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音教主向電音史詩級大神俯首!

這一幕何其震撼!

國外電音愛好者們,天府之國電音愛好者們,俱是看的熱血澎湃!

他們的電音大神值得被膜拜!

那可是殿堂級的演繹啊!

舉目望去,這世上無人能超越剛剛那一曲《Faded》就是艾蘭·沃克本尊親自出手也得自愧不如!

曲中意境之力早已深入這會場整個角落。

所有人雙眼狂熱的盯著聚光燈下傲然挺立的兩人!

跪著的史蒂夫不算!

昔日的電音教主在電音大神麵前,不過螻蟻!

楊瀟居高臨下望著渾身顫抖的史蒂夫:“史蒂夫,這就完了?”

被楊瀟目光掠及的史蒂夫身體震顫!剛剛的賭約,還是他自己親口所說,他怎麼可能忘記?

此時聽到楊瀟的話,他渾身顫抖如篩糠,臉色蒼白,高大身軀驀地委頓下來,像是縮水了一大圈。

這是人的精神氣散去的狀態!

楊瀟的一曲,一腳,一喝,將他擊的潰不成軍!

“怎麼?還想耍賴?”楊瀟眼眸一眯,若是這史蒂夫不識相,他就會不客氣了。

“不,不!我認輸了,我我願賭服輸!”

若是平時,這種莫大的屈辱,史蒂夫非蹦起來跟人家拚命不可,但此時此刻,他在楊瀟麵前,冇有一絲反抗之心,楊瀟說什麼,他就會做什麼。

“學狗叫!”蘇千瀧提示他:“剛剛你自己說的!”

史蒂夫身子顫抖的更厲害了,趴在地上:“汪,汪汪,汪汪汪!”

數一十萬記的目光俱是盯著史蒂夫!

靜!落針可聞!

雖然冇有經過麥克風,還是清晰的傳向四周。

是狗叫聲!電音教主真的學狗叫了!

換做過去這都是想也不敢想之事,向來都是史蒂夫欺負彆人,何時見過史蒂夫向他人俯首?

俯首的對象還是他自己曾看不起之人!

這種落差,足以令他羞憤去死!

蘇千瀧提高聲音:“我楊瀟哥哥的實力是你窮其一生都無法想象的,你這個坐井觀天的傢夥,剛剛的賭約,你做完了?”

四週一片靜謐!

十萬人如一人!

全部安靜的等著史蒂夫履最後的約定!

這一刻史蒂夫的粉絲全部倒戈。

四麵八方的壓力,令史蒂夫再也繃不住了,他徹底癱軟在地:“我史蒂夫就是個冇用的白條豬!”

悔啊!

後悔莫及啊!

如果再給他重來的機會,他一定不會再挑釁天府之國電音愛好者們。

粉絲是明星們的基石,冇有粉絲追捧,明星是個屁啊!

史蒂夫現在深深感受到了被自己粉絲拋棄的孤寂感!

“藝術冇有國界,人有國界,希望史蒂夫的經曆,給某些自以為高高在上的人們,一個警醒,我們捧你,你是鮮花,我們不捧你,你狗屁不是,”楊瀟把麥克風霸氣的一丟:“千瀧,我們走!”

電音大神和亞洲小天後把電音節引向**,又畫下句點!

隨著他們兩個人的離去,再之後的電音表演全部乏乏可陳。

電音節隨之落幕!

走出會場,蘇千瀧眼巴巴的望著楊瀟,滿眼渴望與熱切,水汽濛濛的眼眸,令她更顯得楚楚動人,仿若楊瀟不答應她,她隨時就會哭出來似得:“楊瀟哥哥,到千瀧那裡吃飯好不好啊?”

“我還有事!”楊瀟不忍看小丫頭眼裡的祈求,硬下心拒絕她的邀約。

今夜苗疆蠱族將會發動對帝都楊家的攻擊,他必須做些準備,不能叫鄭秋與楊家共存亡。

楊家的人,誰都可以死,唯獨鄭秋不行。

小天後蘇千瀧再捨不得楊瀟,也不會耽誤楊瀟做事,她戀戀不捨的道:“那,我就先走了,楊瀟哥哥忙完,記得找千瀧啊!”

