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十四章是,老闆

意識到楊瀟又要找茬,趙夢蘭鼻子都快氣冒煙了。

“你個廢物什麼意思?”趙夢蘭怒視著楊瀟。

楊瀟正色道:“我冇有什麼意思,我隻是想糾正一下錯誤,壽司根本不是日式文化,而是中華文化!”

“中華文化?”聽到這話,劉浩然趙夢蘭全都懵了,就連唐沐雪也不明所以。

趙夢蘭看向劉浩然:“浩然,他說的都是真的嗎?”

“一派胡言,壽司明明是日式文化怎麼可能是中華文化?我在國外生活了那麼多年,這點小知識怎會不瞭解?楊瀟,不要拿著你的無知秀智商!”劉浩然寒聲道。

彷彿楊瀟就是在故弄玄虛,壽司就是日式文化。

現場不少人也注意到了楊瀟這話,他們臉上全都充滿了不解,在大眾看來,壽司就是日式文化啊!

唐沐雪臉色難看道:“楊瀟你是不是弄錯了?”

“沐雪,我冇弄錯,我是認真的。”楊瀟鄭重道。

趙夢蘭冷笑道:“是嗎?那你倒是說說看壽司怎麼成了中華文化?”

“小子,你要是今天不說個一二,小心我把你的牙齒給打掉!”劉浩然氣憤不已。

在他看來,這楊瀟就是故意跟他對著乾的,被一個廢物針對,彆提劉浩然內心有多惱火。

在一群人注視下,楊瀟淡笑一聲:“在公元200年即後漢年代,我國就已開始流傳“壽司”這種食不同製作方法壽司品。”

“實際上,後漢時期就已經出現了,起初隻是用鹽醃漬過的鹹魚,隨後衍變和大米一起食用,配菜種類繁多,不斷延伸,在戰火中人們吃法多種多樣,也便是壽司的前身。”

聽到這話,現場眾人若有所思。

不錯,中華文化有著幾千年的曆史從未中斷,楊瀟說的值得考究。

劉浩然與趙夢蘭傻眼了,他們二人都冇料到楊瀟居然還真的能扯出一二。

“還有呢?”唐沐雪好奇道。

楊瀟緩緩道:“在《說文解字》中有這樣一段話,“鮨,藏魚也。南方謂之魚今,北方謂之鯗。”鮓是鯗的異體字。日語中“壽司”、“鮨”、“鮓”也都是一個意思,並且發音相同。到明朝,幾乎消失在文獻中。”

“而且兩國交往有1500年的曆史。並且我國向日式文化輸出最盛的唐朝,也是國人吃“鮓”最多的時期,這個時期東瀛學習中華文化,將這種吃法帶走。”

“真是長見識了!”現場不少食客全都茅舍頓開。

劉浩然冷笑道:“真是這樣嗎?”

“不是嗎?既然你在國外留學就應該知道,東漢末年,壽司已在我國境內流傳,至公元700年即奈良年代壽司開始傳入!”楊瀟看向劉浩然。

劉浩然臉上像是佈滿了陰霾,他隻感覺自己在楊瀟麵前優越感瞬間全無。

他不甘心道:“我纔不信你的謊言,你就胡編亂造吧!”

“還不信?再舉個例子,唐宋之前我國普遍分餐製,蒙元時期才變為眾人合餐,而如今東瀛仍采用分餐製,這下你應該無話可說了吧?”楊瀟玩味道。

“我...我...”劉浩然徹底啞口無言。

他確實在國外留學許久,但他是個混子,出國就是為了鍍金,哪裡詳細瞭解過真正的壽司文化。

緊接著,一名中年拿著手機震驚道:“這位先生說的冇錯,我手機已經百度出來了,這些我國曆史上都有詳細記載,受教了,真是受教了!”

“這位小先生真是學富五車,又讓我等學習了一個新知識,原來壽司是中華文化,哈哈哈!”又是一人大笑道。

霎時間,大廳內用餐的不少人看向楊瀟都投去了敬佩的眼神,能夠知道這些冷門曆史的還真不多。

劉浩然麵如豬肝色,他怎麼都冇料到會在一個廢物麵前丟了臉。

趙夢蘭氣的嬌軀發顫,楊瀟居然知道這麼多知識完全是她想不到的。

尤其是讓她男朋友劉浩然丟臉,這是趙夢蘭怎麼都不想看到的。

唐沐雪美眸閃爍,她隻感覺眼前的楊瀟忽然變得十分神秘,以前她真的不知道楊瀟對曆史竟然這麼瞭解。

難不成這五年來楊瀟不去跑業務看一些奇怪的東西是在研究我國曆史嗎?

若是這樣,那楊瀟瞭解這一切也就可以合理解釋了。

趙夢蘭氣的不行,她拿起一塊壽司塞入口中咀嚼,然後冷眼盯著楊瀟道:“縱使你知道這些又能做什麼?依舊還不是一個吃軟飯的廢物,這五年來若不是沐雪,你早就餓死街頭了!”

“男人做到這份上,要是我,我早就羞得鑽地縫裡麵去了!”被楊瀟搶了風頭,劉浩然挖苦道。

楊瀟倒是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彆人是如何看他楊瀟根本不在意,他現在隻在乎唐沐雪怎麼看他。

隻要唐沐雪這個善良溫柔的女人能夠接納他,楊瀟便擁有了全世界。

緊接著,美味佳肴連續上來,楊瀟不再多說,悶著頭就是吃飯。

因為剛纔被楊瀟搶了風頭,劉浩然與趙夢蘭像是吃了死蒼蠅一般好心情全都被破壞了,哪裡還有胃口。

“不愧是專業吃軟飯的,就知道吃,飯桶一個!”趙夢蘭埋汰道。

唐沐雪平時晚上就喝一碗楊瀟給她做的粥,所以飯量也很小。

楊瀟全當冇聽到,風捲殘雲,將所有剩下餐點全部吃掉,然後打了一個飽嗝。

見到楊瀟居然把所有餐點全吃了,劉浩然內心對楊瀟更加鄙夷,他看向兩女:“夢蘭沐雪,都吃好了?”

“好了!”唐沐雪應道。

趙夢蘭根本冇有胃口,她內心儘是惡寒。

劉浩然起身道:“既然都吃好了,那我就結賬了!Waiter,結賬!”

為了彰顯逼格,劉浩然叫服務員還得意吆喝了一聲英文。

“先生,您一共消費了十一萬八千三!”侍者上前尊敬道。

聽到這個數字,劉浩然不由得有些肉痛,雖說他年薪百萬,但為了博美人一笑,卻花掉了他十分之一的年薪。

趙夢蘭趁機嘲諷道:“聽到了嗎?一頓飯花了近十二萬,足夠你奮鬥好幾年了!”

“是嗎?”盯著趙夢蘭,楊瀟徹底火冒三丈。

下一刻,楊瀟打了一個響指:“這頓飯我請,免單!”

“是,老闆!”一旁的服務員恭敬應道。

老...老闆?

此話一出,劉浩然和趙夢蘭齊齊身軀一僵,猶如當頭棒喝。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