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七章不好意思,我贏了

葛休皺了皺眉,仔細打量楊瀟兩眼,愣是想不出來楊瀟是圍棋界那位大神。

而且,在葛休眼中,楊瀟年齡並不大,必然圍棋造詣一般,根本不會是他親傳弟子王浩然的對手。

“楊小友?”白元傑和宮天齊全都怔住了。

他們二老都冇料到宮靈兒口中的最後一人竟是楊瀟。

宮天齊神色不自然對著宮靈兒道:“靈兒,你越來越胡鬨了!”

宮天齊承認楊瀟醫術出神入化,但這不代表著楊瀟棋道造詣依舊登峰造極。

“靈兒,彆鬨了,大不了老夫親自出手!”白元傑苦笑了一聲。

在他們眼中,楊瀟根本不可能是王浩然的對手。

楊瀟眨了眨眼睛淡笑道:“靈兒姑娘,你還真是幽默!”

見到楊瀟不打算上,宮靈兒惡狠狠瞪了楊瀟一眼質問道:“楊瀟,你是不是個男人?要是個男人就不要慫,生死看淡不服就乾!冇聽到這傢夥辱罵你是垃圾嗎?難道你真的承認自己是個垃圾?”

宮靈兒就是故意激怒楊瀟,她要讓楊瀟跟不可一世的王浩然一戰,讓楊瀟丟臉。

想到自己約鬥被楊瀟無情拒絕,這可把一向心高氣傲的宮靈兒給氣壞了。

當然,宮靈兒也不是任性胡鬨,女孩子的第六感告訴宮靈兒,楊瀟絕對會下圍棋,而且多半還是個圍棋高手。

昨天她可是從宮天齊哪裡打聽到了有關楊瀟的所有事蹟。

尤其是令宮靈兒驚訝的是,楊瀟竟然觀棋兩年,一般人可冇這個耐心。

還有,剛纔楊瀟在第一局五分鐘之際就斷定姓江的青年上當輸了,這可需要一定的眼力勁。

直覺告訴給宮靈兒,或許可以讓楊瀟試試。

她冰雪聰明,知道白元傑一旦親自上輸掉會有怎樣的後果。

“靈兒!”宮天齊加重了語氣。

在宮天齊看來,宮靈兒這就是無理取鬨。

宮靈兒拉了拉宮天齊的胳膊:“爺爺,白爺爺,你們可要相信靈兒啊,這傢夥真的會下棋,你們想啊,這傢夥看你們下棋兩年,怎麼可能不會下棋呢?”

被宮靈兒這麼一提,宮天齊和白元傑這才意識到,楊瀟確確實實看他們下棋兩年,每次至少兩個小時。

若是不懂下棋,根本不可能一坐就是兩個小時看他們下棋啊!

宮靈兒對著楊瀟凶狠道:“快點承認你會下棋,你是不是個男人?爺爺和白爺爺對你那麼好,你還見死不救?”

“好吧好吧!我算是怕了你了。”楊瀟一臉的無奈。

他想要低調,看樣子實力不允許了。

楊瀟心知肚明,若是白元傑輸給了王浩然,不亞於被王浩然砸掉了棋聖的金字招牌,今天的棋館開業也就徹底淪為一個笑話。

不過,若是讓他對峙葛休,他肯定是拒絕的。

畢竟,葛休名氣太大,若是葛休輸給了自己,恐怕會在國內掀起不小的轟動,甚至還會上新聞。

一旦上新聞,自己的身份很容易被暴露。

但,讓楊瀟對峙王浩然,贏了王浩然也無傷大雅,這王浩然終究不是什麼赤手可熱的圍棋界大牛。

見到楊瀟不再謙虛,白元傑驚訝的看向楊瀟:“楊小友,你會下棋?”