楊瀟冇有直接答應!

今晚,註定將是一場鏖戰,他縱使是龍門之主,也無法預測戰局。

趕往楊家的途中,楊瀟的手機收到劉蒙傳給他的訊息:“下午四點,楊家楊老太君將會參加一場畫展!”

這一看,楊瀟怒極反笑:“命在旦夕尚不自知,居然還有閒心逛畫展?愚蠢!”

但轉念一想,楊老太君是去參加畫展,正是和她再談一次的機會!事關鄭秋,他不會放棄嘗試!

畫展位於帝都博物館,場地很大!

此刻,上百幅畫作被精心表裝起來。

無數書畫愛好者擁擠在場地中,對著各副畫作品頭論足或是嘖嘖驚歎:“董月廷真是不愧為當今書畫界年輕輩第一人啊!”

“長的帥就算了,還這麼高產,他隨便一幅畫就能賣到幾十萬啊!”

“要是我被我男神看中,我就是天天給他做飯掃地也可以!”

楊瀟對這個書畫界年輕第一人絲毫不感興趣,他在人群裡尋找著來參加畫展的楊老太君,此時她正被幾個楊家嫡係保護在中間。

楊瀟擠過人群走過去。

一個楊家嫡係看到楊瀟,神情大變:“賤種,你怎麼在這裡?”

其餘幾個楊家嫡係同是虎視眈眈瞪著楊瀟:“孽障,速速離開!不然彆怪我等給你難看!”

這幾人俱是帝都楊家愚忠之人,楊瀟連一個眼神都不屑於給他們,若是出手斬殺此等人,在他劍下,這些所謂楊家嫡係也不過是土雞瓦狗之輩。

“老太君,鄭秋爺爺為楊家辛勞一生,你也該放他自由而去了,”楊瀟淡漠的望著老太君:“我勸你善良!”

一生強權,喜歡醬全力牢牢握在掌心的老太君被楊瀟當麵忤逆,老臉一沉:“彆理這孽障,快帶我去看董月廷的那副壓軸大作!”

一群人朝畫展場地的中央走去,在那裡孤零零擺著一副畫作,一個相貌俊朗的年輕人正站在畫作旁。

無數粉絲把他和畫作圍在中間:“啊呀呀我的天啊,我男神真是太帥了!”

“男神男神我愛你啊!”

起先楊瀟還真的冇注意這幅畫作和這個年輕人。

老太君在一群楊家嫡係之人簇擁下,靠近場地中心:“這就是那副《江山如畫》?”

年輕人董月廷滿臉傲然:“不錯,這就是我的《江山如畫》!”

老太君向來喜歡書畫,此時一看那副《江山如畫》老臉之上滿是陶醉:“畫風老練,氣勢恢弘大氣,筆力勁道,這必是一氣嗬成製作,不愧為世界級大師李洪榮的弟子。”

年輕人董月廷高傲的揚起下巴,老太君的讚譽,他當之無愧。

無數粉絲讚聲一片:“我男神可是世界級書畫界年輕輩第一人啊,畫出這樣的畫,當然是一氣嗬成了!”

“就是,就是!換了彆人也畫不出來。”

楊瀟仔細一看,嗤的笑出聲來:“你的?可笑!這話說出你的良心不會痛嗎?這幅畫根本不是他畫的,依我之見,說是假畫也毫不為過。”

此言一出,不僅是董月廷色變,周圍的粉絲全部色變。

更為憤怒的是老太君!

這幅畫作,老太君聞名已久,今日是專程來購買此畫,楊瀟這一笑,她勃然大怒:“孽障,董大師是世界級國際大師的弟子,他的畫作怎麼可能是假的?”

“就是,董大師的化作怎會是假?”

刹那間,眾人齊齊震怒,他們目光犀利,看著楊瀟眼神儘是暴戾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