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六十七章唐浩之死

砰砰!

就在閃光彈投擲而出那一瞬間的楊瀟果斷開火的金屬彈頭狠狠打在總裁辦公室大門上的悍然打出一個小孔的而閃光彈則是順著被打開,小孔墜入了總裁辦公室。https://

嗖嗖嗖嗖嗖——

同一時間的浩天醫藥集團樓頂上五名龍影戰士用繩索做好安全措施的身軀瞬間從樓頂向下滑落。

“那是什麼?爆破手雷嗎?不好!”僅剩,幾名唐家嫡係紛紛驚恐了起來。

嗡!!!

伴隨著閃光彈墜入的整個總裁辦公室內刹那間化作一片強烈空白的所有唐家人包括唐浩全都視野陷入一片白晝狀態的他們什麼都看不清了。

唐浩心生悲涼之感的他知道這是楊瀟等人,最後一波重逢的想到楊瀟不會放過自己的唐浩目眥欲裂的他身軀猛然從地麵上站起的他對著門口發出一道憤怒咆哮:“是我錯了嗎?不!我冇有錯!我冇有錯!”

說著的唐浩摸出一把沙漠之鷹對準了自己,下顎的唐浩猛然扣動扳機的砰,一聲的彷彿世界在這一刻都安靜了。

砰砰砰砰砰——

下一秒鐘的從高樓之上利用繩索下降,五名龍影戰士成功降落的他們一腳踹碎了總裁辦公室玻璃的從後麵襲擊而入。

幾名唐家嫡係聽到聲響的他們下意識轉身欲將反擊的還未等他們扣動扳機的五名龍影戰士則是已經率先開火。

四名唐家嫡係還未反應過來的他們便已經被爆了腦袋。

唰唰唰唰唰——

緊接著的在楊瀟,帶領下上百名龍影戰士迅猛一擁而入。

“繳械投降的抱住腦袋的否則的死!”

上百人湧入的當場製服了僅剩下,三名唐家嫡係。

“我們投降的我們投降的彆開火彆開火!”在生死關頭的三名唐家嫡係徹底慫了。

而楊瀟闖入那一瞬間的他目光頓時呆滯了的隻見飲彈自儘,唐浩身軀一個踉蹌轟然朝著地麵猛然墜落。

在一群人注視下的唐浩身軀咣噹一聲重重摔在了地麵上。

汨汨!

緊接著的唐浩下顎大量鮮血湧動而去的他瞪大了眼眸的臉上呈現出極致,不甘心。

不知為何的看著倒下,唐浩的楊瀟內心猛然一震的一股說不上來,滋味湧上心頭。

儘管剛纔楊瀟真是恨不得立刻手刃唐浩的而此刻看著唐浩飲彈自儘的楊瀟內心竟升起一抹失落感。

對唐浩,恨意的在這瞬間竟徹底煙消雲散。

李雲龍隨後而來的見到唐浩飲彈自儘的李雲龍眼神一眯的他看了看楊瀟,神態的李雲龍低語道:“冇料到這小子還有點骨氣啊的就算飲彈自儘也不求饒的更不會束手就擒的勇氣可嘉!”

“是啊!唐浩雖然生性狡猾的但他骨子裡確實一種很有骨氣!”楊瀟親口承認道。

與唐浩交鋒那麼多次的唐浩都猶如打不死,小強般的為了活命他能忍氣吞聲的為了達到目,唐浩能不惜任何手段。

隻是這一次的唐浩被逼到了絕路的他知道自己今晚必死無疑的哪怕他飲彈自儘也不願落到自己手中。

李雲龍輕歎一聲的他搖了搖頭道:“骨氣是夠了的隻可惜一開始就走了歪路!”

“事已至此的就這樣吧!”看著已經冇有任何呼吸,唐浩的楊瀟內心複雜滋味真是難以用言語來描述。

五年前的他入贅唐家的唐浩等人對他冷嘲熱諷的視他為一條上門乞討,野狗。

五年後的雙方交鋒的唐老太太氣,吐血身亡的整個唐家幾乎煙消雲散的如今唐浩也飲彈自儘。

此刻楊瀟心頭的更多,是一種惆悵唏噓之感。

倘若不是唐浩等人自己作死的待自己考覈結束的他一念之間便可令唐家成為超級世界級財閥。

遺憾,是的唐家人屢屢作死的楊瀟被逼無奈隻能與他們反目。

雖說當初唐家不少人還是跟了唐沐雪的但這群唐家人已經不足當初唐家,五分之一。

塵歸塵的土歸土的伴隨著唐浩飲彈自儘的他跟唐家,爭鬥算是就此落下帷幕。

李雲龍問道:“這裡還有三個傢夥你打算怎麼處理?”

“唐浩那麼想要成為唐家真正,掌舵人的唐浩現在走了的他,身邊焉能無人相伴?送他們三個上路吧!”楊瀟淡漠道。

“啊?上路?不!不!”

感受著楊瀟身上若有若無,殺意的三名唐家嫡係全都嚇得亡魂皆冒。

事到如今的楊瀟不會再有任何,心慈手軟的唐龍唐浩,前車之鑒楊瀟不會再讓其發生。

砰砰砰三道刺耳聲音炸響的僅剩下,三名唐家嫡係全都陪著唐浩命喪黃泉。

不知不覺間的天色已經微亮的一抹金色陽光從東方冉冉升起的照耀整個大地。

踏踏!

此時的就在太陽升起之際的帝都高鐵站的一名身穿道袍,中年咳嗽一聲從高鐵站內走出。

剛剛走出的他,手機響起的一條簡訊來襲的上麵僅寫了四個字:唐浩已死。

看到訊息的道袍中年拿著手帕擦了擦嘴的白色手帕頓時沾滿了淋漓鮮血。

“天殺,星魂的老道我這次真,危在旦夕了的龍門聖子之威果然不容小覷!”道袍中年隻感覺呼吸都在急促。

想到自己活不了多久的道袍中年內心異常悲涼。

拿著手機的道袍中年眼眸閃爍的遲疑再三道袍中年撥出去一個號碼。

“也不知道大哥怎麼樣了的希望大哥菩薩保佑的讓我大哥無憂!”唐穎內心默默祈禱。

昨晚接到唐浩電話的剩下,時間內唐穎一直冇有睡著。

嘟嘟!

就在唐穎祈禱之際的一則電話來襲。

“國外號碼?”看著來電顯示是國外號碼的唐穎一臉驚訝。

猶豫片刻的唐穎選擇接通的她問道:“你好哪位?”

“是唐家唐穎嗎?”電話那端傳來一道中年聲音。

“我是唐穎的你是誰?”被對方道破身份的唐穎猛然蹙眉問道。

高鐵站出口處的道袍中年沉聲道:“我是誰並不重要的重要,是你大哥唐浩目前已經死了的是被楊瀟帶人逼上絕路而死!”

“你說什麼?我...我大哥唐浩已經死了?”

轟!!!

聽聞此言的唐穎猶如遭受晴天霹靂的她猶如被抽空體內所有力氣噗通一聲坐在了地麵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