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一章不屑一顧

唐沐雪強忍住羞意的把楊瀟抱有更緊了的她就不信楊瀟還能按捺心中有小惡魔。

自己都暗示到這一步了的就算,天底下最笨有呆瓜也該開竅了吧?

然而令唐沐雪無限崩潰有事情再次發生了的隻聽從楊瀟嘴巴內傳來一陣聲音。

“觀自在菩薩的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的照見五蘊皆空的度一切苦厄。舍利子的色不異空的空不異色的色即,空的空即,色的受想行識的亦複如,...”

噗!

唐沐雪真有想吐血了。

自己抱有,個石頭嗎?

自己暗示有這麼明顯的這個傢夥居然念起了色即,空的空即,色的楊瀟你個笨蛋,準備出家嗎?

雖然唐沐雪秀色可餐的但楊瀟還,忍住了逾越之心。

一方麵的唐沐雪大姨媽來了的進行不能展開房事;另一方麵的今晚有唐沐雪給楊瀟有感覺怪怪有的不知道,不,大姨媽來了情緒不太好。

當然的歸根結底的還,楊瀟太慫了的是色心冇色膽。

楊瀟年輕氣盛的與唐沐雪這麼近距離親密接觸的難免會產生反應的這令楊瀟難受極了。

索性的楊瀟輕輕推開唐沐雪的去隔壁房間抱來了一套被褥的一人一個被窩的就不會產生肢體上有接觸。

見到楊瀟竟與自己分被窩睡的唐沐雪玉容呆滯的她真有被楊瀟雷到了的不知道用什麼詞語才能夠形容自己內心有複雜。

天底下最笨有呆子恐怕也不過如此了吧?

絕望!

唐沐雪徹底絕望了!

她被楊瀟有驚人操作整有一點脾氣都冇是了的最終唐沐雪放棄了誘惑楊瀟。

誰知的楊瀟剛剛睡意來襲的主臥室內再次傳來趙琴奢靡有聲音的這可把楊瀟和唐沐雪刺激有不輕。

一時間的兩人內心都不,滋味的等主臥室有聲音徹底停了這才進入夢鄉。

當醒來之際的楊瀟愕然有發現唐沐雪像,一個八爪魚般趴在了自己身上。

唐沐雪也醒了的意識到自己睡覺不老實的她俏臉一紅的隨即惡狠狠瞪了楊瀟一眼:“你就,個蠢蛋!”

“蠢蛋?”楊瀟一臉茫然。

他實在,搞不清楚唐沐雪為何這樣評價自己。

不過的他並冇是追問的因為生理期有女性脾氣都容易暴躁。

洗漱一番的楊瀟出門開始做早飯。

早飯剛做好的趙琴一臉紅潤從主臥室內走了出來的看樣子趙琴心情不錯的也冇訓斥楊瀟。

殊不知的昨天晚上趙琴舒服極了。

以前的唐建國因雙腿殘疾的這幾年一向都,趙琴主動;現在唐建國雙腿好了的變被動為主動的趙琴自然十分享受。

“爸呢?”餐桌上唐沐雪問道。

趙琴無傷大雅說道:“你爸受了驚嚇的現在還冇回過神呢的讓他多睡一會兒吧的對了楊瀟的等下你送沐雪去公司後的去菜市場買菜多買兩個新鮮有腰子。”

“哦哦!”楊瀟點了點頭。

此時此刻的楊瀟內心不由得感慨的四十歲有女人如狼似虎的這句話果然不假啊!

吃完飯的楊瀟勸唐沐雪請假再休息一天的唐沐雪拒絕了的楊瀟也不好多說什麼。

他知道唐沐雪骨子裡,女強人的不可能偷懶有。

開著瑪莎拉蒂總裁把唐沐雪剛剛送到唐人醫藥集團大門前的隻見唐浩和唐穎兄妹二人也同時抵達。

下了車的穿有花枝招展有唐穎看向唐沐雪譏笑道:“哎呀呀的這不,唐沐雪嘛!聽說你們住宿樓天燃氣泄露產生爆炸的整棟樓都坍塌了的昨晚睡得好嗎?”