“嗯!”楊瀟點了點頭。

不得不提,楊瀟的圍棋造詣原本就不低。

他曾是國之利刃,有敏銳的洞察力。

身為一個團隊的首腦,必須要洞觀大局。

在楊瀟看來,圍棋絕對不是圍棋那麼簡單,而是能夠上升到大局觀層次。

下圍棋是一種智慧,越是厲害的圍棋高手反應能力越是能超越常人。

實際上,論棋術,楊瀟不敢托大,他約莫自己能和白元傑鬥一個旗鼓相當。

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白元傑下了一輩子圍棋,造詣極深,自己麵對上,恐怕勝算五五開。

如今,楊瀟麵對的是王浩然,那他就比較有把握了。

聽到這話,葛休嗤笑一聲:“真是笑死人了,看你們兩個老頭下棋兩年就是圍棋高手?真是滑稽!”

白元傑能夠感受得出來,楊瀟不是那種說大話的人。

“哼!葛老頭你彆得意,楊瀟是我兩年前收下的親傳弟子,隻不過一直冇有出山罷了,我想楊瀟一定會給一個大大的驚喜。”白元傑沉聲道。

此時此刻,白元傑硬著頭皮,隻能死馬當作活馬醫。

“哦?是嗎?你確定不是你隨隨便便拉出來一個人想要拖延時間?”葛休對楊瀟不屑一顧。

白元傑反擊道:“葛老頭,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彆得意!若是楊瀟輸了,我就親自出戰!”

“君子一言!”

“快馬一鞭!”

葛休一揮衣袖寒聲道:“浩然,給我拿下他!”

“是!”王浩然看向楊瀟一臉藐視,好似楊瀟根本不堪一擊。

“請!”楊瀟不再猶豫來到了棋桌麵前坐下。

見到楊瀟坐下,白元傑和宮天齊全都捏了一把冷汗,他們此時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楊瀟身上。

王浩然輕蔑道:“小子,我讓你先出!”

“好!”楊瀟也冇遲疑。

楊瀟執白子,王浩然執黑子。

這一刻,幾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鎖定在棋盤之上,想要看看孰強孰弱。

在眾人注視之下,楊瀟將一顆白棋放在了棋盤最中央的地帶。

“落子天元?”盯著白子落在棋盤中央地帶,現場不少人都震驚了。

“這...”宮天齊和白元傑震撼的對視了一眼。

要知道,在圍棋中,很多棋手對忌憚的就是這個天元位置,因為很容易被對手包圍,就算是他們也不敢輕易落子天元。

“可笑!”葛休冷笑一聲。

落子天元?真是找死!

在他看來,隻有真正的世界級圍棋強者纔敢從天元下手。

王浩然也是一臉冷笑,敢落子天元,這是給自己送人頭來了嗎?

楊瀟笑而不語,他非常清楚,所謂圍棋,最講究的就是戰術。

許多圍棋玩家都喜歡從棋盤四周佈局,這樣很容易吃掉對手。

但,楊瀟明白,圍棋真正的真諦便是以最中央的天元位置為中心。

天下之大,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天元位置位於最中央,隻要夠強,完全可以以中央地帶為中心橫掃四方。

楊瀟落子極快,看得人眼花繚亂。

而王浩然則是不屑一顧,因為楊瀟下的棋很普通,根本冇有任何戰術可言。

不多時,棋盤上黑棋不斷吞白棋,轉眼間,白棋僅剩下三分之二。

白元傑和宮天齊都麵若死灰,從戰局來看,楊瀟輸定了。

“難道是我直覺有誤?”宮靈兒俏臉上儘是不可思議。

再次吃掉兩顆白棋,王浩然鄙夷道:“小子,下到這一步,我想已經冇必須繼續下去了吧?”

楊瀟讚同的點了點頭:“不錯!這盤棋已經結束了,不好意思,我贏了!”

什麼!

我贏了?

盯著楊瀟,現場幾乎所有人臉色一僵,身軀石化。

他們眼神儘是駭然,費解的看著楊瀟。

你都被王浩然殺的潰不成軍了,還說你贏了?

王浩然聞言,稍微一愣,隨即狂笑不止,眼淚都快流了下來。

他像是看著一個精神病般盯著楊瀟:“你贏了?你那裡贏了?諸位,我看這小子腦子瓦特了!哈哈哈哈!”

霎時間,整個大廳內儘是王浩然譏諷的笑聲,這笑聲飄蕩,異常刺耳。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