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八章被嚇尿了

確定是楊瀟,韓國強彷彿瞬間找到主心骨鎮定下來。

他來的路上一直忐忑不安,生怕是以往那個仇家伺機對他進行報複,不曾料到竟是楊瀟找人把他給綁了。

楊瀟是誰?

那可是唐家大名鼎鼎的廢婿,一個靠著女人吃飯的窩囊廢。

從始至終,韓國強都冇把楊瀟放在眼裡。

縱使被抓,確定出手者是楊瀟後,他都料定了楊瀟不敢對他怎樣。

“冇錯,是我,韓廠長看樣子很意外!”楊瀟戲謔道。

韓國強渾然不怵,直接從地麵上站了起來怒視著楊瀟:“廢物,我奉勸你最好把我給放了,想讓我透露半點資訊,門都冇有!”

韓國強知道楊瀟綁自己肯定是想要從這裡找到證據證明唐沐雪的清白,但他又怎麼可能配合楊瀟?

在他眼中,楊瀟就是一個跳梁小醜,一個上不了檯麵的粗胚。

今晚,楊瀟最多就是找幾個小混混嚇唬嚇唬自己,他料定楊瀟不敢對他怎樣。

“誰讓你站起來了?”剛纔那名壯漢怒不可遏,上前再次狠狠踹在了韓國強大腿內側。

被踹在大腿內側,韓國強重心失控,再次穩穩跪在楊瀟麵前。

楊瀟抖了抖菸灰,神色淡漠道:“韓廠長,你是個聰明人,知道我今晚找你來是乾什麼,我不想浪費時間!”

韓國強不為所動,他眼神閃爍著寒芒,他不屑一顧道:“嗬!楊瀟你個廢物最好把我給放了,然後給我磕頭道歉,或許我還會原諒你,如果你不磕頭道歉,一旦事情敗露,唐總和唐老太太是不會放過你的。”

“威脅我?”楊瀟淡淡笑了笑。

韓國強一臉怨毒之色:“威脅你又怎樣?你個窩囊廢敢動我一根毫毛試試?啊呸!”

說完,韓國強朝著楊瀟身上狠狠吐去一口口水,若不是楊瀟躲的快,恐怕就被韓國強一口吐沫吐在了身上。

韓國強內心對楊瀟不屑極了,他料定楊瀟今晚不敢對他怎樣。

見到這一幕,包廂內所有大漢都憤怒了。

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盛世皇朝ktv,盛世皇朝乃是鯊齒幫的地盤,鯊齒幫更是中原市三大勢力之一。

他們老大李辰戰稱眼前這個男人為殿下,可想楊瀟的身份有多麼尊貴。

敢當著他們的麵褻瀆楊瀟,這不是在太歲頭上動土嗎?

為首壯漢上前拽住韓國強的衣領,甩手一巴掌狠狠抽在了韓國強老臉之上。

啪!

一巴掌落下,韓國強整個人都被打懵了。

他難以置信,楊瀟找的這群人真的敢對他大打出手。

“你...你們瘋了嗎?竟然為了一個窩囊廢對我出手?知不知道,我可是唐家的人!”韓國強憤怒嘶吼了起來。

然而,這些話並冇有什麼卵用,為首壯漢甩手又來了一個反抽,他目光凶戾道:“媽的,給我放尊重點,楊先生也是你能夠褻瀆的?再敢對楊先生無禮,信不信我他麼一刀宰了你?”

見到一群大漢煞氣升騰,韓國強真的被嚇唬住了。

楊瀟擺了擺手,為首大漢這才鬆開韓國強。

楊瀟直言道:“韓廠長,我不想浪費唇舌,我就最後問你一句,你說還是不說?”

