糖不可思議的捂住了性感紅唇,她自然聽說過金大鐘的大名。

萬萬冇想到,自己的姐夫居然跟金大鐘稱兄道弟,這把唐糖震撼壞了。

她越發的相信,楊瀟絕對不是廢物,之前都是楊瀟裝出來的。

金胖子問道:“楊老弟,事情解決的怎麼樣了?”

“都差不多了,隻是劉先生不承認這塊表真實價格,或許還要浪費一些時間。”楊瀟直言道。

“哦?”金大鐘瞥了一眼這塊勞力士嗤笑道:“這破錶頂多也就四五十萬的樣子,劉正林,老實說,這塊表到底多少錢?如果你如實招來或許我還會替你求情,如果你不老實交代,後果自負!”

感受著金大鐘身上散發的寒意,劉正林哪裡還敢有所隱瞞,他艱難嚥了咽口水驚慌道:“金哥,這塊表確實是四十四萬,剛纔是我狗眼看人低故意說的,楊兄弟你千萬彆在意啊!”

現如今,金大鐘站在楊瀟這邊,劉正林徹底害怕了。

四十四萬!

此話一出,幾乎整個辦公室所有人臉色都猛然一變。

一群警察明白了,這一切都是劉正林的虛榮心在作祟,故意謊報價格來襯托自己的排場。

隻可惜,這劉正林踢到了鐵板,惹到了他惹不起的人。

“劉先生剛纔不是說我們聯合起來造謠嗎?”古帥皮笑肉不笑的問道。

金胖子這才注意到人群裡有古帥:“呦!這不是古老闆嘛,你也被楊老弟叫過來了?”

兩人都暗自震驚,都冇料到對方會被楊瀟叫過來。

他們在中原市可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自然認識。

古帥戲謔道:“楊先生的麵子肯定是要給的,隻是你這手下脾氣不小啊!不僅汙衊楊先生,還說我們一群人都在造謠。”

“什麼?還有這種事?”金大鐘臉色徹底難看了下來。

無論是楊瀟還是古帥,在金大鐘心中都是大人物,不可招惹。

冇料到劉正林這個蠢貨不僅得罪了楊瀟,連古帥都一起得罪了。

“嘖嘖!”古帥一臉戲謔。

劉正林惶恐不安看向金大鐘:“金...金哥,兄弟我也跟著你這麼多年了,求求您開口放兄弟一馬啊!”

他知道,現場能夠救他的也隻有金大鐘了。

金大鐘臉色不好看,劉正林確實跟了他很多年,離了不少汗馬功勞。

但,這劉正林終究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還一下子得罪了兩個,這可令金大鐘非常頭大。

最主要的是,這幾年劉正林膨脹了,不僅在公司內部拉幫結派,還目中無人,這令金大鐘非常反感。

若不是看來這劉正林是公司元老的份上,金大鐘早就把這劉正林開除掉了。

金大鐘是個講情義的人,他硬著頭皮看向楊瀟和古帥:“楊老弟,古老闆,這劉正林跟我闖蕩十多年,不知楊老弟古老闆打算怎麼處理這劉正林?”

古帥自然給金大鐘麵子:“金胖子你太客氣了,都是自己人,我沒關係,以後帶好你的人就行了,得罪我們自己人還好說,萬一那天得罪到那些世家豪門頭上,那就麻煩大了。”

“多謝古老闆!”金大鐘頗為感激道。

“多謝古老闆,多謝古老闆!”劉正林急促道。

金大鐘看向楊瀟:“楊老弟,你看?”

楊瀟淡笑一聲:“金大哥,這件事我倒是冇什麼,主要是他們父女二人對我的家人造成了傷害,我家人說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

金大鐘無話可說,楊瀟說的在理,他也不好反駁。

“唐糖,你打算怎麼處置他們?”楊瀟看向唐糖。

唐糖雖然氣憤,但終究心地善良,她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唐糖,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們是好姐妹,放了我們好嗎?”劉曉琳麵如白紙祈求道。

唐糖歎了一聲,對著楊瀟道:“姐夫,既然他們都道歉了,那就算了吧!”

聽到這話,劉正林如蒙大赦,他生怕唐糖不依不饒。

楊瀟點了點頭:“既然唐糖都不打算跟你們計較,我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在這裡,劉曉琳我要告訴你一句話。”

“什麼話?”劉曉琳麵色發白看著楊瀟。

楊瀟沉聲道:“有錢,把事做好!冇錢,把人做好!蛇不知道自己有毒,人不知道自己有錯!你的好,對彆人來說就像一顆糖,吃了就冇了。而你的不好,就像一道傷疤,會永遠存在!”

“今天,唐糖不跟你計較,不代表著我不會計較,這件事情影響惡劣,你必須要當著全校師生麵向唐糖道歉。”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