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唐浩四人挾持著宮靈兒上了一輛奔馳大G已經走遠了。

“唔!唔唔!”

被四人挾持,宮靈兒不斷掙紮。

坐在後排的唐浩他火冒三丈,他毫不憐惜猛然抓住了宮靈兒下巴,並目光陰森道:“他麼的,我奉勸你最好給我老實點,再敢亂動信不信我立刻就在車上強了你?”

聽到唐浩這話,宮靈兒毛骨悚然,她眼眸呈現一抹怯弱,整個人猶如泄了氣的皮球般聳拉著腦袋。

終究宮靈兒骨子裡僅是個花季少女,在這種情況下,她不畏懼死亡,但她畏懼被人強行褻瀆。

如果唐浩強行霸占了她的身軀,她真是比殺了她還令她難受。

見到宮靈兒老實了,唐浩看向宮本正雄:“宮本家主,我們現在應該作何打算?”

“去機場,田祿,立刻去機場!”宮本正雄沉聲道。

“啊?去機場?現在?”田祿猛然一驚。

宮本正雄做事老練,他再次確認道:“冇錯,去機場,速度要快!趁著楊瀟他們還冇追上來,我們以最快速度離開天府之國,隻要上了飛機,什麼事都好說了!”

“事到如今,天府之國肯定是呆不下去了,跟我去東瀛,你們都跟我去東瀛,隻有到了東瀛你們纔有一線生機生還!”

現在,楊瀟身份全麵曝光。

不僅是世界第一大神秘組織絕世龍門新任龍主,又是天府之國官方龍影局座。

倘若他們還留在天府之國,下場隻有一個死字。

所以,他們四人必須以最快速度離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什麼?去東瀛?這太不合適吧?宮本家主,我謝家根基就在中原,我謝家一群老少都在中原,我若是走了,那他們可怎麼辦啊?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慘遭楊瀟毒手吧?”謝群急促說道。

四人中,就屬他的家眷最齊全。

心中有了太多牽掛,謝群哪裡情願離開。

宮本正雄一把抓住了謝群衣領:“謝家主,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就算謝家被滅,隻要你活著,你這一脈就冇有斷絕,你若是回去,下場會是什麼你想過冇有?”

“可可是”謝群麵色極其艱難。

宮本正雄寒聲道:“告訴你,我的一群家小同樣也都在中原,難道我就捨得放棄她們嗎?不!我並不願意!隻是,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留下來我們隻會死!”

“我們幾個才四十多歲,還能生育,跟我到了東瀛,你們要什麼女人我都可以幫你們搞定,隻要活著,傳宗接代不是問題,不要犯蠢了,田家主,速速去機場!”

“明白!”田祿紅著眼眶應道。

他兒子已經被大卡車給活生生撞死了,他已經冇有牽掛,田祿現在隻想好好活著,伺機滅掉楊瀟報仇雪恨。

“對,去機場,我們去東瀛!”唐浩也果斷道。

事情到了這一步,隻能破罐子破摔了,四人當中,唐浩則是最為坦蕩的。

唐老奶奶已經吐血身亡,他的妻子已經跟他離婚,妹妹唐穎則是在帝都,他無牽無掛。

宮本家族乃是世界級財閥,有宮本正雄罩著,唐浩無所畏懼。

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他唐浩終有一日還會降臨中原的。

“好吧!”謝群滿臉苦澀。

他可冇宮本正雄的氣度,在宮本正雄慫恿之下,他隻能硬著頭皮離開。

唰——

夜幕之下,一輛奔馳大G猶如利劍般朝著中原機場疾馳。

“邢建情況怎麼樣?”

保證了宮天齊生命安全,楊瀟迅速找上了柳江河。

柳江河直言道:“幸好拯救的及時,邢建局座並無大礙,但要住院一點時間了!”

“嗯,冇事就好,金大鐘呢?”楊瀟再次問道。

柳江河如實道:“金先生主要是體製太差,剛剛檢查胸前肋骨斷了兩根,等下學生會親自處理!”

“很好!”楊瀟點了點頭。

醫院內有柳江河坐鎮,楊瀟並不太擔心。

隨後,楊瀟找上了李雲龍:“李老頭,中原各大世家情況怎麼樣?”

“情況還好,宮家共計死亡十一人,金家與邢家全都死亡四人,白俞靜所在的白家死亡一人,其他與你交好的主要都是重傷,這次事件共計死亡二十人整!”李雲龍統計完畢對著楊瀟說道。

“共計死亡二十人?該死的!”

聽到這個數字,楊瀟瞬間紅了眼眶,心如針紮。

東南亞王劉蒙則是滿臉慚愧:“怪我,這件事都怪我,如果事前分清敵我,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畢竟之前我在帝都也乾掉了李虎!”楊瀟眨了眨眼睛,他看著李雲龍問道:“宮家陣亡人數最多,襲擊宮家帶隊之人到底是誰?”

“是唐浩!”李雲龍正色道。

聞言,楊瀟攥緊了拳頭,他一臉暴虐道:“又是這個混賬!”

唐浩對與自己交好之人全都恨之入骨,唐浩席捲宮家,足足十一人因為唐浩而死,這彆提楊瀟內心有多憤怒。

“這還算是非常理想的狀態,損傷並冇有太過於惡化!”李雲龍低語道。

楊瀟滿臉戾氣道:“冇有惡化?但凡死亡一人,皆都是因我而起,這件事我一定要讓這四個混賬血債血償,如果不乾掉他們四個,我真是無顏麵對各大世家豪門!”

“我去把他們四個給抓回來!”東南亞王劉蒙主動請纓。

楊瀟擺了擺手拒絕道:“不必!中原市你還冇有我熟,這件事因我而起,自然要因我而終,抓人這件事交給我就是了!”

“那好,我率人直接端了他們四人老巢!”東南亞王一臉厲色。

這件事他也有諸多不對之地,他必須要有所作為,如若不然,他心難安。

楊瀟這才點了點頭,東南亞王去端了這四人老巢,也正好給宮家等人一個交代。

從始至終,劉蒙都嚴禁下達屠殺令,是這四個混賬擅作主張,即使如此,劉蒙也難辭其咎。

唰——

在茫茫黑夜當中,田祿開著奔馳大G飛快抵達了中原機場。

唐浩率先抵達機場內部,他目光炙熱道:“快,快給我們四張去東瀛的機票!”

“抱歉先生,剛剛我們收到上級命令,今晚所有航班全部取消,恢複時間待定!”視窗售票員禮貌性說道。

此話一出,唐浩四人猶如遭受悶雷轟頂,他們四人齊齊懵逼了。

今晚所有航班全部取消?

這這他麼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