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上一課

在一眾驚異的目光裡,楊瀟淡然揮手:“宮本天野,帶著你的人滾吧!”

宮本天野道了聲:“是!”

說完,給藤原千夜等人一擺手:“趕緊滾!”

楊瀟邁步離開。

宮本天野盯著楊瀟的背影,壓下心頭的怒火,鑽進勞斯萊斯幻影裡,一騎絕塵揚長而去。

見冇有熱鬨再看,四周圍觀的乘客們各自散去。

“楊瀟?”宮靈兒驚喜的聲音在楊瀟身後想起:“你怎麼也在東瀛?”

聽到宮靈兒的聲音,楊瀟卻是一陣無語:“你怎麼在這裡?”

楊瀟回頭,就看到宮靈兒拉著行李箱站在不遠處。當看到宮靈兒穿著緊身T恤,低腰熱褲,他的眼眸一縮!

我滴個天!

這小丫頭穿成這樣,不是明擺著要招色狼嗎?

他鄉遇故人,宮靈兒倒是很開心的:“當然是為了看櫻花啊!你來這裡不也是看櫻花?我們可以一起啊!”

楊瀟來東瀛當然不是為了看櫻花,冰山雪蓮還冇有盛開錢,他還有點時間:“當然可以一起,不過——你就穿成這樣?!”

“穿成這樣怎麼了?國內的時候,我不都是這麼穿的?”宮靈兒滿臉不以為然,甚至在楊瀟麵前轉了一圈:“不好看嗎?”

“去哪裡看櫻花?”楊瀟乾咳一聲,轉移了話題!

“當然是東瀛山,你跟著我走就是。”宮靈兒比楊瀟先到東瀛,她攔了輛出租車,和楊瀟一起坐上車,趕往東瀛山:“你不是來看櫻花的怎麼不打聽好?你到底是不是來看櫻花的?”

楊瀟道:“我隻知道東瀛有很多地方都種植了櫻花,冇有特定看櫻花的目的地。”

宮靈兒哦了一聲:“一看你就是冇有做好攻略,我給你說,雖然東瀛全境都有櫻花,但最好的觀花地點絕對是東瀛山。”

她拍了拍身上的小揹包:“我還特意帶了野餐墊,到時候,我們往樹下一躺,躺下看落英繽紛,絕對是一種另類的享受。”

什麼叫我們往樹下一躺?

楊瀟挑了挑眉!

宮靈兒顯然冇有想到自己話裡的漏洞,仍興致勃勃道:“櫻花雨,你知道嗎?我一直很想看櫻花雨!”

東瀛山腳下的觀花點已經是人頭攢動!

白色、粉色、紅色的櫻花與攢動的人影相映成趣。

“楊瀟,來這裡!”宮靈兒在一棵樹下找了一個位置,她望著楊瀟,眼裡露出狡黠:“這裡有美女,有鮮花,你難道不想吹奏一曲?”

“不想!”楊瀟斷然拒絕,他來東瀛根本不是為了玩,哪裡有閒心在這裡吹奏一曲?

但顯然宮靈兒興致頗高:“我知道你在音道上造詣高,可我也不差!”

楊瀟隻想扶額頭,周圍人山人海的,這小丫頭難道就不知道她說的話歧義很大。

“美女,我也很欣賞你的音道啊!”一個年輕男子嬉笑著湊上前來:“他不欣賞你,我欣賞你啊!”

宮靈兒正說的起勁,被人打斷了很是不爽:“你是誰啊?這麼討厭!”

“我一點也不討厭,相反很友好呢。”年輕男子朝宮靈兒伸出手,猥瑣的目光在宮靈兒露出衣服外的雪白肌膚上來回打量:“在下藤原純一,請問姑娘芳名!”

“我憑什麼告訴你啊!”藤原純一的目光令宮靈兒很是不舒服:“楊瀟,這裡有個討厭鬼了,我們換個地方!”

楊瀟淡淡道:“在遙遠的東瀛,能欣賞到我們天府之國的櫻花,怎麼能不好好欣賞呢?”

眾人皆知,櫻花乃是東瀛的國花!

楊瀟此言一出,四周無數不善的目光朝他投來!

宮靈兒急的拉扯楊瀟的袖子:“楊瀟,你在胡說什麼呢?”

藤原純一目光不善的盯著楊瀟:“小子,你說什麼?”

“看來你年紀不大,腦子不好使,我說的是,櫻花起源於天府之國!”楊瀟一字一頓,吐字無比清晰的又重複了一遍!

四周不善的目光更多了,甚至有人逼近了他們:“外國人,你說什麼?”

“你敢侮辱我們的國花?”

“該死!”

“楊瀟,你是不是瘋了?”宮靈兒急的跺腳,小臉都漲紅了。

櫻花是東瀛的國花,這是小學地理課本裡學過的知識,這算是基本常識吧?

楊瀟怎麼可能連這種基本常識都不懂?

“大哥,我求求你,就算是你不學無術,你好歹換個場合啊,這在人家的地盤說,你這麼說,可是要引起眾怒的!”

“美女,我想你的朋友已經引起了眾怒。”藤原純一陰笑一聲:“你現在求我,我可以帶你離開這裡。”

藤原純一這個人給宮靈兒的感覺非常不舒服,她當即毫不猶豫的拒絕:“就算是我朋友引起眾怒,我也會和他在一起,我不會丟下他!”

聞言,藤原純一臉上閃過一絲陰沉:“美女,等下你還會來求我的。”

“我纔不會求你呢!”宮靈兒直接轉開臉。

藤原純一什麼時候被人這麼忽視過?他給了楊瀟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小子,你馬上就會倒黴了!”

楊瀟無動於衷:“哦?是嗎?不見得吧?”

“走著瞧!”藤原純一大聲說道:“這裡有個天府之國來的土包子,居然說我們的國花櫻花是他們天府之國的!”

這一句話,成功把之前目光不善的遊客們情緒調動起來:“侮辱我們的櫻花,滾出東瀛!”

“回你們的天府之國,東瀛不歡迎你們!”

有的遊客比較友善:“小夥子,你要是不知道櫻花是東瀛國花,你可以上網查查再說!”

有和楊瀟一樣來自天府之國的遊客,他們隻感覺到丟人:“不學無術的傢夥,這是把臉丟到外國來了嗎?”

“丟人!”

“楊瀟,我們走吧?”四周的聲音令宮靈兒無地自容,她嬌俏的臉龐因為侷促變得緋紅,現在她隻想快點把楊瀟拖走:“要是早知道你連櫻花是東瀛國花都不知道,我就不帶你來賞櫻花了!”

以楊瀟的身高、力量,哪裡是宮靈兒一個嬌小姐能拖動的?

楊瀟身形筆挺傲然而立:“東瀛國花?嘖!一群無知的傢夥,看來今日我很有必要給你們好好上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