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淩影萱落難

楊瀟的喝聲,令郊狼三野停下動作齊齊望向楊瀟!

“小子,你冇死啊?”衝業石一眯著眼睛望著楊瀟,重傷的楊瀟不在他眼裡,現在他們兄弟三人中任何一個人出手,都可隨意要了他的命。

木村石南和野田草稚不緊不慢的站起身:“就你現在這個狀態,你還想逞英雄救這個女人?”

木村石南用手指了一下花容失色的的美和子!

看到美和子漂亮可人的臉蛋上滿滿的驚慌,郊狼三野不約而同發出了意味不明的笑聲,似乎是受重傷的楊瀟不可能對他們三個人造成威脅,相比已是囊中之物的楊瀟和冰山雪蓮,美女更重要一點。

“楊瀟桑——”美和子一脫離三個不懷好意的男人的桎梏,忙縮到楊瀟的身後:“我們現在怎麼辦?”

隔著衣服的觸碰,楊瀟都能感覺到美和子的嬌軀瑟瑟發抖。

“美人,楊瀟自身難保,你就彆指望他了。”

“指望他不如指望我們三個,我們三個和你一起日久生情啊,哈哈哈——”

“對啊——”

三個人囂張的笑著!

美和子驚恐的緊緊縮成一團:“我不會叫你們得逞的,魂淡!人渣!”

“來吧,美人!”野田草稚伸手去楊瀟身後捉美和子:“讓我們在楊瀟麵前和你歡樂的玩耍,你正好可以認清現實,他救不了你!”

衝業石一和木村石南則肆無忌憚的開始解他們的衣褲:“小子,叫你知道知道什麼叫有心無力!”

這三個混蛋居然要當著楊瀟的麵,玷汙空姐美和子!

楊瀟豈能容忍這種事?

彆說美和子是因為他才招惹到這三個混蛋,就是美和子是個與他無關的路人,遇到了危險,他都不會坐視不理。

野田草稚的手幾乎觸碰到美和子的衣服,美和子忍不住驚叫著朝後縮:“混蛋,你走開!”

“欲拒還迎麼,哈哈,我喜歡!”野田草稚邪笑著,步步逼近!

“她纔不會喜歡你這種自尋死路的傢夥!”楊瀟忍著胸口巨疼,右手握劍,朝野田草稚猛地爆射。

與此同時,他手裡逆鱗劍朝野田草稚的脖頸一劍劃去!

嗖!

一劍封喉!

這動作楊瀟做的無比熟練,在他劍下,被他封喉者,必死無疑!

抽劍,出劍,收劍!

一氣嗬成!

楊瀟的動作快的不像是一個身受重傷之人,事實上,如果彆人因為他受過重傷而輕視他,就是自找死路!

野田草稚的身體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顯然死的不能再死!

見狀,衝業石一和木村石南大喝一聲,齊齊爆射向楊瀟:“該死!”

這兩個人無論多默契,他們的動作在楊瀟麵前都是枉然!

“荒木流的拳法,漏洞百出!你們兩個也去死吧!”楊瀟眼神平靜,自從他醒轉的瞬間,他早就認出這三人原本是圍殺自己的眾人之三。

嗖!

嗖!

連續兩道劍芒激射而出!

衝業石一個木村石南被楊瀟兩道劍芒當即殺死!

死人,美和子不怕!

看到差點玷汙自己的人死了,美和子鬆了一口氣:“謝謝你,楊桑,你又救了我一次!”

“如果不是我,你也不會遇到危險!”

楊瀟在其中一具屍體上擦了擦逆鱗劍上的血,隨之將劍收入劍鞘,又檢查了一下腰間的盒子,確認冰山雪蓮安然無恙,這才放下心來:“對了,你怎麼在這裡?”

“楊桑,你救我兩次,我不隱瞞你。”美和子盯著楊瀟,眸子裡是說不出來的謹慎:“其實我的名字叫宮本美和子,我的父親是宮本天野,因是私生女,被宮本家遺棄,最近不知道什麼人突然開始追殺我。”

“你的父親是宮本天野?”楊瀟突地想起了宮本天野跪在自己麵前時露出的那個不甘的眼神。

“不錯!正是他!我懷疑追殺我的也是宮本家的人!”

美和子思索了一下,把自己所知的一切告訴了楊瀟!

“這追殺從宮本正雄死了之後開始的!可能我父親以為是我為了奪回財產而謀殺了宮本正雄。”

楊瀟摸了摸鼻尖,聯絡上下文之後,他立刻明白美和子遭遇的這一切和他脫不了關係:“宮本正雄是被我殺的!”

“啊?”美和子驚得直接抬手掩住紅唇:“那他們為什麼追殺我?明明我已經被宮本家遺棄,我父親的財產也和我冇多大的關係。”

“這我無法解釋。”楊瀟道:“不過能確定的是,你被追殺與我有關係,今天你差點那什麼,也因我而起,這樣好了,如果你需要從宮本家拿回屬於你的東西!我會助你一臂之力!”

美和子其實對楊瀟早就心生愛慕,她目光溫柔的望著楊瀟:“楊瀟桑,謝謝你!”

楊瀟兩次的相救,令她芳心之中被楊瀟全部占領!

女人都是喜歡英雄的,況且這樣的英雄接連在自己最危難的時候出手相救!

“我做的是我應該做的!”楊瀟把地上三具屍體踢到一邊:“如果你決定要拿回屬於你的東西,我會幫你!你決定好了就告訴我!”

“好的!”美和子低眉順眼的應了一聲,她悄悄注視著楊瀟俊逸非凡的側臉。心臟一陣撲通狂跳:“那那個楊瀟桑,我住的地方距離這裡不遠,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到我那裡清洗一下身體,我——”

剩下羞人的話,美和子怎麼也說不出來!

她雙頰灼熱的幾乎快要燃燒起來。

邀請一個男人去她獨居的小屋,這還是第一次,她愛慕楊瀟!那愛意在口邊翻湧,卻是因為羞澀而無法說出口。

“快點,快點!”有人聲夾雜著紛亂的腳步聲在巷子外響起。

美和子緊張的望向巷子口:“會不會是來追殺我的?”

楊瀟做了一個“稍安勿躁”的手勢:“這巷子偏僻,不注意都發現不了!我們靜觀其變!”

巷子外傳來的人聲令楊瀟無法淡定:“鱷老抓住那楊瀟的一個同夥!過去瞧瞧!”

“聽說是個女的,那一手槍法出神入化!可惜遇到的是鱷老,如果換彆人,可能早叫她逃了!”

轟!

楊瀟的腦袋轟的炸響!

影萱被抓了?

楊瀟想也冇想,衝出小巷,抓住一個人,厲聲喝問:“鱷老抓住的人,如今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