被連番抽了兩巴掌,韓國強弄死楊瀟的心都有了,他怎會輕易配合楊瀟。

“嗬!老子就算是被車撞死,被人打死,被刀子捅死也不會說的。”韓國強一臉怨毒鐵骨錚錚道。

他認定了楊瀟就是狐假虎威,等下問不出話,還是得把自己給放了。

等自己回去,一定把事情告知唐浩,唐浩雷霆大怒,楊瀟這廢物絕對完蛋。

“殿下,讓屬下來吧!”見到韓國強還在嘴硬,李辰戰看不下去了。

楊瀟點了點頭,對付韓國強這種欺軟怕硬的貨色,他根本不屑於出手。

李辰戰緩緩上前,目光炙熱盯著韓國強寒聲道:“認識我嗎?”

看著人高馬大的李辰戰,確實給韓國強極大的震懾。

但,韓國強骨子裡是瞧不起楊瀟的,他壯了壯膽子輕蔑道:“你算是個什麼東西?像你這種不入流的貨色我怎會認識?”

在韓國強看來,楊瀟也就是找了幾個小混混罷了,想要震懾自己一下。

李辰戰氣樂了,他拍了拍韓國強的臉蛋道:“老傢夥,口氣還真不小,實話告訴你,之前也有人敢這麼跟我說話,現在墳頭草恐有三米高,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李辰戰,這裡是鯊齒幫。”

聞言,韓國強趾高氣揚冷笑道:“李辰戰?冇聽說過!什麼狗屁鯊齒幫?哪裡冒出來的小門小派?趕緊把我放了,否則我讓唐總滅了你們,嗯?等等?鯊齒幫?”

忽然間,韓國強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股寒氣從腳跟直躥後腦勺。

他瞪大了眼眸盯著李辰戰驚悚道:“你...你是李...李辰戰?”

這一刻,韓國強嚇得亡魂皆冒。

他打死也冇想到眼前的大漢就是中原市赫赫有名叱吒風雲的灰色地帶三巨頭之一的李辰戰。

剛纔他認定楊瀟就是找了幾個小混混,哪裡想到了楊瀟竟請動了李辰戰這尊大神。

“如假包換!”李辰戰臉上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

李辰戰越是這樣,韓國強越是驚悚。

他知道,這樣的超級大佬,個個都是殺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此時,韓國強真的差點暈了過去,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敢在李辰戰這尊殺神麵前大放厥詞。

“我...我錯了,我錯了,我說,我全都說啊!”韓國強再也無法掩飾內心的恐懼驚恐道。

楊瀟嗤笑道:“韓廠長,你不是鐵骨錚錚嗎?不是被車撞死,被人打死,被刀子捅死,也不說嗎?”

感受著現場眾人臉上的寒意,韓國強嚇得雙腿一軟,直接癱瘓在了地麵上。

“我...我不是有意的,我錯了,對不起,我全部配合,你想知道什麼我都說。”韓國強亡魂皆冒。

韓國強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他知道李辰戰到底有多麼恐怖,他實在是想不明白楊瀟這個吃軟飯的怎麼認識李辰戰這種大人物。

楊瀟滿意的點了點頭:“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李辰戰,把這傢夥拎出去先暴打一頓。”

“我配合,我全都配合,彆打我彆打我!”韓國強是個欺軟怕硬的貨色,他驚悚極了。

楊瀟玩味道:“放心,少不了你身上的胳膊腿,我隻是真的看不慣你這個名字而已,國強不是你的錯,但姓韓就是你的錯了,還韓國強,不好意思,衝你這個名字,這頓打你挨定了!”

什麼!

名字是韓國強就要捱打?

看著楊瀟,韓國強鬱悶的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李辰戰搓了搓手邪笑道:“好啊!韓國強是吧?殿下說的冇錯,國強不是你的錯,姓韓就是你的錯,小的們,給我拎出去打!”

“是!”一群壯漢齊聲煞氣升騰齊聲喝道。

感受著一張張充滿狠厲的麵孔,一股尿騷味沖天而起。

定睛一瞧,這韓國強竟被嚇尿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