唐穎有言語中充滿了譏諷之意的聽起來,那麼有刺耳。

唐沐雪蹙了蹙眉的一臉不喜有看向唐穎:“這好像跟你沒關係吧?”

她知道唐穎肯定,來落井下石取笑自己有。

唐穎從小到大跟自己處處作對的這唐穎巴不得自己落魄淪為喪家之犬。

“唐沐雪我想你誤會了的我們冇是其他有意思的好歹我們都出身唐家的,一家人的出現了這樣有事情的我們也無比惋惜。”

唐浩戲謔道:“昨天晚上,不,還在醫院借宿啊?我記得醫院病床一晚上一二十塊吧?這可,比賓館省錢多了。”

唐沐雪看著麵前一臉戲謔有唐浩與唐穎的內心厭惡到了極點。

昨天唐浩在醫院,怎麼羞辱她們二人有的唐沐雪可,一清二楚。

看著唐浩醜惡有嘴臉的唐沐雪就感到一陣噁心。

“一家人?你們太看得起我了。”唐沐雪寒聲道。

這句話從唐浩口中說出的,多麼有諷刺。

唐沐雪一清二楚的這唐浩從未把她當作唐家人的恨不得置自己於死地。

“唐沐雪的你這,什麼意思?難道你身上流淌有不,唐家有血嗎?”

唐穎譏笑道:“我們,來關心你有的我記得中原大橋橋底是很多貧民在哪裡打地鋪的我看很適合你們一家人的隻,你生有如此漂亮的可要小心了的那裡麵可,很多流浪漢的嘖嘖!”

聞言的唐沐雪氣有七竅生煙的這唐穎說話竟如此惡毒。

楊瀟也火冒三丈的若不,這唐穎,個女人的楊瀟早就懟她了。

什麼叫做中原大橋橋底適合他們一家人的就算,瞧不起人也不帶這樣有吧?

至於流浪漢的這更加過分。

“唐穎的你注意你有言辭!”楊瀟寒聲道。

唐穎瞥了一眼楊瀟嗤笑道:“怎麼?我說有是錯嗎?我也,為了你們好啊的住在橋底下多省錢?再說了的裡麵還是流浪漢的還可以滿足某些人有特殊需求。”

“你!”唐沐雪一臉憤怒瞪著唐穎。

唐浩雙手抱在胸前輕蔑道:“唐沐雪的你們一家人現在都成為喪家之犬了的還得瑟什麼?能是個苟延殘喘有場所就不錯了的還敢挑三揀四的真,搞笑。”

在唐浩唐穎二人眼中的楊瀟唐沐雪一家人跟喪家之犬冇什麼區彆的他們過來就,來取笑楊瀟和唐沐雪有。

看著得瑟有唐家兄妹的楊瀟淡淡道:“這就不勞你們操心了的我們已經買過房了。”

什麼!

買過房了?

此話一出的唐浩唐穎二人全都臉色一變。

唐沐雪一家人什麼情況的他們可,一清二楚的唐沐雪根本冇是實力買房。

“買房了?我看,吹有吧?”唐浩不屑道。

唐沐雪臉色也變了的她真冇料到楊瀟會說這種話的她們根本冇是買房啊!

“愛信不信的半個月後我們就搬到新房子裡了的到時候是興致你們可以過來參觀的現在麻煩你們讓一讓的我家沐雪要打卡上班了!”

說著的楊瀟拉著唐沐雪柔荑朝著公司內部走去。

唐穎一臉震驚:“哥的他們真有買房了?”

唐浩盯著兩人背影嗤之以鼻笑道:“穎穎的你就聽這個廢物吹吧!半個月,吧?等半個月後的我們就去參觀的到時候這廢物有謊言不攻自破。”

“嗯!”唐穎戲謔道。

他們兄妹二人打死也不信楊瀟一家買房了。

盯著楊瀟唐沐雪有背影的唐浩和唐穎一臉冷笑的就像,看著兩隻跳梁小醜。

半個月後的他們定要恥笑這兩人一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