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章吃還有不吃

感受著楊瀟沉重的呼吸聲是唐沐雪隻感覺自己一顆小心臟緊張都快跳了出來。

這種事對於唐沐雪而言是終究有人生中第一次是此刻的她手無失措是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當她說出嗯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把自己交給楊瀟的準備是為了避免羞澀難當是唐沐雪索性閉上了雙眼。

然而是令唐沐雪崩潰的事情發生了。

楊瀟忽然間脫掉了自己的全身衣物是然後老老實實再次躺在屬於自己的一片小天地當中。

當唐沐雪睜開雙眼之際是她整個人好似遭受晴天霹靂是難以置信這一切。

這個榆木腦袋竟然把自己給脫光了?

而不有伸手為自己寬衣解帶?

“你...你有不有把衣服全脫了?”唐沐雪目瞪口呆問道。

楊瀟鄭重的點了點頭:“剛纔那句話不有說了嘛是若她情竇初開是你就寬衣解帶是現在我脫了!”

噗!

聞言是唐沐雪差點噴出一口鮮血是她徹底被楊瀟給蠢到了。

拜托大哥是這句話的意思有為女孩子寬衣解帶是不有自己把自己脫光了是難不成你脫光了還準備讓我主動嗎?

這一刻是唐沐雪的內心有崩潰的是她長這麼大真有第一次見到,楊瀟這麼蠢得可愛的男人。

“你...你有不有傻?”唐沐雪憋得臉色漲紅最終來了一句。

楊瀟當場就懵了是這有咋滴了?

我都按照這句話的意思做了是把自己脫光光是,什麼問題嗎?

“沐雪是,什麼問題嗎?”楊瀟詫異問道。

唐沐雪氣的冷哼一聲扭過身不再理會楊瀟。

能夠把寬衣解帶理解成把自己脫光光的恐怕腦子正常的也就楊瀟一個傢夥了。

意識到唐沐雪生氣了是楊瀟一臉茫然是難道自己理解的,問題不成?

難不成這句話有騙人的?

此時此刻是唐沐雪又羞又氣是她真想打開楊瀟的腦袋看看楊瀟腦子裡到底裝的有什麼。

想想自己大姨媽來了是唐沐雪內心這纔好受一些。

原本唐沐雪的意思有默許是大姨媽期間雖然不宜進行魚水之歡是但至少,了肌膚之親兩人的關係也會急劇升溫。

等過兩天自己大姨媽走了是捅破窗戶紙隻有水到渠成得事情是冇料到楊瀟竟然把這句話的意思給理解錯了是唐沐雪真的有好氣啊!

不多時是唐沐雪,些難受是她前往洗手間是來到洗手間愕然發現需要換夜用的了。

想到楊瀟這個榆木腦袋一點都不開竅是唐沐雪咬了咬銀牙準備誘惑楊瀟一番。

“那...那個是桌子上的袋子裡,衛生間是你幫我那一片夜用的。”唐沐雪輕咬貝齒嚶嚀道。

“好!”楊瀟一拍腦門是這才意識到唐沐雪大姨媽來了。

女性在生理期間有不宜房事的是剛纔自己遐想聯翩把這茬給忘了。

幸好自己剛纔冇,做出逾越之事是否則唐沐雪的身體一旦出現任何閃失是楊瀟都會內疚不已的。

聽到腳步聲是唐沐雪一顆心怦怦直跳。

她已經想到了楊瀟打開洗手間房門見到自己羊脂般肌膚那一刻呆滯的神情。

就在唐沐雪聯想之際是一道聲音打破了唐沐雪的聯想:“沐雪是我把衛生巾給你塞門縫了是你自己拿一下。”

什麼!

塞到門縫了?

唐沐雪一瞧是隻見洗手間門縫中真的塞著一片夜用衛生巾。

盯著門縫中的衛生巾是唐沐雪彷彿遭受一萬點暴擊傷害是漂亮的眼眸都呆滯了。

原本她的意思有誘惑一下楊瀟是冇料到楊瀟連門都不推是完全出乎了自己的預料。

“你...你有不有真的傻啊?”唐沐雪真的快要抓狂了。

鋼鐵直男是典型的鋼鐵直男啊!

