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糖嚇得小臉冇有任何血色,她知道楊瀟身手不錯,但在她看來,楊瀟根本不太可能是阿道夫的對手。

畢竟,阿道夫身高兩米一,一米八左右的楊瀟在阿道夫麵前,簡直猶如一個小矮子麵對一個彪悍巨人。

而且,唐糖不知道楊瀟就是絕世龍門之主,更不知道楊瀟就是曾經天府之國最強國之利刃死神殿下。

阿道夫輕蔑鎖定楊瀟,他不怒自威道:“小子,你可以閉上眼睛了!”

“你就那麼肯定能把我吃掉?來,你不是不把我放在眼中嗎?來,儘管朝我出手!”楊瀟勾了勾手。

見到楊瀟死到臨頭還敢揚言挑釁,拉姆王子徹底忍耐不住了:“阿道夫,給我乾他,阿道夫,給我狠狠乾他!”

“小子,給你機會你不好好珍惜,既然如此,我便讓你親自看到自己的腦花飛濺出來!”阿道夫當場怒吼一聲。

“瞑目吧!”

言語落下,猶如巍峨巨山般的阿道夫迅猛出擊。

唰——

他攥緊雙拳,猶如鋼鐵般的拳頭化作一道虛影,以雷霆萬鈞之勢悍然朝著楊瀟腦袋上狠狠墜落。

伴隨著阿道夫強勢出手,整個空中氣流都在這一刻為之舞動。

咕嘟!咕嘟!

見到強勢出手的阿道夫,不少人嚇得嚥了咽吐沫,他們能夠感受的出來,若是這一拳落在他們頭上,絕對可以把他們腦花給活生生給打出來。

“楊瀟,小心!”唐糖花容失色。

拉姆王子則是陰森笑道:“小心?哼!在他得罪我那一刻,什麼都已經晚了!”

“不知死活的小子,死去吧!”就在靠近楊瀟那一瞬間,阿道夫加快了出擊速度,空中隻剩下一道拳影。

砰!!!

在眾目睽睽之下,一道悶哼響起,眾人心頭猛然一顫,一些膽小者已經嚇得閉上了雙眼生怕看到楊瀟腦花四濺那一幕。

砰砰!

繼而,又是兩道悶沉聲音響起,隻見巍峨猶如遠古巨人般阿道夫身軀轟然倒地。

定睛一瞧,隻見不知何時楊瀟麵容輕鬆隨意握住了阿道夫錚錚鐵拳,楊瀟先後幾腳重重踹在阿道夫膝蓋骨之上。

王室第一高手阿道夫硬生生被楊瀟踹碎了膝蓋骨,他麵容痛苦身軀重重倒地,跪在楊瀟麵前。

“什麼?”見到阿道夫竟不是楊瀟一招之敵,拉姆王子徹底神色大變,他臉上哪裡還有方纔絲毫狂傲。

驚呆了!拉姆王子驚呆了!

他萬萬冇料到王室第一親衛阿道夫敗給楊瀟竟會敗得如此輕鬆。

此時此刻,不光是拉姆王子驚呆了,就連唐糖與現場一群圍觀學員全都驚呆了。

這一刻,不少人震驚的張大了嘴巴,他們看著楊瀟的眼神不亞於看著一個怪物。

誰人能料到,身軀羸弱的楊瀟竟會在電光火石間強勢擊潰猶如巨山般的迪bai王室第一親衛阿道夫。

難以置信,這場麵著實太令人難以置信。

跪在地麵上,阿道夫臉上僅剩下濃濃惶恐,他使出全身力氣赫然發現自己膝蓋骨失去知覺,他想要從地麵上站起卻有心無力。

“廢了,我雙膝竟被你給廢了?”阿道夫看著楊瀟不寒而栗。

楊瀟嗤笑道:“不是要讓我瞑目嗎?怎麼?好端端的,你怎麼給我跪下了?”

“你你”被楊瀟調侃,阿道夫臉上的驚懼越發濃鬱,他毛骨悚然大叫道:“你是武神級高手,你竟是武神級高手,天府之國什麼時候冒出來一名如此年輕的武神級高手?”

“這小子是武神級高手?”拉姆王子一聽,他聞之變色。

不得不說,這阿道夫乃是一名武聖巔峰強者,他被楊瀟一招擊潰,這讓阿道夫不得不猜測楊瀟真實戰鬥力。

楊瀟咧嘴一笑:“武神倒不至於,最起碼武神以下無敵手應該是可以做到的!”

常年參悟龍門至高心法,龍門至高心法極其變態,打遍同境界難覓敵手這一點楊瀟還是有把握的。

“武神以下無敵手?這這不是武神還會是什麼?”阿道夫驚駭欲絕。

他原本以為楊瀟就是一個毛頭小子,是個軟柿子,他出手絕對可以把楊瀟輕而易舉拿捏,誰能料到在楊瀟麵前,他竟是這般的不堪一擊。

楊瀟一臉玩味道:“我不是什麼武神,我就是天府之國一個小嘍羅,天府之國人口十幾億,地大物博,臥虎藏龍,我這點身手在我們國內真的排不上號!”

什麼!排不上號?

聽到楊瀟這話,阿道夫與拉姆王子二人內心都狠狠顫動一把。

倘若眼前這小子身手都排不上號,那天府之國境內到底還會有多少不出世的絕世高手?

楊瀟並冇有托大,如果真的要論,他這點身手確實太登不上大雅之台。

易濕、龍門四大龍王以及三殺九凶十二名老者,還有隕龍閣閣主慶帝等人,除了這些還有八大黃金古族。

所以,楊瀟說自己排不上號也是有原因的。

畢竟易濕等人一出,什麼王室第一高手在這群麵前都要黯然失色。

“想要看到我腦花四濺是吧?想要取我小命對吧?”說著,楊瀟一臉壞笑看向拉姆王子。

被楊瀟盯著,一股寒氣從腳底席捲拉姆王子全身筋脈,他一臉驚恐道:“你想乾什麼?難道你個賤民還打算對我出手不成?我可是王子,我可是當世王子,誰敢對我動手?”

“賤民?不敢對你動手?”楊瀟臉上呈現一抹耐人尋味笑容。

他記得很清楚,之前他去找白俞靜,有個女人姿態狂傲口口聲聲說他是賤民,最終卻被診斷得了HIV,算算時間,恐怕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了。

拉姆王子一臉厲色道:“冇錯!我乃當世王子,你個賤民你敢對我動手?告訴你,你若敢動我一根髮絲,我父王知道後,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威脅我?”楊瀟譏笑不已。

拉姆王子死死盯著楊瀟,他渾然不怵,憑藉他高貴的身份他就不信楊瀟膽敢動他分毫。

突然,楊瀟指了指高空:“快看,有飛碟!”

“飛碟?”拉姆王子下意識抬頭看向高空。

唰——

就在拉姆王子抬頭看向高空那一瞬間,楊瀟邪氣凜然一笑,他右腿好似狂龍悍然出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