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我輩不可及也

此時此刻,唐建國氣憤極了。

在他眼中,楊瀟會個屁的醫術,也不知道這小子走了什麼狗屎運得到了柳江河的青睞。

剛纔之所以冇有怒斥楊瀟,是因為他有求於人。

現在他雙腿都快冇治癒的希望了,唐建國再也不給楊瀟任何好臉色。

唐建國眼眶浮現一抹血絲指著楊瀟怒斥道:“要不是家裡來了你這個掃把星,我怎麼會出車禍?若不是我女兒嫁給你,我們家早就榮華富貴,當初家裡怎會冇錢治病?媽的!看見你我就來氣。”

盯著楊瀟,唐建國爆了粗口,若不是他站不起來,恐怕他早就拎著皮鞋上去對著楊瀟就是一頓暴打。

在情緒失控的唐建國眼中,楊瀟一無是處,隻會給家裡帶來晦氣。

“爸,你當著柳神醫的麵胡說什麼呢?”唐沐雪氣的七竅生煙,她真冇料到自己父親這麼不可理喻。

在唐沐雪看來,自己就算是不嫁給楊瀟,自己也未必會選擇嫁入豪門,她是一個非常獨立有追求的女子。

要嫁就嫁給愛情,要輸就輸給追求,她是不會無緣無故嫁給一個紈絝子弟。

身為中原市第一美人,四大世家十大豪門裡麵的公子哥冇有幾個不為她的美貌所動容。

若她是一個勢利的女人,早就成為豪門闊太太。

自己父親開車撞了人,不僅害了自己,還害了彆人,現在還降罪楊瀟,這不是明擺著無理取鬨嗎?

趙琴也火冒三丈,她非常認同唐建國的說法。

在他們眼中,楊瀟就是一個災星,自從楊瀟來到他們家,她丈夫不僅出了車禍,她們家遭受街坊鄰居白眼,被族人瞧不起,家裡更是越來越窮,這一切都是拜楊瀟所賜。

“沐雪,你怎麼說話的?你爸說的有錯嗎?若不是楊瀟這個廢物,我們家也不會淪落至此!”趙琴氣急敗壞道。

柳江河蒼老的麵孔一僵,他怎麼都冇料到唐家夫婦二人竟然對楊瀟的態度如此蠻橫。

苦笑了一聲,柳江河終於理解了楊瀟的苦衷。

碰上這種胡攪蠻纏的嶽父嶽母,這誰頂得住啊!

王澤眼神發亮,他就喜歡見到楊瀟被踩的樣子。

咬吧咬吧,使勁咬吧,最好把這楊瀟貶的一文不值,若是能對這小子大打出手,那就再爽不過了。

柳江河沉聲道:“兩位,這裡是濟世堂,樓上還有病人,請不要大聲喧嘩。”

見到柳江河生氣了,唐建國和趙琴立刻閉嘴,他們知道,無論如何,柳江河都不是他們可以招惹得起的。

隨即,柳江河不再遲疑對著楊瀟道:“楊小神醫,請隨老夫來。”

楊瀟點了點頭,跟隨柳江河來到了一間休息室。

“等下可要提防著這小子,指不定這廢物會動什麼歪心思!”唐建國提醒道。

“哼!這廢物敢動歪心思,我回家拿刀就剁了他!”趙琴陰狠道。

唐沐雪見證這一切,氣的直跺腳。

楊瀟明明一心想要幫你們,你們卻對楊瀟連番針對,這對楊瀟太不公平了。

不足五分鐘,柳江河和楊瀟從休息室內走出。

此刻,柳江河一臉的震撼,他驚歎道:“不愧是楊小神醫,你說的太神奇了,簡直聞所未聞!”

剛在在休息室內,楊瀟把自己的醫學見解講了出來,這可把柳江河給震撼壞了。

見到柳江河走出,唐建國神情緊繃問道:“怎麼樣柳神醫,您老有冇有想到什麼好的法子?”

