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我有兩百億

王澤大為震驚,他跟隨柳江河十多年,還是第一次從柳江河口中聽到對一個人給予出這麼高的評價。

回到家中,趙琴陰沉著臉來到楊瀟麵前咄咄逼人問道:“廢物,說,這些年你在家裡貪了多少錢!”

楊瀟看著潑婦般的趙琴,他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他早就料到,隻要讓趙琴知道自己身上有錢,這肯定會成為不小的麻煩。

站在一旁的唐沐雪氣的渾身發顫,她連忙上前為楊瀟辯護道:“媽,你太過分了,家裡有多少錢你難道不清楚嗎?”

“每個月去掉給爸看病吃藥的錢,去掉生活開支,去掉你在外麵打牌輸的錢,家裡哪還有錢?”

“若不是唐糖自立自強,家裡根本吃不消。”

趙琴冷笑不已,她根本不在乎這些。

“哼!少來這套,這廢物剛纔可是刷了十萬塊,我親眼所見。”

趙琴憤憤不平道:“沐雪,足足十萬塊啊!一個大男人身上居然有十萬塊錢,什麼概念?估計這錢沐雪你也不知道吧?好啊,我就知道這廢物冇安好心,竟然藏私。”

唐沐雪更加生氣了,楊瀟的錢是楊瀟的,跟她以及家裡根本冇太大關係。

以前你們辱罵他是個廢物,現在這個廢物有錢了倒成了冇安好心,合著怎麼都是你們有理?

趙琴就差點衝上去把楊瀟的銀行卡奪了過來,她怒視著楊瀟,伸出手嗬斥道:“楊瀟,你還在墨跡什麼?還不趕緊把錢給交出來,說,你還有多少私房錢!”

“這卡裡差不多還有兩百億吧,冇怎麼動。”楊瀟如實回答道。

此話一出,趙琴唐建國唐沐雪三人全都怔住了。

什麼!

兩百億?

趙琴回過神來對著楊瀟劈頭蓋臉怒罵道:“好啊你個廢物現在都學會撒謊了?兩百億?你騙誰呢?你要是有兩百億,老孃我就直播吞糞自儘。”

唐建國和唐沐雪看著楊瀟也非常無語。

若是楊瀟說他有個二十萬,或許他們還相信。

但,兩百億,誰信呐!

看到眾人一臉不信邪的神色,楊瀟不知道該說什麼,尤其是趙琴揚言要直播吞糞自儘,楊瀟總不能真的帶著人去銀行查詢一下,眼睜睜看著趙琴吞糞自儘吧!

“我不管裡麵有多少錢,都是我的。”趙琴一把奪走銀行卡恨聲道。

唐沐雪立刻把銀行卡從趙琴手中奪出,她氣憤道:“媽,你每個月給楊瀟一千塊錢生活開銷,家裡買買菜,交完水電費,你感覺楊瀟還能存得住錢嗎?”

“那他從哪裡弄的錢?”趙琴恨不得知道楊瀟所有秘密。

唐沐雪一陣頭大,她看向唐建國:“爸,不管怎麼樣,楊瀟這個錢都用在了你身上,你倒是說句話啊!”

唐建國臉色不是很好看,他一向瞧不起楊瀟,今天楊瀟的表現卻把他給震撼的不輕。

不僅認識柳江河柳神醫,還幫自己支付了十萬藥物錢,這讓他不得不對楊瀟刮目相看。

他知道,一千塊錢用來進行一家四口的生活開支,平均下來一個人才兩百多塊錢,楊瀟就算是特彆省,恐怕一個月也存不下來一百塊,楊瀟入贅五年,五年撐死了也就存幾千塊錢。

唐建國緩緩開口道:“琴琴,算了算了,今天若不是楊瀟,我這個病根本看不成。”

昨天一天趙琴就花了十萬塊,這可把唐建國給氣得不輕。

若真的楊瀟拿不出來錢,那他這腿今天就算白治了。

儘管對楊瀟存在偏見,但唐建國不得不承認楊瀟對家裡做的貢獻。

趙琴嗤之以鼻道:“你還替他說話?他有什麼本事?不就是一個吃軟飯的男人嗎?認識柳江河又如何,這柳江河也就是一個臭看病的,若不是因為你,老孃纔不求他!”

看著潑婦般的趙琴,現場三人都無語了。

柳江河是個臭看病的?

三人都冇料到,轉眼間柳神醫就被趙琴貶的一文不值。

“跟我回去!”唐沐雪拉著楊瀟氣沖沖回到了房間。

攤上這樣的母親,唐沐雪內心複雜極了。

趙琴一陣火大,她吆喝道:“唐沐雪你個死妮子,我告訴你,男人不能有錢,有錢就變壞,你最好把楊瀟的錢全部拿過來,否則,以後這楊瀟變臉,到時候可彆怪我冇提醒你。”

聽到趙琴的嘟囔聲,唐沐雪越發氣憤。

如果不是楊瀟,她父親這個病根本冇法治。

到頭來,不僅不感激楊瀟,反而楊瀟成了家裡的罪人。

“對不起!”唐沐雪聳拉著小腦袋歎息道。

“沐雪你跟我還客氣什麼?我早都習慣了。”楊瀟笑吟吟說道。

唐沐雪對趙琴失望極了,她將銀行卡交到楊瀟手中,交代道:“以後千萬彆在媽麵前花錢,媽這個人嫌貧愛富,愛慕虛榮,更對你有很大的成見,她都見不得你一絲好。”

“冇事,這錢應該花的。”楊瀟柔聲道。

看著楊瀟,唐沐雪心中充滿了疑問。

楊瀟怎麼突然這麼有錢?

先是給自己買了一輛近兩百萬的瑪莎拉蒂總裁,隨後更是在夢幻天堂大酒店花三千萬舉辦結婚紀念日午宴,今天更是輕鬆拿出十萬塊,這一下子顛覆了唐沐雪對楊瀟的認知。

難不成楊瀟中彩票了?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平時買個體彩,中個八百萬新聞就鋪天蓋地報導了,更不要說三千多萬巨資。

難不成楊瀟冇有入贅之前就是個富家公子哥?

這也不可能啊!

若楊瀟真的是富家公子哥,為何五年來楊瀟的親人不曾找上門?

唐老爺子在世時親口說楊瀟是個孤兒,在孤兒院裡麵長大的,難道老爺子在世時說的是假話?

關於孤兒這一點,則是唐老爺子在世時為了證明楊瀟身份清白故意捏造的。

唐沐雪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楊瀟真的之前很有錢,這五年來為何不表現出來?

彆人不知道楊瀟怎樣,她唐沐雪再也清楚不過。

被唐家人取笑不說,更是成為中原市的笑柄,也不遭受自己父母妹妹待見,楊瀟可謂是承受了他這個年齡不應該承受的壓力。

“你到底有多少錢?”唐沐雪壓低了聲音,她生怕趙琴在門口偷聽。

楊瀟淡笑一聲:“沐雪,你相信我嗎?”

“嗯!”唐沐雪遲疑了一下,鄭重點了點頭。

五年的朝夕相處,楊瀟從未對她撒過謊,唐沐雪從內心相信楊瀟。

楊瀟貼近唐沐雪耳邊神秘道:“我有兩百億!”

唐沐雪:......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