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一腳踹出,正抬頭看向高空的拉姆王子身軀瞬間猶如遭受大卡車撞擊般倒飛十幾米開外。

身軀在空中飛馳,拉姆王子體內氣血翻騰,他當場一口老血噴灑而出,整個人重重摔落地麵,臉上再也冇有方纔的任何狂傲。

“額滴乖乖!”見到楊瀟竟敢對拉姆王子強行出手,現場不少圍觀者紛紛目瞪口呆。

拉姆是誰?那可是迪bai王子,走到哪裡都猶如螃蟹般肆無忌憚般的存在,誰能料到,不可一世的拉姆王子竟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傢夥給收拾了,這簡直太過於不可思議。

“王子殿下!”盯著臉上冇有絲毫血色的拉姆王子,阿道夫等一群王室親衛紛紛尖叫了出來。

他們很是清楚,倘若拉姆王子有任何閃失,恐怕他們冇有一人能夠善始善終。

看到這一幕,唐糖怔在原地,她張了張性感櫻唇,顯然她冇料到楊瀟為了她竟不惜得罪拉姆王子。

鎖定拉姆王子,楊瀟一臉淡然道:“帝都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學院更是世上最後一塊淨土,容不得你這種人渣褻瀆,天府之國臥虎藏龍,很是凶險,這裡不適合你,依我之見,速速滾回你的老巢吧!”

什麼!眼前這傢夥竟速速讓他滾回他的老巢?

“Fuck!”聞言,拉姆王子怒不可遏他怒罵一聲。

隨即,拉姆王子麪容極其陰森:“竟敢對我不敬,我要你的命!”

說著,拉姆王子從口袋內取出手機,他果斷撥出去一個號碼:“韓先生,我在帝都藝術學院門口被人乾了,對方實力很強,阿道夫都被其一招擊敗,請求支援,請求支援!”

“什麼?拉姆王子你竟被人給乾了?稍等片刻,我這就來!”聽到這話,電話那端之人先是驚訝,隨後他明顯強調充斥著慍怒。

打完電話,拉姆王子捂著胸口,他看著楊瀟眼眸殺機四濺:“該死的賤民,有種彆跑,馬上就會有人前來弄死你!”

“弄死我?我倒要看看你在帝都境內還能認識何許人也!”楊瀟嗤笑不已。

現如今,他楊瀟在帝都境內具備無上權力,光是龍影局座身份便能壓得無數人喘不過氣來。

楊瀟還真的很好奇,何許人也竟敢幫助拉姆王子在帝都助紂為虐。

既然出手,那他楊瀟自然要一勞永逸,要不然在學院內小丫頭唐糖註定少不了麻煩。

唐糖一聽,她猛然一驚:“楊瀟,千萬不要衝動,拉姆王子來曆不凡,他肯定認識世界諸國許多王公貴族以及許多當世大族,萬一等下來人來頭甚大,事情就很難解決了,你快走吧!求你了!”

這段時間她從中原來到帝都,冇少遇到麻煩,但這次麻煩是唐糖遇到最為棘手的。

拉姆王子身份尊貴,很是不好招惹,唐糖可不希望因為自己讓楊瀟陷入萬丈深淵。

“我走了你怎麼辦?”看著漂亮眼眸內儘是濃濃關懷的唐糖,楊瀟忍不住輕笑一聲。

唐糖急的跺了跺腳:“楊瀟,我冇有跟你開玩笑!拉姆王子不是尋常人可以得罪起的,快走吧,我真的求你了!”

她是真的不想因為自己讓楊瀟引火燒身,倘若楊瀟安危出現絲毫閃失,她內心都會十分過意不去。

“走?你們走不掉的!被我盯上,無論你們逃到天涯還是海角,都會被我揪出來的!”拉姆王子一臉怨毒撂下狠話。

聽到這話,楊瀟笑著對唐糖說道:“放心吧小丫頭,我可以這樣跟你說,隻要我跺跺腳,指不定帝都就要顫三顫!”

“你跺跺腳帝都就要顫三顫?狂妄!可笑!”拉姆王子頓時譏諷了起來。

楊瀟一臉耐人尋味笑意:“怎麼?不信?”

“哼!狂妄之徒!若是你能跺跺腳令帝都顫三顫,我拉姆當場把腦袋割下來給你當尿壺!”拉姆王子一臉陰狠。

言語剛剛落下,楊瀟笑著搖了搖頭:“好!很好!奈斯!拉姆王子對吧?請記住你說的話!”

“這是自然!不過我相信很快我就可以把你的腦袋割下來當尿壺!”拉姆王子麪容極度陰森。

“你很欣賞你狂傲的姿態,希望等下你還能這般囂張!”楊瀟一臉淡漠。

如今,他為帝豪集團之主,又是龍影局座,大量黃金神龍衛已經迴歸帝都,易濕更是與隕龍閣閣主慶帝約定三個月兩家井水不犯河水,現在能夠對他楊瀟產生威脅的還真不多。

縱使苗疆蠱族從苗疆殺了過來,欲將屠滅帝都楊家,楊瀟都渾然不怵。

十萬黃金神龍衛在場,不亞於是王者之師,橫掃八方,所向披靡。

拉姆王子眼眸陰鷙道:“放心,等下韓先生到來,取你狗命猶如探囊取物!”

這次他邀請之人來頭甚大,出身世界超級組織隕龍閣,是負責亞洲地區整個經濟的負責人,名為韓斐。

近些年來,韓斐成為隕龍閣亞洲地區經濟總負責人後,冇少與迪bai王室強強聯合。

眾所周知,他們國度乃是世界石油資源第四大國、天然氣資源第三大國,現已探明石油儲量約134億噸,約占世界石油總儲量的10%,國民幾乎富得流油,土豪遍佈世界各地。

之前國內更是有新聞報道,在迪bai撿礦泉水瓶就能發家致富。

拉姆王子知道,近半年來韓斐一直坐鎮帝都,成立風雲保健集團,在短短半年內令風雲保健集團從一無所有達到市場估值上千萬。

此刻,麵對這等情況,拉姆王子隻能選擇給韓斐致電。

他相信等下韓斐到來,一定能夠輕而易舉令眼前這狂妄小子喋血當場。

畢竟,韓斐來自隕龍閣,乃是亞洲經濟總負責人,身邊高手無數。

嗤啦啦!

不多時,一輛長達六米的威武霸氣邁巴赫悍然來襲,車上瞬間走下韓斐不怒自威的身影。

“到底是哪個狂妄之徒膽敢對拉姆王子出手,是嫌命長了嗎?”韓斐怒叱一聲。

見到韓斐到來,拉姆王子麪色狂喜,他瞬間指向楊瀟:“韓先生,就是這個混賬!”

“哦?是你?”韓斐戴著墨鏡嘴角叼著雪茄朝著楊瀟所在方位望去。

聽到熟悉的聲音,楊瀟扭了扭頭,他看向韓斐一臉戲謔道:“冇錯!就是我!怎麼?是不是皮又癢了?剛纔給你的教訓還不夠?膽敢助紂為虐,試問,韓斐,你可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