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五章登門踢館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五年來,楊瀟與她相濡以沫,楊瀟主內,自己主外。

此刻,唐浩突然拿著楊瀟和彆的女生曖昧的照片,給唐沐雪視覺與心靈帶來了雙重衝擊。

想想唐浩剛剛吃癟,唐沐雪暗自猜測這多半就是唐浩對自己展開報複,欲將破壞自己和楊瀟的感情。

“p圖好玩嗎?”唐沐雪怒視著唐浩。

她和楊瀟彼此在乎著對方,深愛著對方,隻是他們心照不宣罷了,五年相處,他們的感情就算用情比金堅來形容也不為過。

唐浩像是看著智障般看著唐沐雪:“唐沐雪,你就不要自欺自人了,你好歹也是唐人高管,精通計算機技術,這圖是不是p的你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盯著唐浩嗤笑不已的樣子,唐沐雪蹙了蹙眉,她仔細打量著照片,完全找不出一絲p的痕跡!

為了證明自己冇有說謊,唐浩特地拿起手機翻出照片拍攝日期。

“看到了吧?這就是剛纔拍攝的,你若是不信完全可以去監控室調取監控,你們夫妻二人還真是有意思,你綠我,我綠你,你們這是在互相傷害嗎?”

看著拍攝時間,這根本就無法造假了,唐浩還敢讓自己去調取監控,難不成這一切都是真的?

“哼!我是不會相信你的鬼話,唐浩,想要破壞我和楊瀟的感情,你最好死了這條心吧,誰都可以不相信他,唯獨我不可以不相信他!”唐沐雪語氣中充滿堅決。

她相信楊瀟的人品,她相信自己的直覺,她相信楊瀟不是沾花惹草的人。

“呃!”聽到這話,唐浩臉色一僵,他原本想要藉助這次機會狠狠羞辱唐沐雪一把,冇想到唐沐雪根本不信,這令唐浩像是遭受了一萬點暴擊傷害,渾身難受。

唐沐雪寒聲道:“若是唐總冇其他的事情,請你離開,我要工作了!”

唐沐雪對唐浩極度反感,她不想聽到任何不好的訊息,直接對唐浩下了逐客令。

唐浩臉色一僵,隨即他輕蔑冷笑:“唐沐雪,自欺欺人是吧?行!我把照片發給你,是真是假你自己去監控室調取一下監控便知。”

說完,唐浩把拍攝照片發給了唐沐雪,一臉冷笑退出了辦公室。

如今,唐浩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他認定唐沐雪就是故作鎮定,看似麵色平靜,實際內心比誰都煎熬。

唐浩的猜測一點都不錯,此刻的唐沐雪就像是被打翻了醋罈子,一股五味雜陳的情緒湧上心頭。

想想這幾天楊瀟的變化,真是把她給嚇到了。

楊瀟做的每一件事都難以估量,至少是她唐沐雪無法完成的。

無論是拿下東海李家單子、送自己近兩百萬的瑪莎拉蒂、認識宮家家主、金大鐘送價值兩千多萬的豪車等等都足矣彰顯楊瀟的變化巨大,這巨大的變化甚至給她帶來一絲陌生的危機感。

好像與自己親密無間的玩具即將離自己而去。

而且,楊瀟更是爆紅網絡的吹簫小王子,肯定吸引著無數青春靚麗的花季少女。

有錢、有人脈關係、才華橫溢,唐沐雪隻感覺這根本不是自己當初認識的楊瀟。

最主要的是,楊瀟做的每一件事都不讓自己透露出去,這到底是為什麼?唐沐雪百思不得其解!

一時間,唐沐雪思緒萬千。

她忍不住打開手機看看唐浩給自己發來的照片,仔細大量照片上的女孩。

女孩很美,漂亮的不像話,身材曼妙,渾身上下散發著青春魅力。

換位思考,唐沐雪隻感覺若是自己是一個男生恐怕是很難抗拒這份誘惑。

唐沐雪輕咬貝齒紅著眼眶喃喃自語道:“難不成你喜歡小蘿莉,嫌我人老珠黃是吧?”

想到之前在家自己連番對楊瀟進行暗示,而楊瀟則是像一個榆木腦袋渾然不覺,唐沐雪不由得多想了。

是的,自己因為加班工作,再加上不怎麼用化妝品,容顏早已比不上巔峰時期,所以你就出去找年輕漂亮的對嗎?

不過,唐沐雪再想想楊瀟在同學聚會上為自己明燈三千花開滿城,唐沐雪深吸了一口氣,平複自己的心情。

“不可能!我相信楊瀟不是這種人!”唐沐雪暗暗告誡自己。

隻可惜,女人終究是一種敏銳的動物,看著照片中年輕貌美的宮靈兒,她精神一陣恍惚。

與此同時,楊瀟跟著宮老太爺抵達了白元傑的分店棋館。

剛剛下車,楊瀟就看到一家裝修古樸的門店,門框追上門寫著四個大字“聚賢棋閣”。

這四個字蒼勁有力,令人眼前一亮,一看這就是白元傑聘請字畫高人所纂刻。

同時,楊瀟也暗自驚訝,這個棋館的名字起的非常精妙。

在古代有個不成文的規定,下棋頗有造詣的人都被稱為賢者。

古代那些奇人異士,大部分在棋道方麵都有著極高造詣,這些人都被稱為大賢者。

聚賢棋閣名字簡單而又儒雅,再加上白元傑棋聖的身份,肯定會吸引不少人前來的。

殊不知,白元傑白老乃是一代棋聖,在國內圍棋界赫赫有名,乃是德隆望尊的前輩高人。

剛剛進入棋館,一股淡淡的清香撲麵而來,沁人心脾,棋館內部的佈局古樸,且環境優美。

“宮老頭你可算來了,剪綵就差你們了!”白老白元傑笑吟吟走了上來。

“我等參見宮老!”棋館內一群人紛紛起身恭敬道。

現場之人都知道,宮天齊棋道實力不凡,是一位高人前輩。

畢竟,能夠和白元傑博弈的,棋道自然不會太差,再加上宮天齊來自中原最強世家,自然能夠得到這群人的尊敬。

宮天齊和煦笑了笑:“諸位不必多禮,白老頭,你看我把誰給你帶來了?”

白元傑這才注意到宮天齊身後的楊瀟,見到楊瀟,白元傑爽朗大笑道:“好嘛,楊小友也來了,時間不早了,大家一起剪綵吧!”

“白老,恭喜!”楊瀟由衷祝福道。

在一名主持人的主持下,鞭炮聲雷鼓聲響起,楊瀟跟著宮天齊等人蔘與了剪綵儀式。

白元傑在中原市赫赫有名,前來祝賀的人非常多,棋館門前都擺滿了賀禮花籃。

人潮湧動,整個空氣中都洋溢著喜慶色彩。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名白鬍子老頭精神矍鑠帶著一名神色倨傲的青年走了下來。

白鬍子老頭一臉不屑,一腳踹在了門口正中央棋桌之上,棋桌頓時被掀翻,上麵的瓜子與糖果灑落了一地。

“白元傑給老夫滾出來,還聚賢棋閣,啊呸,臭不要臉!”白鬍子老頭蔑視道。

見到有人突然鬨事,一樓內部不少人勃然變色,他們全都一臉驚愕的看著白鬍子老頭。

楊瀟錯愕不已,這是砸場子來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