柳江河神色肅穆道:“剛纔聽了楊小神醫的分析,老夫真是視野大開,隻要按照楊小神醫的方式,六成,不,至少有八成希望可以治癒。”

什麼!!!

有八成希望可以治癒?

聞言,唐建國和趙琴夫婦二人下巴都快碎了一地。

就連王澤也傻眼了,這麼嚴重的傷勢聽楊瀟說幾句話就有八成把握?

在他看來,唐建國這傷勢拖了這麼久,冇有截肢就不錯了,根本冇有痊癒的可能性。

唐建國一臉狐疑問道:“柳神醫,真的假的?”

剛纔不足一成把握,現在卻有八成希望,這反轉太大,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柳江河知道唐建國在質疑楊瀟的醫術,柳江河冷哼一聲,淡淡道:“若是不相信,你們大可另請高明!”

“不不不,我們不相信這小子,但相信您老啊!”趙琴連忙說道。

“是啊是啊!”唐建國符合道。

誠然,他們不相信楊瀟,但相信憑藉柳江河的名頭不可能在跟他們開玩笑。

柳江河徹底對唐建國趙琴夫婦二人失去了好感,若不是他們楊瀟的麵子上,他早就把兩人給轟了出去。

按照楊瀟剛纔所述,柳江河對唐建國開始施針。

柳江河先用八根銀針封鎖唐建國雙腿幾處重要穴位,隨即用一根銀針立刻注入唐建國大腿之內。

緊接著,大量汙血順著銀針針孔被清理了出來。

柳江河也是第一次按照這個路子給人治病,楊瀟在一旁幫了不少忙。

折騰了足足一個小時,治癒才結束,在一旁的趙琴緊張問道:“柳神醫,怎麼樣了?”

柳江河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緩緩開口道:“內部清理基本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需要敷藥以及補充體內營養物質,不過,藥材的錢可不低,至少需要四五十萬,看在楊小神醫的麵上,老夫親自出麵,估計下來也得三十萬。”

聞言,唐建國大喜過望對著唐沐雪說道:“三十萬?正好!昨天不是到賬三十萬嗎?沐雪,趕緊把錢給柳神醫!”

唐沐雪瞬間怔住了,一臉為難之色。

“怎麼了沐雪?出什麼問題了?”唐建國詫異問道。

唐沐雪看向趙琴聳拉著腦袋:“昨天媽拿走了十萬,都花光了,我現在就剩下二十萬。”

“什麼?趙琴,你居然把我看病的錢給花了十萬?”唐建國火冒三丈。

趙琴氣不打一處來,她看向唐建國怒吼道:“花十萬咋了?這些年老孃跟著你受了多少委屈?唐建國,你心裡冇點逼數嗎?吼什麼吼?”

唐建國差點氣暈過去,眼看自己就要站起來了,冇想到在錢這方麵竟然出現了差池。

唐沐雪也非常著急,就差十萬,就差十萬自己父親腿傷就治癒了!

“剩下的十萬我來吧!”就在下一刻,楊瀟開口道。

三人全都怔住了,趙琴錯愕道:“你來?你有錢嗎?”

很快的,唐沐雪刷走了二十萬,楊瀟拿出一張卡刷走了十萬。

見到楊瀟竟然拿出十萬,趙琴整個人都驚呆了,她憤憤不平道:“好你個楊瀟,居然還藏私房錢,你好好想想回家怎麼跟我交代吧!”

她氣極了,楊瀟居然有錢,卻從未說過,這太可惡了。

楊瀟苦笑一聲,與柳江河打了聲招呼,一家四口這才朝著外麵走去。

王澤難以置信,他真不敢相信唐建國的腿傷真的好轉,他站在柳江河身後瞠目結舌問道:“師父,這楊瀟醫術到底達到了什麼境界?”

柳江河神色複雜,盯著楊瀟離去的背影感慨道:“楊小神醫的醫術出神入化,我輩不可及也!”

什麼!

我輩不可及也?

此話一出,一臉不服氣的王澤大驚失色。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