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踏踏!

付完錢,楊瀟打開車門,抬起腳步朝著外麵走去。

“Fuck!憑什麼你先來?我來,我先來!”

“NONONO!我先來,我先來,這是我率先發現的!”

“一群混賬,誰搶先誰先來,美人,我來了,哈哈哈哈!”

頃刻間,一群如同打了雞血般的大漢齊刷刷朝著宮靈兒性感嬌軀衝去。

他們一個個精神抖擻,彷彿宮靈兒就是他們的戰利品,接下來他們要好好品嚐一下眼前這個戰利品給他們帶來的美妙滋味。

“很好!奈斯!”盯著眼前一幕,宙斯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要的就是讓宮靈兒飽受恥辱,用另類手段將宮靈兒好生折磨。

隨即,宙斯打了一個響指,一名青年緩緩取出攝像機欲將進行現場拍攝。

“不!不!”

看到一群人朝著自己撲來,宮靈兒花容失色大叫了出來。

與此同時,宮靈兒下意識從地麵爬起,欲將逃離。

“美人,你跑不掉的!”一名大漢邪魅一笑,一個箭步朝著宮靈兒後背撲去。

宮靈兒已經被嚇壞了,她的雙腿都在打顫,她還未拔腿逃離,便被這名大漢撲倒在地。

剛被撲倒在地,這名大漢使用蠻力將宮靈兒身軀板正,猶如發狂猛獸朝著宮靈兒身上衣衫撕去。

撕拉——

不出一秒,宮靈兒衣領衣衫便被撕破,露出羊脂般的肌膚與精美鎖骨。

“果然是個極品!”看到宮靈兒雪白鎖骨,這名大漢越發興奮。

“不!不!”

宮靈兒嚇得眼淚簌簌之下,整個人倉皇無比。

“嗯?不對!這是宮靈兒的叫聲,到底發生了什麼?”

剛剛下車,楊瀟便聽到源自宮靈兒悲憤欲絕的大叫聲。

“不妙!”

楊瀟行走世界舞台那麼多年,他抖了抖耳朵就意識到宮靈兒這是遇到侵犯了。

唰——

下一刻,楊瀟毫不遲疑朝著宮靈兒叫聲源頭疾馳而去。

“哇哦!真是個極品美人,夥計們,一起上啊!”

見到宮靈兒美到極致,一群大漢無不眼神綻放精芒,他們艱難吞吐著口水飛快朝著宮靈兒撲來。

“不!不可以!”宮靈兒臉上晶瑩淚水不斷滴落。

隻可惜,不管她怎樣哀嚎,都無法遏製眼前這群大漢內心的獸性。

“哼!就這還敢得罪我宙斯,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不知死活!”宙斯眼神冰冷注視眼前一幕。

在歐洲境內,他宙斯殺人放火無惡不作,這種事情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更不是最殘忍的一次。

之前有一個敵方情報員被抓,宙斯不僅把這名情報員折磨致死,更是找到了這名情報員的未婚妻。

這名情報員未婚妻當時已經懷有身孕,愣是被宙斯這群人用相同的方式虐待。

當有人發現時,這名未婚妻已經出血過多,送到醫院已經無力迴天,與未出生的孩子齊齊離開了人世。

“放開我,放開我!”宮靈兒還在掙紮。

一名大漢按住宮靈兒雙手,他邪笑道:“來自東方的美人,既然無法掙紮,那就躺好好生享受吧!”

“哈哈哈哈哈哈”

緊接著,現場一群大漢全都狂笑了起來。

“是我先把她撲倒的,這東方小美人由我先來!”率先撲倒宮靈兒大漢蕩笑道。

“不!不要!”宮靈兒徹底陷入絕望。

“美人,來,放輕鬆,開心一點,讓哥哥把你好生疼愛!”

這名大漢滿嘴絡腮鬍,恬不知恥猛然朝著宮靈兒性感紅唇上吻去。

滴答!滴答!

看著眼前大漢即將觸碰到自己性感紅唇,宮靈兒很是反胃,但反胃卻被驚悚所覆蓋。

“完了!”盯著越來越近的大漢,宮靈兒絕望的閉上了雙眸。

“哼!”宙斯看到這一幕,他詭異一笑。

似乎宮靈兒徹底成為砧板上的魚肉,註定要淪為一個悲劇,被他拿捏的死死地。

“給我住口!”

然而,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道宛若驚雷般的憤怒咆哮響徹全場。

嗖——

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之際,空中忽然出現一把鋒銳軍刀,鋒銳軍刀化作一道虛影,瞬間劃破了欲將侵犯宮靈兒這名大漢咽喉之上。

噗嗤一聲,這名大漢咽喉被鋒銳軍刀劃破,血液狂噴,濺了宮靈兒一臉。

“什麼人?”

見到自己下屬被軍刀劃破咽喉,老大宙斯怫然作色。

血液飆射而出,令整個空氣中都瀰漫著濃濃刺激血腥味道。

嗅到這股刺鼻味道,一群打算與宮靈兒羞恥的大漢全都渾身一個哆嗦,大腦清新幾分,理智最終戰勝了**。

下一刻,眾人齊齊轉身,他們目光凶戾看向來人。

“楊楊瀟!”

宮靈兒被嚇得小臉發白,她下意識扭頭望去,隻見此刻楊瀟正一臉怒容注視著眼前眾人。

“不好了不好了,老大,漢斯已經死了!”

這時,有人發現被軍刀割喉的大漢漢斯已經死於非命。

“什麼?漢斯死了?”聞言,老大宙斯大吃一驚。

他真冇料到楊瀟居然這般凶悍,這麼遠的距離內竟然投射軍刀能夠將人一刀封喉。

驚世駭俗,這手段實在是太過於驚世駭俗。

最可怕的是,楊瀟站在百米開外,也就是說,楊瀟最起碼是在百米外一刀乾掉了他的下屬漢斯。

身為世界級灰色地帶大佬,宙斯自然聽說過天府之國功夫,他有幸閱讀過海外版的小李飛刀。

在宙斯眼中,楊瀟使用的手段神乎其技,與小李飛刀無異。

“冇錯老大,漢斯已經死了!”一名小弟再次悲憤說道。

在短暫失神後,宙斯暴跳如雷怒視楊瀟:“哪裡冒出來的野種?竟敢多管閒事,殺我下屬,你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嗎?”

“這句話應該由我來問你,光天化日之下,竟敢率人強欺民女,你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嗎?”楊瀟寒聲反斥道。

確定宮靈兒冇有遭受侵害,楊瀟鬆了一口氣。

幸好他速度快,來得及時,如果再晚幾分鐘,恐怕宮靈兒真的要遭遇不測。

“楊瀟!”確定來人真是楊瀟,宮靈兒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眸。

聽到宮靈兒這話,楊瀟咧嘴一笑,他投去一個安慰性的眼神:“靈兒小姑娘彆怕,隻要有我在,一切困境都將迎刃而解!”

“隻要有我在,我一定會讓這群殺千刀的混賬付出慘烈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