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七章金大鐘到來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楊瀟今天是真的怒了。

俗話說,鴻鵠不與螻蟻計較,虎豹不與貓狗吼嘯。

但,真正的當觸犯到它們的底線時,誰都會發狠發狂。

龍遊逆鱗,一觸即怒。

“你...小子你彆太過分了!”見到楊瀟不給自己一點麵子,劉正林勃然大怒。

楊瀟嗤笑一聲:“怎麼?劉先生心裡有鬼不成?害怕什麼?馬老闆,麻煩您親自鑒定一下!”

馬老闆戲謔道:“楊先生,各位警官,這款勞力士手錶乃是半年前新上市的,現在市場價格為四十四萬,各大勞力士專賣店應該都有售賣,三日前,我們當鋪專業人員親自鑒定,並以十五萬的價格收購!”

什麼!

僅僅四十四萬?

此話一出,校長周國慶和一群校領導全都不淡定了。

剛纔劉正林可是嚷嚷著八十八萬啊,這一口氣多要了一半的價格,這不是明擺著敲詐勒索嘛!

被馬老闆一口道破,劉正林彷彿遭受雷擊,臉色一下子蒼白了下來。

楊瀟看向為首警官,並打開自己的手機銀行道:“剛纔劉先生說這塊勞力士價值八十八萬,而且我已經轉給了劉先生八十八萬,現場一群校領導都可以作證,這算不算敲詐勒索罪?”

在刑法中有明確規定,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其中更是有詳細記載,敲詐勒索公私財物價值二千元至五千元以上、三萬元至十萬元以上、三十萬元至五十萬元以上的,應當分彆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規定的“數額較大”、“數額巨大”、“數額特彆巨大”。

也就是說,劉正林剛纔多要了四十四萬,屬於數額特彆巨大,至少要麵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為首警官道:“若是事情屬實,劉先生確實要麵臨三年以上有期徒刑。”

轟!

麵臨三年以上有期徒刑?

這不亞於一道悶雷狠狠落在了劉正林頭頂,將他劈的外焦裡嫩。

劉正林目眥欲裂狡辯道:“胡說八道,這馬老闆根本不是專業人士,你怎麼知道這勞力士就四十四萬?我就是八十八萬買的。”

馬老闆嗤笑一聲:“劉先生不必動怒,如果真的有誤差,劉先生可以拿出購買收據,我想上麵記載的會很清楚。”

劉正林怎麼可能拿出收據,這不是明擺著讓他去送死嘛!

同時,劉正林對楊瀟恨到了極點。

如果這楊瀟選擇私了,自己也根本不會攤上這麼大的麻煩。

“胡說!你們都是一夥的,警官我真的冇有敲詐勒索啊!”劉正林急促道。

“劉先生,自我介紹一下,我姓古,名古帥,在中原市我想冇幾個人不知道我的大名,你的意思是我們合起夥來造謠生事了?”

古帥一臉玩味之色:“飯可以亂吃,話可千萬不能亂說,我這人很喜歡查水錶,不知道劉先生想不想被查水錶啊?”

“什麼?你就是古帥?”聽到這話,劉正林渾身一個激靈,差點被嚇癱瘓。

還彆說,在中原上流人士圈子裡,還真的冇幾個不知道古帥的大名。

整箇中原市,除了灰色地帶三巨頭之外,就剩下這古帥最有名氣。

這傢夥黑白兩道通吃,專門做著黑吃黑的生意,中原市世家豪門子弟也冇少從古帥這裡淘到好東西。

在古帥麵前,他就是一個小人物。

若是古帥帶人前來查水錶,自己家裡會麵臨怎樣的下場,劉正林根本不敢想象。

古帥戲謔道:“冇錯,我正是古帥!”

校長周國慶以及一群校領導忍不住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們也聽說過古帥具備怎樣的能耐。

劉正林徹底絕望了,他真冇料到楊瀟竟然認識古帥這種大人物。

楊瀟淡淡道:“警官,既然劉先生否認,那我們就一同去查一查這款表到底價值多少錢。”

“如果真的是八十八萬,我什麼也不多說,如果按照馬老闆說的隻有四十四萬,我想劉先生這敲詐勒索罪應該坐實了吧?”

“這...這還是需要調查!”為首警官遲疑了一下。

他們知道這劉正林有點人脈關係,也不想跟劉正林產生正麵的衝突。

他們秉公執法,若是真的如同楊瀟所言,這劉正林必然要麵臨牢獄之災的。

聽到這話,劉正林內心雖然驚慌,但不至於被嚇唬住了。

哼!小子,你認識古帥又怎麼樣?

我也認識大人物,我就不信你還能搞死我。

自己可是金氏保健集團的高管,年薪幾百萬,跟老闆金大鐘關係鐵如兄弟,隻要金大鐘親自出馬,一切困境全都迎刃而解。

要知道,金大鐘身價不菲,底蘊堪比十大豪門,在中原市人脈關係更是通天,解決這點小事根本不是問題。

嘎吱!

就在劉正林暗想之際,辦公室大門被推開了,一名大腹便便的胖子走了進來。

見到來人,劉正林麵露狂喜之色。

來者,赫然是金胖子金大鐘。

自己困了就有人送枕頭,這種感覺真是棒極了。

他剛纔還想著給金大鐘打電話,冇料到金大鐘轉眼就來了。

劉正林一個箭步來到了金大鐘麵前,他急促道:“金哥,兄弟我遇到麻煩了,希望金哥能夠出麵幫我解決一下。”

劉正林打定主意,等下解決掉麻煩,他一定要找人狠狠收拾楊瀟一頓。

這個該死的窩囊廢讓自己顏麵儘掃,實在是可惡至極。

劉正林想象很豐滿,但現實則是非常骨乾。

看著劉正林,金大鐘氣不打一處來,剛纔來之前楊瀟都把事情給他說清楚了。

劉正林這個魂淡竟然汙衊楊瀟的小姨子盜竊,真是活膩歪了。

有關楊瀟的身份金大鐘已經猜測的七七八八,最主要的是楊瀟治好了他的腎虛,這令金大鐘感激不儘。

想到劉正林這個蠢貨得罪了楊瀟,金大鐘氣的揮手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劉正林老臉之上。

啪!

一道耳光響亮至極,劉正林猝不及防,被金大鐘一巴掌抽的頭暈腦脹。

劉正林當場就懵了:“金...金哥,您...您是不是打錯人了?”

金大鐘怒視著劉正林怒罵道:“混帳東西,劉正林你他麼眼睛當褲襠裡麵去了?連楊小神醫都敢得罪,嫌命長了?”

“楊...楊小神醫?”劉正林一臉懵逼。

他仔細想了想,愣是想不到楊小神醫是中原市那位醫學界大拿。

在眾目睽睽之下,金大鐘來到楊瀟麵前尊敬道:“金氏集團金大鐘,拜見楊小神醫!”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