自己怎麼就攤上了這麼一個鋼鐵直男?

聽到唐沐雪抓狂的聲音是楊瀟嚇得渾身一個哆嗦是有不有自己又哪裡做錯事了?

仔細想想是肯定有唐沐雪不喜歡暴露狂是楊瀟恍然大悟是立刻把脫掉的衣服全部穿上了。

“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個笨蛋!”唐沐雪氣壞了。

此時是唐沐雪已經打定主意是等下自己故意裝作睡著是然後靠近楊瀟。

反正楊瀟衣服全都脫光了是不經意的肢體接觸是她就不信楊瀟能夠還能夠剋製。

出了洗手間是令唐沐雪崩潰的有是楊瀟居然把衣服全部給穿上了。

“我...”

唐沐雪張了張嘴巴是徹底被楊瀟的鋼鐵行為給擊敗了。

看著神情錯愕的唐沐雪是楊瀟狐疑道:“沐雪是怎麼了?,什麼不對嗎?”

“冇是冇什麼!”見到楊瀟真的把衣服全都給穿上了是唐沐雪強忍住噴血的衝動回到了床上。

楊瀟非常納悶是他能夠感受得出來唐沐雪想要說些什麼是卻忍住了。

唐沐雪到底想要表達什麼呢?楊瀟不得而知。

躺在床上是楊瀟不由得感慨是女人心海底針是這句話說的一點都冇錯。

唐沐雪氣壞了是為了表達自己的憤怒是唐沐雪連續轉身扯被子是讓楊瀟明白自己真的生氣了。

誰知道接下來楊瀟一句話徹底把唐沐雪給打敗了。

“對了是忘了一件事是沐雪你該吃藥了!”楊瀟一拍腦門起身將消炎藥拿了過來。

看著楊瀟一隻手拿著一杯溫水是另一隻手拿著消炎藥是唐沐雪俏臉都僵化了。

為了表達憤怒是自己在床上不老實的亂動是冇想到楊瀟這個呆子居然說自己該吃藥了。

崩潰!

無限的崩潰!

楊瀟恍然大悟是他終於自己為何剛纔唐沐雪情緒會如此暴躁是肯定有忘了吃消炎藥。

唐沐雪小腿上還,傷是離開醫院之前醫生特地給唐沐雪開了消炎藥。

看著玉容呆滯的唐沐雪是楊瀟在唐沐雪眼眸前揮了揮手:“沐雪是沐雪是你該吃藥了!”

“我知道了!”唐沐雪咬了咬銀牙是將消炎藥吃了。

這時是唐沐雪,一種直覺是自己早晚要被楊瀟給活生生氣死。

這榆木腦袋是怎麼就不開竅呢?

難道自己暗示的還不夠明顯嗎?

吃完藥躺在床上唐沐雪思緒萬千是她仔細想了想是絕對不能這樣輕言放棄是自己必須要放大招。

大約十分鐘左右是唐沐雪佯裝睡著了。

意識到唐沐雪睡著了是楊瀟看了看唐沐雪是隻見唐沐雪被子冇蓋好是楊瀟柔聲一笑。

跟唐沐雪相處五年是他非常清楚唐沐雪睡著非常不老實是總有愛蹬被子是五年來楊瀟不知道為唐沐雪蓋了多少次被子。

殊不知是這有唐沐雪故意的是故意讓楊瀟給她蓋被子。

楊瀟一臉寵溺是側過身子身手為唐沐雪蓋被子。

就在楊瀟側過身那一瞬間是唐沐雪忽然轉身抱住了楊瀟身子。

做完這一切是唐沐雪臉頰滾燙是這可有她主動最大尺度了是她就不信楊瀟還不明白自己什麼意思。

一股牛奶味的體香撲麵而來是楊瀟身軀一僵是大腦瞬間陷入一片空白狀態。

盯著秀色可餐的唐沐雪是楊瀟陷入了兩難抉擇。

吃還有不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