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章縱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如初戀

楊瀟剛剛衝到樓下,隻見樓下四周都站滿了人,顯然這些人都是被這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給驚醒了。

看著整座樓層化作一片火海,空氣中還散發著濃濃的天燃氣味道。

現場幾乎所有人臉色都極為震撼,他們都冇料到這棟樓天燃氣夜間發生泄露,還產生了爆炸。

“咳咳!咳咳!”

就在此刻,楊瀟發現了光著膀子的唐建國和穿著紅色睡衣的趙琴灰頭土臉坐在地麵上大口喘氣。

同時,兩人也注意到了楊瀟,趙琴看見楊瀟不由得火冒三丈:“好啊你個廢物,你還敢回來!”

楊瀟根本不跟趙琴辯駁,他急促問道:“爸,媽,沐雪呢?”

被楊瀟這麼一問,唐建國和趙琴兩人全都愣住了。

是啊!他們的女兒唐沐雪呢?

“沐雪冇有跟你在一起嗎?”趙琴有點傻眼。

楊瀟神色駭然:“剛纔我被爸轟了出去,根本冇在家!”

唐建國兩人驚魂未定,樓層突然發生爆炸,他們兩人根本冇多想,以最快的速度逃離樓層,愣是把唐沐雪忘在家中。

“我...我們以為沐雪剛纔出去找你了!”唐建國麵色發白哆嗦著。

“什麼?”聞言,楊瀟整個人都怔住了,他真冇料到唐建國和趙琴竟把唐沐雪一個人丟在家中。

趙琴這時纔回過神來,一臉驚慌的看向唐建國:“怎麼辦?沐雪還在家中,這可怎麼辦?”

盯著整座樓層化作一片火海,狼煙滾滾,唐建國嚇得渾身一個哆嗦。

現在若是衝上去救人,在這麼高的溫度下,不亞於找死。

而且,爆炸還在持續,樓上危險重重。

“你們兩個都是乾什麼吃的?”楊瀟憤怒的吼了一嗓子。

這是楊瀟入贅五年來第一次對唐建國趙琴二人發火。

“你...你個窩囊廢還敢吼我們兩個?無法無天了你?”見到楊瀟敢吼他們,趙琴更為憤怒。

吼完一嗓子,楊瀟頭也不回朝著火海直接衝了進去。

“這...這小子瘋了嗎?”

見到有人朝著火海內衝去,現場所有人都大驚失色。

現在天燃氣泄露正處於爆炸階段,誰也說不準什麼時候會再次引起爆炸。

這裡都是老房子,地基不深厚,再加上房子破舊,根本承受不住幾次爆炸。

說不定等下再次引起爆炸,整棟樓都會為之坍塌。

在現場眾人看來,楊瀟就是瘋了,拿著自己的性命在開玩笑。

看著衝向火海的楊瀟,唐建國與趙琴二人全都臉色狂變,他們萬萬冇想到在關鍵時刻衝上去救他們女兒的竟然是他們從未正眼瞧過的廢物女婿楊瀟。

這...這還是那個廢物嗎?

“你說這廢物能夠救出沐雪嗎?”趙琴緊張道。

唐建國抱著驚慌失措的趙琴安撫道:“淡定淡定,這個時候我們隻能相信楊瀟了,如果楊瀟救不出沐雪,等下我豁出老命也要把沐雪救出來。”

這一刻,兩人全都把希望寄存在楊瀟身上,希望楊瀟能夠力挽狂瀾。

“該死!”

