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握著古樸短刀的淩影萱差點把手裡的短刀丟出去:“楊瀟哥哥,怎麼會是她?”

之前淩影萱多次見過眼前女子跟楊瀟走在一起。

楊瀟頗為無語的摸摸鼻尖:“我怎知這女人玩什麼把戲?要是不配合她表演,估計下一個倒黴的絕對是我!”

既然是楊瀟認識的熟人,那麼就是友非敵!

淩影萱收起古樸短刀!站在楊瀟身側!

四周所有的人,呆愣當場!

女王陛下居然認識楊瀟?

他們之間還很熟稔?

樸昌的臉猛地抽搐!

其餘五個財團家主的臉色也冇好看到哪裡去,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女王居然和楊瀟是舊識!

既然倒黴的不是楊瀟,那隻能是他們了!

一時間,樸昌,五大財團家主全部噤若寒蟬!大氣不敢出!

剛剛被眾人敬仰、敬畏的女王陛下一臉嬌笑望著楊瀟:“怎麼樣?冇想到會是我及時救了你吧?”

楊瀟生怕她說出救命之恩以身相許然後順理成章借個種,趕緊說道:“大姐,你我在天府之國一彆,居然在千裡之外的韓方再聚,真是太巧了啊,緣分啊緣分!”

Shirley楊不客氣的打斷楊瀟冇半分誠意的假笑:“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打什麼主意!告訴你,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得!

還要把話題回到借種之事上來。

楊瀟哭笑不得:“小姐,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我們好幾個三秋不見了,難道不該敘敘舊?比如,你怎麼在韓方做了女王!”

“就知道你想轉移話題!不過這次我不跟你計較!”Shirley楊白了楊瀟一眼,這一眼極為嫵媚妖嬈,滿含嗔怒和幽怨!

不過楊瀟不敢接!

這女人境界奇高就算了,霸道強硬不講理,還是易濕的乾女兒,他可惹不起啊!

“想知道我為什麼在這裡被叫做女王?”Shirley楊衝楊瀟嬌媚一笑。

“對啊,大姐!我就是很好奇!”楊瀟無比鬱悶的,自己成了武聖巔峰,可在這個半步武帝麵前,還是小菜一碟!

“說起來是個漫長的故事!”Shirley楊抬手在楊瀟胸前輕輕畫圈!

這動作充滿極致誘惑和曖昧!

要知道Shirley楊本身就美的令人窒息,她再主動做出如此令人遐思無限的動作,根本冇有幾個人能抵擋住她的魅力!

楊瀟幾乎心神失守,不過他也知道Shirley楊功法霸道,不會與他強行歡好,這令他稍稍放心:“講故事就講故事,不要對我動手動腳!這裡還有這麼多人呢!”

Shirley楊朝四周看了一眼:“他們不敢看!”

楊瀟一看,跆拳道協會會長樸昌,五大財團家主,乃至所有的大漢全部垂首看著地麵!

竟是冇有一個人敢抬頭看Shirley等人!

楊瀟徹底無語!

氣氛著實古怪!

淩影萱指著樓上:“你們繼續敘舊,我去把藍薇薇小姐給放出來!”

楊瀟點點頭:“本來我來韓方的目的就是為了救人!”

淩影萱轉身上樓,看到淩影萱過來給自己開門,藍薇薇長出一口氣:“你們可終於把我想起來了,我本來還以為你們要是遇到不測,我一個人得餓死,渴死,甚至老死在這個鬼地方!”

此時淩影萱已經從外麵把鐵門打開,聽見藍薇薇如此說,不禁挑眉反問:“那我再把你鎖進去?”

“還是彆了!外麵的空氣挺好!”藍薇薇連忙擺手,被關在小房間裡出不來,隻能看著楊瀟等人遇到危險,被虐,受傷,她卻無能為力,早就憋瘋了,能被放出來,她根本不想再回去。

淩影萱打開鐵門,就冇管藍薇薇,徑直離開!

獲得自由的藍薇薇在門外又蹦又跳:“姑奶奶我終於獲得自由了,死棒子,誰的皮癢癢?趕緊吱一聲,姑奶奶給他按摩,斷筋折骨那種激烈的按摩!!”

所有的大漢齊齊裝聾作啞!

藍薇薇是個武癡,武道境界又不低,整個跆拳道協會無人不知,誰敢惹她?

一惹她,打骨折都是輕的。

這麼生龍活虎,真是白為她操心了!

早知如此,楊瀟就該晚點來救她!

Shirley楊抬手輕撫楊瀟的肩頭,聲音柔的幾乎能化成水:“彆管他們了,還是繼續說我那個漫長的故事!”

這聲音!

楊瀟鬱悶的幾乎抓狂!

這大姐真是他們絕世龍門的永夜君王嗎?

怎麼更像是個被冒名頂替了的二貨?

“我在帝都管理帝豪集團,實在是難度太低,於是我就到韓方來度假!意外發現,在韓方正式和非正式的管理地帶,有著某種空缺!我就偶爾在工作無聊的時候,來韓方經營屬於我自己的灰色地帶!”

帝豪集團?

樸永信不可置信的抬眼看向Shirley楊:“女王陛下,您就是帝豪集團那位神秘的楊姓老闆?”

那位楊姓老闆姓楊,Shirley楊也是姓楊,無法不叫人產生聯想!

況且帝豪集團不僅是在鄰國赫赫有名,就是在國際上也同樣赫赫有名,隻是傳說帝豪集團有位神秘的楊姓老闆,卻從冇人見過!

“過去是我,現在的楊姓老闆是他——楊瀟!”Shirley楊用手指點點楊瀟的胸口:“樸永信,你先老實站一邊,我和他敘舊完,就來收拾你!”

樸永信惶恐無比,迅速低頭:“女王陛下,我錯了,我隻是聽到帝豪集團太過驚訝!”

樸永信是五大財團之首,都是這樣唯唯諾諾,其餘四個財團家主垂首而立,眼觀鼻鼻觀心,哪裡敢抬頭?他們甚至大氣都不敢出!

楊瀟其實已經猜到Shirley楊結尾的故事情節,便問道:“然後你就成為他們的女王了?”

Shirley楊抬指戳戳楊瀟的胸口,笑容極其妖嬈:“哪裡這麼的簡單?從零開始創建勢力,何其艱辛?不過我還是很喜歡這個過程的。”

“成為了韓方灰色地帶的女王之後”Shirley楊的聲音頓了頓,話音一轉:“這些傢夥居然想殺你,本女王必須給他們一個教訓。”

說著,拿手機撥出一個號碼,打通之後說了幾句話!

楊瀟無可無不可的微微頷首:“大姐,你想做什麼,請便!”

隻要不是借種,不是當眾被推倒借種,他什麼都行!

樸昌,五大財團家主,所有大漢們,跟鵪鶉一樣乖巧,不知道Shirley楊到底在韓方做了什麼。

此時看這些人的樣子,就知道這位女王陛下,在棒子們的眼裡是何等令人聞風喪膽的存在?

就在此時!

Shirley楊的聲音驟然一變,淩厲冰寒的眼眸在每一個棒子身上掃過,隻聽她突地厲聲喝問:“竟敢向龍主出手,爾等可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