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五十二章必然跪地哀求?

在這個世界上,隱藏著太多太多人們極其罕見甚至聞所未聞的職業,而這風水師恰恰正是其中之一。

風水師,大部分人都應該聽說過,在常人眼中,風水師基本上就是看看風水,冇啥實用,儘是一群江湖騙子罷了。

著實,在早些年,人們思維僵化遠遠不如現在,那時候人們思想保守,相信封建迷信,很多風水師利用一些藥水產生的化學反應來蠱惑民眾,從而為自己牟利。

這種小把戲在當年可是非常讓民眾深信不疑的,而如今確無法矇蔽大眾雙眼。

但,不可置否的是,風水師這個職業是一直存在的,隻是精通風水之人越來越少而已。

在定義中,風水師是指具備風水知識,受人委托斷定風水好壞,必要時並予以修改的一種職業。

通常風水師也兼具卜卦、看相、擇日等技藝,而某些道士、廟祝、中醫師等亦可能偶以風水營生。

天師後裔、風水大師張金華雲說:信風水不一定起作用,但不信可能起反作用。

事實如此,用唯物主義角度來看,風水之說確實有點瞎扯淡,卻又不得不信。

舉個簡單例子,就像是內功一樣,西方人是不相信內功的,但中華武術裡麵確實有含有內功一說,這一點一直爭執不休。

在現代化社會中,日常用到風水最多的就是開發建築商。

他們往往會選址找風水師,看看這一帶開發的是否為風水寶地。

同時,房產開發商還會側重一點,那便是房屋戶型設計。

往往,好的戶型能夠得到人的青睞,而差的戶型則是遭人極度嫌棄。

房屋戶型構造同樣跟風水息息相關,隻是尋常人不會注意這一點罷了。

風水往往最為講究吉利,就像是人們生活中鋪床,床頭一定不能朝西,在風水中解釋來說,朝西睡是極為不吉利的。

藍袍少年星魂言語篤定道:“冇錯!正是風水師!你仔細感受一下,空氣中的濕氣是否極度濃鬱?這份濕不是鄰近湖水的潮濕,而是水霧朦朧中的濕!”

“好像還真是!”楊瀟感受了一下,他一臉驚訝。

少年星魂再次道:“那就是了,日常生活中,人體內濕氣太多,會導致人精神疲憊,損失陽氣,最為典型的就是,如果後背長了大量逗逗,基本上就是濕氣太重!”

“唐沐雪懷有身孕,她又是女性,這段時間這名風水師一直在調動雁鳴湖畔內部濕氣,唐沐雪濕氣入體太多,如今不亞於服用了大量毒藥,現在,你明白了嗎?”

“濕氣入體?”楊瀟聽得驚駭不已。

不過,楊瀟得承認一點,人體濕氣太多確實對身體極其不利。

通常人們拔罐亦或者做艾灸,目的就是除濕補陽,這樣有利於人體健康。

隻是令楊瀟萬萬冇想到的是,唐沐雪竟是被風水師針對,並被大量濕氣入體。

少年星魂瞥了彆墅內部一眼,他猛然蹙眉:“好像情況比我想象中的還要糟糕,唐沐雪好像還被邪魅入侵,但不用擔心,邪魅實力並不強,你自己便能將其處理!”

“好了,不多說了,我去收拾這名潛伏在暗中的風水師,唐沐雪體內的邪魅交給你!”

呼啦啦!

說著,少年星魂手裡突然多出來一個銅鈴。

他不斷搖晃銅鈴,在銅鈴搖晃之中,以小島為中心,周邊升起的大量白色水霧竟在不斷褪散。

“好厲害的手段!”楊瀟暗暗稱奇。

雖然不知道這少年星魂到底是什麼來路,但楊瀟可以確定的是這少年星魂絕對精通風水之術。

暗中!

盯著小島內不斷潰散的白色水霧,身穿道袍的中年手持桃木劍,他盯著少年星魂陰邪笑道:“絕世龍門的星魂大人?有趣!還真是有趣!據說你自幼在風水上天賦異稟,更被譽為全球年輕一輩第一風水師!”

“既然如此,那今晚老道就要好好跟你討教討教!”

言語落下,手持桃木劍的道袍中年森然一笑,原本小島四麵不斷潰散的白色霧氣竟又濃鬱了幾分。

楊瀟一瞧,他略微擔心道:“好像又加重了,頂的住嗎?”

“雕蟲小技,你現在主要任務是去營救唐沐雪!”少年星魂雲淡風輕說道。

下一刻,少年星魂手中再次多出一麵八卦鏡,八卦鏡一出,少年星魂一臉淡漠朝著雲霧深處走去。

見到少年星魂走入雲霧當中,楊瀟看向北海龍王:“這傢夥冇什麼問題吧?”

“龍主殿下,您可能有所不知,星魂大人的實力就算老仆也望塵莫及,殿下不用為星魂大人擔心!”北海龍王直言道。

什麼!

這少年星魂的實力就連北海龍王也望塵莫及?

難不成這傢夥真是絕世龍門四大龍王之中的為首龍王?

當然,這僅僅是楊瀟的一個猜測,少年星魂的身份他則是需要親自驗證。

嗖——

隨後,楊瀟不再遲疑,他一個箭步衝入了彆墅內部。

噗嗤——

剛剛進入彆墅,隻見躺在大廳沙發上的唐沐雪又是一口黑血從口中噴出。

“沐雪!”見到這一幕,楊瀟瞪大了眼眸,他心如刀絞衝上前去。

看到楊瀟歸來,唐建國一把拽住了楊瀟衣領:“楊瀟你個混蛋,我女兒到底怎麼回事?沐雪到底怎麼回事?”

“爸,彆激動,你千萬彆激動!”楊瀟完全冇料到唐建國情緒竟會如此暴躁。

趙琴更是從廚房內拿起一把菜刀,她雙眸充滿血絲對著楊瀟怒喝道:“楊瀟,你個災星,如果不是因為你,沐雪壓根不會出事,我不管你是龍門之主,我也不管你是不是死神,還我女兒,你還我女兒!”

怒了,唐建國趙琴二人紛紛目眥欲裂。

唐沐雪出事,奄奄一息,他們完全顧不得楊瀟是什麼身份,身為父母的他們隻想讓女兒無憂。

現在唐沐雪還懷有身孕,如果唐沐雪稍有不測,寶寶也必然為之夭折。

“爸,媽,請你們務必冷靜,你們放心,就算我楊瀟今日拚了老命也會保證沐雪無憂,相信我,可以嗎?”

看著家中二老激動的麵色漲紅,楊瀟內心隱隱作痛,但他強忍住情緒第一時間進行安撫。

與此同時,田祿開著奔馳大g已經來到了附近加油站。

田祿好奇問道:“唐總,你確定你找的那人有用嗎?風水師?該不會是個江湖騙子吧?”

“放心諸位,要不了多久你們就可以看到楊瀟跪下求饒那一幕!”唐浩一副成竹在胸模樣,他嘴角發出桀桀聲響。

好似此刻唐沐雪的小命儘在他掌控之中,好似要不了多久楊瀟必然對他跪地苦苦哀求。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