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見到有人站出來挑事,被譽為電音教主的史蒂夫猛然蹙眉。

他明顯冇有料到在這麼嘈雜的環境下,居然有人能聽得清他講話,並且還向他發出挑釁。

史蒂夫瞥了楊瀟一眼,他投去一抹憎惡的光澤,隨即他再次說道:“可笑的黃皮子!”

現場電音極度嘈雜,無數人正在舞動身軀,壓根冇人會注意到史蒂夫在講話,就算注意到了,在如此震耳欲聾的音樂氛圍中,大眾人群也不會聽到史蒂夫到底在講什麼。

“Fuck!”楊瀟張口飆出去一句英文。

在國際上,種族歧視已經司空見慣,尤其是皮膚上的歧視更是尤甚,楊瀟之前遊走在國際舞台,他冇少遇到這種事。

黃種人在國外一些種族歧視人眼中就是一群黃皮子,根本登不上大雅之台。

聽到楊瀟將他強行辱罵,正在打碟的史蒂夫瞬間停止節奏,他瞬間怒視楊瀟:“混蛋,你說什麼?”

這一刻,史蒂夫眼眸瞪得滾圓,神色威嚴,彷彿楊瀟這一句Fuck給他帶來了無儘屈辱。

是的,此時的史蒂夫內心怒火猶如火山噴發,他是非常瞧不上黃皮膚之人的,在他眼中,黃皮膚人種地位是非常卑微的,完全就是冇有成功進化,隻有他這種完成進化的白人地位才無上超然。

如今,一個黃皮膚的罵他一句Fuck,彆提史蒂夫內心是何等惱怒。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

“教主這是怎麼了?看樣子教主這是發怒了啊!是不是那小子把教主招惹到了?”

伴隨著音樂忽然停止,現場數十萬人紛紛停止身軀舞動,他們目光齊刷刷看向高台之上的電音教主史蒂夫。

“楊瀟哥哥!”蘇千瀧也冇料到史蒂夫會突然針對楊瀟。

楊瀟對著蘇千瀧一臉溫和道:“千瀧,不必擔心!這個白條豬辱罵我們是黃皮子,就算是在國際上見到這種人,我都見一個揍一個,更不要說這是在帝都境內!”

什麼!白條豬?

“哦謝特媽惹法克!”聞言,史蒂夫肺都快氣炸了。

在種族歧視上,不知道多少黃種人和黑人都辱罵他們白人為白條豬。

史蒂夫最恨的就是彆人罵他為白條豬,誰能料到眼前這傢夥不僅罵了他一聲現在又辱罵他為白條豬。

可惡,真是萬分可惡!

史蒂夫惱羞成怒之下,他瞬間指著楊瀟:“你個黃皮子,立刻給我滾上來!”

“黃黃皮子?教主叫什麼?黃皮子?”

此話一出,諾大現場一片嘩然,不知道多少天府之國人士為之愕然。

顯而易見,這群人都冇料到他們心中偶像電音教父史蒂夫會說出黃皮子這種粗鄙之詞。

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知道,黃皮子是其他人種對黃種人的一種羞辱。

“怕你不成?你個白條豬!”楊瀟一臉寒意。

唰——

下一秒鐘,楊瀟一個箭步衝上高台,與史蒂夫當場對峙。

曾經身為最強國之利刃,楊瀟執行過無數次任務,他最為痛恨的就是種族歧視。

在楊瀟眼中,每個膚色的人種都有自己的特色與獨立性,每個膚色的人種都應該被接納與尊重。

畢竟,大家都生活在地球村,和諧最為重要。

在這個開放的大時代下,人們思想越來越前衛,但依舊避免不了一些桀驁之徒。

見到楊瀟真的一個箭步衝上了高台,史蒂夫怫然作色,他一臉慍怒看向楊瀟:“你說什麼?白條豬?你有什麼資格辱罵我為白條豬?你個卑微的賤種!”

“我倒還想問問你,我們是吃你家大米了還是睡了你老婆,你張嘴便是一口一個黃皮子,到底是誰給你的優越感?”楊瀟目光犀利將史蒂夫鎖定。

被楊瀟質問,史蒂夫這才意識到剛纔自己在大眾之下說漏嘴了,他直接更改了一下措辭:“抱歉!我針對的不是現場所有人,我隻針對你,在我眼中,你就是一個黃皮子,在我眼中,你就是一個賤種!”

他這次來天府之國,是受天府之國電音協會重磅邀請,並給予他一百萬美金出場費。

說白了,如果不是看在一百萬美金出場費的份上,他纔不會來到天府之國。

撈金,史蒂夫這是典型過來撈金的。

“教主竟真的說黃皮子?”再次確認,現場不知道多少天府之國人士臉色都難看了下來。

在國內,黃皮子三個字是非常敏感的,儘管史蒂夫隻針對楊瀟說楊瀟是黃皮子,但這三個字一出,足矣證明史蒂夫存在種族歧視,這讓很多電音愛好者心中極其不快。

縱使他們再怎麼崇拜史蒂夫,但在大是大非麵前天府之國人士往往都是同氣連枝一致對外的。

被史蒂夫針對,楊瀟冷言道:“隻針對我?你改口這速度倒是挺快啊!來這一趟,冇少撈錢吧?”

楊瀟把話說的很透徹,這讓史蒂夫倍感難堪。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是被你們天府之國電音協會受邀的,你們天府之國在電音方麵無人可挑大梁,我來一趟收點辛苦費怎麼了?”史蒂夫反問道。

說完這話,史蒂夫一臉倨傲,優越感更是十足。

楊瀟冷笑道:“合著你的意思是我們天府之國在電音方麵冇有扛鼎之人?”

“難道不是嗎?你個粗胚!怎麼?是不是接下來你還打算給我上一課?”史蒂夫不屑一顧。

在他眼中,天府之國人士在電音方麵都是一群土老帽,彈奏的電音簡直就是在搞笑。

“這這”

看著盛氣淩人的史蒂夫,現場無數電音愛好者幾乎全都麵色陰沉了下來。

“史蒂夫怎麼可以這樣?”蘇千瀧一聽,她都氣的七竅生煙。

先是說黃皮子,又說拿著電音進行嘲諷,這實在是過分至極。

然而,現場不乏有大量國外之人,他們一瞧便紛紛大笑了起來。

“給教主上一課?就憑他?哈哈哈哈!說出去,也不怕把人大牙給笑掉!”

“眾所周知,天府之國的電音就是垃圾,天府之國的電音愛好者全都是垃圾,教主說的已經很委婉了,要是我,我早就把你們給噴的狗血噴頭!”

“這話冇錯,你們天府之國的電音愛好者清一色的廢物,在你們眼中的電音高手,放在國外連二流選手都不如!”

聽到現場大量外國之人鬨堂大笑,現場近十萬天府之國人士先是震驚,隨後他們無不屈辱悲憤的攥緊了雙拳。

“清一色的廢物?”聞言,楊瀟眼神微冷。

唰——

下一刻,楊瀟體內一股狂暴氣場綻放,他目光如炬端莊神武道:“一群鼠目寸光之徒,接下來我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電音,接下來我不介意給你們好好上一課!國外的小崽子們統統豎起耳朵給我聽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