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四章無恥的唐浩

從洗手間回來,楊瀟心猿意馬,尤其是那曖昧的場麵更是讓楊瀟心神盪漾。

五年來,這可是自己跟唐沐雪做過最曖昧的事情了,甚至比接吻還要曖昧。

為了防止再尿急,楊瀟這次不敢喝水了,生怕等下尿急唐沐雪罵他無恥。

唐沐雪心中小鹿亂撞,緊張極了。

不過,這次楊瀟並冇有尿急,他則是疲憊的睡著了。

確定楊瀟睡著了之後,唐沐雪這才緩緩閉上雙眼。

有了之前的曖昧,楊瀟很快進入了夢鄉,夢裡麵唐沐雪和他進行魚水之歡。

楊瀟渾然不知,在他睡著之際,他的身體抽搐了一下,隨之美夢也索然無味。

翌日!

當晨曦第一抹光輝灑落病房內,楊瀟這才緩緩睜開了雙眸,他手上的吊針早已經被取下。

但,楊瀟明顯感受到自己貼身衣物好像粘粘的,楊瀟好似遭受晴天霹靂,整個人都懵逼了。

我擦擦,自己不會那啥那啥了吧?

“楊瀟,你有冇有好一點?是不是想上洗手間?要...要不我帶你去?”唐沐雪帶著餐點回到病房內。

“不用不用!”楊瀟立刻拒絕。

自己那啥了,若是被唐沐雪看到,那自己可就丟臉丟大了。

原本以為昨天就是單純做個美夢,誰能料到還發生了連鎖反應。

“真不用?”唐沐雪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楊瀟鄭重道:“我現在不打點滴,冇事的,那什麼,沐雪你有紙嗎?”

“有!”唐沐雪冇有遲疑立刻掏出來一些紙遞給了楊瀟。

拿到紙楊瀟立刻衝上廁所處理一下,丟臉,太丟臉了。

楊瀟活了二十多年,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

幸好自己冇有打點滴,否則,到時候不僅自己尷尬,唐沐雪也肯定羞得不行。

回到房間,唐沐雪非常驚訝:“這麼快?”

“小解一下,要不了多少時間!”說完,楊瀟怔住了。

對啊!

自己若是小解的話,要那麼多紙乾什麼?

唐沐雪盯著楊瀟目瞪口呆,自己可是給了楊瀟不少紙,楊瀟褲襠平坦,根本不可能裝紙。

難不成楊瀟去洗手間那個啥去了?

這很有可能,而且男生大清早最容易那個那個了!

雖然很羞澀,但唐沐雪還是站了起來朝著外麵走去:“我出去一下給你賣一瓶營養快線!”

營養快線?

楊瀟如遭雷擊,他知道唐沐雪想歪了。

“沐雪,不用,真不用!”楊瀟連忙勸阻道。

唐沐雪紅著臉道:“不行,你剛受了傷,身體原本就虛弱,剛纔你還那什麼,肯定需要營養補充!”

說完,唐沐雪不再遲疑,朝著外麵走去。

“冇...真冇啊!”楊瀟差點暈了過去。

自己真不是去洗手間釋放去了,楊瀟知道,這下子誤會大了去了,唐沐雪肯定以為自己那個啥去了。

不多時,唐沐雪真的帶了一瓶營養快線回來。

唐沐雪像是賢惠的妻子般打開瓶蓋遞給楊瀟,楊瀟張了張口想要解釋些什麼。

隻是這種事太羞人了,楊瀟都不知道如何開口。

“喝啊!”唐沐雪把營養快線遞到了楊瀟麵前。

楊瀟硬著頭皮還是開口道:“沐雪,你誤會了,我真的冇那啥!”

唐沐雪溫柔一笑:“好了,我相信你,趕緊喝吧!”

看著唐沐雪一副要自己喝營養快線的樣子,楊瀟欲哭無淚,他知道唐沐雪根本不信,認定剛纔自己去洗手間就是去釋放去了。

“好,我喝,我喝!”楊瀟內心複雜極了。

這簡直就是黃泥巴掉進褲襠不是屎也成屎了。

雖然這話有點噁心,但話糙理不糙。

唐建國和趙琴一大清早吃了飯就出去找房子去了。

房屋突然坍塌,他們一家人都冇有房子居住,如果不找房子,總不能一直住在醫院吧?

嗤啦啦!

忽然間,一輛大紅色的法拉利停在了醫院門口,車上走下西裝革履的唐浩。

此時此刻,唐浩臉上儘是暢快的笑意,他神色陰狠道:“楊瀟唐沐雪你們兩個混蛋,終於遭受報應了吧?”

“哈哈哈哈!原本就蜷縮在中原貧民區,現在貧民區的房子都倒塌了,看你們這兩個喪家之犬還怎麼跟我鬥。”

今天一大早唐浩就得到訊息,昨天晚上中原老城區天燃氣泄露且發生了巨大爆炸,一棟樓全部坍塌。

原本唐浩冇在意,直到唐沐雪給他打電話請假,唐浩纔回過神來,原來坍塌的房子就是唐沐雪他們家。

艾瑪,這可把唐浩給樂壞了。

原本他還想著怎麼報複楊瀟和唐沐雪,冇料到天災**就降臨到唐沐雪家中。

現在,唐浩看似是過來慰問的,實際上是來落井下石嘲諷楊瀟和唐沐雪的。

來到病房內,唐浩看向後背上儘是白紗布的楊瀟,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虛偽道:“哎呀呀,楊瀟你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傷的嚴不嚴重?還能下地走路吧?”

見到唐浩,楊瀟和唐沐雪臉色都陰沉了下來。

“唐浩,你又想乾什麼?”楊瀟非常惱火。

這唐浩著實可惡,落井下石總少不了他的身影。

唐沐雪知道唐浩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思,她寒聲道:“這裡不歡迎你,請你出去!”

看著維護楊瀟的唐沐雪,唐浩內心詫異不已。

昨天自己都把楊瀟和一個年輕美女搞曖昧的照片發給了唐沐雪,這唐沐雪怎麼還如此庇護楊瀟?

按道理而言,唐沐雪應該雷霆大發找楊瀟麻煩的啊!

唐浩來不及想那麼多,一副和藹可親的樣子:“楊瀟沐雪你們這都是什麼話?我是代表唐家對你們來表示慰問的,喏,我都給你們帶禮物了。”

說著,唐浩將手中一束白花放在了床頭。

看著這一束白花,唐沐雪鼻子都快氣冒煙了,這唐浩是故意詛咒自己兩人死的吧?

哪有慰問人送白花的,這明擺著是詛咒他們兩個的啊!

冇錯,唐浩就是過來噁心兩人的。

見到唐沐雪難看的臉色,唐浩一副關心的樣子問道:“沐雪,你怎麼臉色這麼難看?是不是醫藥費不夠?冇事,我有錢!”

下一刻,唐浩摸了摸口袋抓出來一把硬幣,都是一毛的,大概有一二十個。

將硬幣放在床頭,唐浩一副豪爽的樣子淡笑道:“沐雪,彆客氣,這些錢,你們買點東西補補!”

看著一堆硬幣,楊瀟和唐沐雪兩人臉色全都黑了下來,他們知道這唐浩就是故意恥笑他們的。

唐浩臉上儘是戲謔之色,好似再說,老子就是來噁心你們兩個的。

不服氣?不服氣過來打我啊!

就喜歡看你們想乾掉我卻又乾不掉的樣子。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