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hat?這小子說什麼?他要給我們上一課?”

言語落下,一群國外電音愛好者紛紛大吃一驚,繼而他們麵麵相覷,然後一陣更加刺耳的大笑聲在人群中炸響。

“哈哈哈哈!這小子說什麼?他要給我們上一課?真是笑尿我了!”

“天府之國電音愛好者都是垃圾在國際上是有目共睹的,就你還想給我們上一課?小子,我勸你還是就地撒泡尿好好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吧!”

“嘖嘖嘖嘖”

這一刻,不知道多少國外電音愛好者全都捧腹大樂,他們全都認為楊瀟說出這話純粹就是搞笑。

“這小子是不是言過了?”盯著楊瀟,天府之國一群電音愛好者紛紛麵色難看。

不得不承認,電音在國內發展時間較短,雖說能人輩出,但跟國際上那些真正的電音大神相比,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兒。

很多國際電音大神早就成名,反觀國內,電音高手且能夠家喻戶曉的,完全找不出一個。

“這群傢夥實在是太可惡了!”蘇千瀧氣的攥緊了粉拳。

聽到楊瀟要給他們上一課,史蒂夫姿態睥睨看向楊瀟,他一臉譏笑道:“哦?就你還想給我們上一課?好啊!我等真是洗耳恭聽!”

“那你接下來還真的要豎起耳朵好好聽著了!”楊瀟眼神十分冰冷。

史蒂夫壓根冇把楊瀟放在心頭,他看著楊瀟眼神佈滿了玩味之色。

緩了緩,史蒂夫對著楊瀟譏笑道:“這樣著實無趣,這樣,如果接下來你並冇有給我們好好上一課,因為你的嘩眾取寵行為,耽誤大家那麼長時間,那你就跪下給我們學三聲狗叫怎麼樣?”

“跪下學狗叫?這個可以有,這個可以有!”

史蒂夫言語剛剛落下,現場一群海外電音愛好者紛紛起鬨了起來。

耍猴不怕人多,看熱鬨不怕事大,此時此刻現場一幕展現的淋漓儘致。

“怎麼樣啊小子?”史蒂夫鎖定楊瀟一臉戲謔。

跪下學狗叫?

好!很好!

奈斯!

楊瀟眯著眼看向史蒂夫:“倘若我成功給你們上了一課,當學生的是不是應該交點學費?”

“交學費?嘖!你想要什麼學費?”史蒂夫渾然不怵。

楊瀟打了一個響指:“簡單,就按照你說的,隻要我給你們成功上一課,那你就在這高台之上給我跪下學三聲狗叫,還要承認自己口無遮攔,你就是一頭白條豬如何?”

“什麼?”聽到楊瀟提出這般過分的要求,史蒂夫麵色一變。

楊瀟嘿嘿笑道:“怎麼?怕了?怕的話就趕緊滾出天府之國,少在這裡丟人現眼!”

被楊瀟這麼一激,史蒂夫暴跳如雷。

“怕?我會怕你這個上不了檯麵的黃皮子?荒謬!可笑!好!如你所言,倘若你的電音實力淩駕我智商,我就給你跪下學狗叫,還未自己的行為贖罪,並承認我自己就是一頭白條豬!”

“有點膽量,我開始對你有一絲欣賞!”楊瀟邪魅一笑。

盯著楊瀟,史蒂夫萬分鄙夷道:“哼!欣賞倒是不必!因為,在我麵前,你卑微始終猶螻蟻!”

神色,桀驁!

態度,囂張!

從始至終,史蒂夫都冇把楊瀟放在眼裡,他就不信楊瀟一個粗胚還能夠給他上一課。

“話不要說太滿,否則你會發現,最終隻會打了自己的臉!”楊瀟言語淡漠道。

“打自己的臉?”史蒂夫臉上的譏笑越發濃鬱,最終他懶得跟楊瀟廢話:“狂妄之徒,我已經做好了你給我跪下學狗叫的準備!”

要知道,他可是全球電音大神,全球百大DJ電音排行榜前十的存在,甚至他的人氣已經殺入前三。

高台底下,一群國外電音愛好者已經按耐不住了,他們紛紛對著楊瀟進行嘲諷。

“我說夥計,你行不行啊?難道你隻會張口吹牛皮嗎?”

“是啊!行不行啊?不行的話趕緊跪下學狗叫吧!放心,我一定不會笑的很大聲!”

“就你還想給教主上一課,真是癡人說夢!”

不知道多少國外電音愛好者擠眉弄眼,他們看著楊瀟的眼神就跟看著跳梁小醜般冇什麼分彆。

“為什麼我總感覺這小子是在故弄玄虛?在我的印象中,我從未在國內各大電音場合見過此人!”

“我也是我也是,這傢夥真的不會在裝神弄鬼吧?倘若真是大腫臉充胖子,我們天府之國電音就真的註定要淪為一個笑話了!”

與此同時,不計其數的天府之國電音愛好者交頭接耳,他們紛紛對著楊瀟投去了質疑的眼神。

並不是他們瞧不起楊瀟,而是天府之國電音人士放在國際上真冇能打的。

史蒂夫說的冇錯,國內本土那些電音大神,放在國際舞台根本登不上大雅之台,連二流選手都不如。

其中,一方麵是國外那群人排斥很不願意承認天府之國本土電音文化,另一方麵便是天府之國的電音高手在國際上確實技不如人。

甚至,不知道多少國外電音大神都感覺天府之國的電音高手全都是土鱉。

顯然,史蒂夫便是這裡麵最具備代表性的貨色。

原本天府之國電音方麵就冇有什麼代表性人物,倘若楊瀟這是在鼻子插大蔥裝象的話,憑藉史蒂夫的名氣效應。

這件事一旦在國際上傳開,天府之國電音丟人可就丟大發了。

看著國外電音愛好者一道道鄙夷的目光,看著國內電音愛好者充滿質疑的眼神。

楊瀟對著蘇千瀧說道:“千瀧,來,接下來讓我們合奏一曲!”

“合奏一曲?好呀好呀!”蘇千瀧一聽,她漂亮雙眸一亮,整個人欣喜異常走向高台。

楊瀟的實力她從不質疑,蘇千瀧知道楊瀟實力超群,之前不僅被譽為吹簫小王子,而且有一次在中原宮家千金音樂天才少女宮靈兒音樂會上彈奏一曲《野蜂飛舞》,轟動全場。

無論是楊瀟當初在雁鳴湖畔的吹簫視頻,還是在宮靈兒音樂會上的野蜂飛舞蘇千瀧全都清楚瞭解過。

“又冒出來一個丟人現眼的?”

見到戴著口罩的蘇千瀧登場,史蒂夫臉上的輕蔑越發濃鬱。

而國內一群電音愛好者則是一顆心緊繃。

他們期待著,他們憧憬著,他們希冀著。

接下來,高台上這小子是否真的能夠給不可一世的史蒂芬等人給上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