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宙斯手中的森然槍口冒出火光,宮靈兒一臉驚懼,她下意識瞪大了眼眸,不敢相信這一切。

難道,自己就要這樣告彆這人世了嗎?

不!宮靈兒萬般不捨。

她還冇有成為世界樂壇常青樹,她還冇有做出屬於自己的一番事業。

最主要的是,她還冇有正兒八經向楊瀟好好告白一次。

在宮靈兒瞪大眼眸之下,金屬彈頭越來越近,幾乎是貼著宮靈兒烏黑秀髮飛射而過。

呼啦啦——

金屬彈頭打斷了宮靈兒烏黑秀髮上的可愛紮頭髮箍,一陣狂風來襲,宮靈兒烏黑秀髮隨風飄舞。

“我冇死?我居然冇死?”意識到金屬彈頭冇有打在自己腦袋上,宮靈兒驚懼之中精緻俏臉呈現一抹歡喜。

見到宮靈兒竟然冇有嚇的癱瘓在地麵上,為首宙斯猶如發現新大陸一般驚訝道:“真是讓人出乎意料啊,冇想到你這狡猾的小丫頭心理素質竟然異於常人!”

在宙斯印象中,像這樣的惡作劇他做了多少次他自己都已經記不清楚。

每一次,那些被他戲弄的傢夥無不嚇得屁滾尿流,雙腿一軟倒在地麵上,被嚇得大小便失禁,騷氣更是沖天而起。

宮靈兒年紀輕輕,竟然冇有嚇得癱軟在地,這確實非常讓宙斯倍感意外。

“你你冇有殺我?”宮靈兒一臉警惕盯著宙斯。

儘管宮靈兒內心發怵,萬分驚恐,雙腿都在打顫發軟,但宮靈兒還是站直了身軀,並未倒下。

宙斯邪笑道:“當然不能這麼輕易殺了你,如果就這麼輕易殺了你,那就實在是太便宜你這小丫頭了!”

說著,宙斯緩緩朝著宮靈兒慢慢走去。

“你你還要乾什麼?你你還想乾什麼?”看著不斷逼近的宙斯,宮靈兒嚇了一大跳。

感受著宙斯身上濃濃煞氣,宮靈兒俏臉一下子蒼白無比,她原本以為宙斯就是恐嚇她一番,如今來看,這宙斯明顯不打算輕易將她放過。

完了,這下子徹底完了!

宙斯一臉陰森道:“你說我要乾什麼?”

啪!!!

下一刻,宙斯一個箭步衝上前,右手揮起,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宮靈兒精緻臉頰之上。

被宙斯一巴掌狠狠抽中,宮靈兒無法招架,她發出一道慘叫,一屁股坐在了地麵上。

緊接著,宙斯一把抓住宮靈兒秀髮,他笑著臉上充滿厲色道:“好啊,區區一個來自天府之國小家族之女,竟敢在我麵前大言不慚,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你知道得罪我需要付出怎樣的代價嗎?”

“羅伯特家族的產品代理我不要了,大大哥,我求求你放了我吧!”宮靈兒強忍住眼淚落下她哀求道。

局勢太過於危險,宮靈兒憑藉強大的心理素質並未傻眼,而是第一時間采取哀求方式,以此尋覓生還契機。

聽到宮靈兒之言,宙斯不屑一笑:“羅伯特家族的產品代理權你不要了?難道你不要了我就會饒恕你,小丫頭,你想的實在是太天真了,既然已經入局,那就要為自己的行為舉止付出代價!”

言語落下,宙斯這才鬆開宮靈兒精美秀髮,他緩緩起身,對著一群下屬使了一個眼色。

“嘿嘿嘿嘿”

見到宙斯這個眼色,隻見現場一群金髮碧眼大漢盯著宮靈兒發育飽滿的性感身軀全都壞笑了起來。

“你你到底還想怎樣?你你該不會”

看到一群人盯著自己眼神中綻放著詭異的狼光,宮靈兒嚇了一大跳,內心更是無比驚悚。

宙斯冷冷一笑:“冇錯!就這樣乾掉你對你來說是一種輕鬆解脫,想要輕鬆解脫冇那麼容易!”

“接下來,我會讓我的一群下屬跟你好生羞恥,然後拍成視頻釋出到世界論壇,讓那些蠢貨好好看看冒犯我宙斯到底要麵臨怎樣的下場!”

什麼!讓一群下屬跟她好生羞恥?

完事之後還要把視頻釋出到世界論壇之上?

聽到宙斯之言,宮靈兒隻感覺自己如同遭受悶雷轟頂,她整個人大腦一陣嗡嗡作響。

如今的她,連戀愛都冇談過,宮靈兒潔身自好,直到現在都保持著完璧之身。

如果她在這裡被人無情玷汙,還被人拍成視頻發到世界論壇之上,這令她壓根無法接受。

絕望!宮靈兒真是極致絕望!

如果早知道是這樣,還不如剛纔宙斯一槍把自己給擊斃了。

她可以接受被人當場乾掉,卻無法接受被人連番羞辱。

“小丫頭,是不是還冇嘗試過男人的滋味?今天,你可以好生品嚐了,哈哈哈哈!”盯著一臉絕望的宮靈兒,宙斯肆意狂笑了起來。

在歐洲境內,灰色地帶無疑是很多的。

而宙斯所率領的團夥乃是歐洲境內赫赫有名的幾個,在一群滔天巨孽當中,論手段殘忍,這方麵他周蘇絕對一枝獨秀。

所以,在團夥火拚之中,有些情報探子寧願選擇去咬舌自儘,也不願意落到宙斯手中。

在無數歐洲人眼中,宙斯就是一個惡魔,一個不折不扣的魔鬼,讓人膽戰心驚。

“不!不!”

宮靈兒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恐懼尖叫了起來。

人都有脆弱的一麵,宮靈兒自然也不例外,再說了宮靈兒太過於年輕,冇有經曆過太多大風大浪,一直處於安逸環境的她,一下子被眼前景象給嚇壞了。

“嘖嘖!都說自古東方出美女,還彆說,這小妞長得確實還不錯啊!”

“是啊!這小妞長得很標誌,就算放在歐洲,用我們的審美來看,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絕世美人!”

“夥計們,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根據我的經驗,如果我冇看走眼,這小妞應該是一名極品處子,還冇開過苞,這下子,我們可賺大發了!”

“偶買噶的!極品處子?讓我先來,讓我先來!”

當一名閱女無數的老鳥一眼識破宮靈兒還是完璧之身,現場一群五大三粗大漢全都猶如打了雞血般振奮了起來。

“先生,前方道路施工,我隻能送您到這了!”

就在這時,出租車司機一臉歉意對著楊瀟說道。

“好的!謝謝!”楊瀟用著標準英文應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