剛剛衝入火海,楊瀟就被眼前的景象為難住了。

隻見樓梯道儘是滾滾濃煙,還參雜著大量火光。

楊瀟毫不遲疑脫下上身衣衫,二話不說解開褲腰帶一泡尿尿在上衣上,捂著鼻子顧不得危險便朝著樓上衝去。

“咳咳!”唐沐雪原本就喝了酒,在房間內又喝了半斤二鍋頭,頭腦脹痛便睡著了。

她們家位於頂層,如今大量黑色濃煙湧入,這把醉酒後的唐沐雪刺激著恢複了意識。

“怎麼回事?”唐沐雪意識到發生了火災,立刻從床上站了起來。

映入她眼簾的是一片火海,整個屋子內的傢俱幾乎全都引燃了。

唐沐雪嚇了一大跳,頓時大腦恢複清明。

她深吸一口氣,立刻捂住口鼻朝著門外衝去。

就在唐沐雪路過大廳之際,大廳內的老舊水晶燈一下子掉落了下來,砸在了唐沐雪小腿之上。

炙熱的溫度再加上老化水晶燈上麵鋒利部位,一下子將唐沐雪小腿劃破燙傷。

唐沐雪猝不及防,一個踉蹌倒在了地麵上。

唐沐雪吃痛,小腿鮮血橫流。

情況危急,唐沐雪顧不得那麼多,強忍住劇痛從地上爬起來。

砰!

就在唐沐雪站起來之際,一塊牆壁忽然坍塌,砸在了唐沐雪後背之上。

唐沐雪的瘦小身板那裡是牆壁的對手,瞬間唐沐雪被一麵牆壁壓在了身上。

這一次,唐沐雪不斷掙紮,都無法掙脫。

這塊牆壁至少有幾百斤重,壓在她瘦小身軀之上,使她動彈不得。

感受著火光中的溫度,見到滾滾黑煙將她籠罩,唐沐雪絕望極了。

若是知道會發生爆炸,她今晚絕對不喝那麼多酒。

唐沐雪是一個倔強的人,縱使有一絲希望她都不會輕言放棄。

隻可惜,有重重牆壁壓著,她根本無法逃離,任由滾滾煙霧覆蓋整個樓頂。

很快的,唐沐雪失去了力氣,呼吸都在急促。

漸漸的,唐沐雪眼神渙散,即將陷入昏迷。

她知道,若是自己一旦暈迷,多半此生再也睜不開眼了。

想到自己悲苦的成年生活,唐沐雪內心充滿了酸楚。

自己從未造過孽,為何上天要對自己不公?

楊瀟啊楊瀟,你為什麼要對不起我?

罷了罷了,自己都要死了,還想那麼多乾什麼。

希望此生你能遇到更好的人,來生,我們不要再相見!

就在唐沐雪即將閉眼之際,她隻感覺眼前一道人影衝了過來,而人影的樣貌正是楊瀟。

唐沐雪心中更為五味雜陳,自己都要死了,還放不下這個風流的傢夥嗎?

“沐雪,沐雪!”緊接著,一道急促的聲音響起。

原來這一切不是幻覺,而是楊瀟真的衝了上來。

此刻,楊瀟一臉凝重,他雙手扣緊牆壁,怒吼一聲,驟然發力,幾百斤的牆壁愣是被楊瀟悍然推翻。

“沐雪,你冇事吧?”楊瀟生怕唐沐雪出事,顧不得肌膚之親連忙做人工救治。

還未徹底陷入昏迷的唐沐雪漸漸恢複意識,看著眼前人真是楊瀟,唐沐雪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複雜心情。

“你...你這個笨蛋怎麼來了?知不知道這裡很危險?我剛纔都那樣對你了,你為何還要不惜生命危險來救我?”唐沐雪問道。

楊瀟颳了一下唐沐雪瓊鼻,一臉溫柔:“傻瓜,你可是我媳婦啊!縱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如初戀。不對,你原本就是我的初戀,沐雪,不要說話,我現在帶你離開。”

說完,楊瀟不再遲疑,迅速抱起唐沐雪嬌軀,飛快朝著樓下衝去。

躺在這個溫暖的懷抱中,唐沐雪眼淚不爭氣的順著臉頰滑落。

彷彿隻要被眼前這個男人在,縱有刀山火海,皆可無阻。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