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借一步說話

“柳神醫,今日前來我是想給我爸看看病,我爸幾年前出車禍,腿上烙下了毛病,這幾年也走訪了不少名醫,隻可惜都冇有徹底醫治,故此想要麻煩柳神醫你出手。”楊瀟直言道。

雖然唐建國和趙琴夫婦二人的行為舉止固然可惡,但他們終究是唐沐雪的親生父母。

楊瀟深深明白,如果真正的愛一個人,必須要愛她的一切,冇有任何事物是十全十美的。

上天把完美無瑕的唐沐雪送到自己身旁,那她身邊事物固然存在殘缺,自己隻需要去接受就是了。

“挨挨挨,柳神醫,麻煩您,麻煩您了!”趙琴連忙附和道。

她瞥了楊瀟一眼,好似再說算你小子識相。

若是楊瀟今天敢不為唐建國開口,出了濟世堂這個門,她就要好好教訓楊瀟一頓,讓楊瀟知道什麼叫做尊卑貴賤。

唐建國如釋重負,他生怕楊瀟剛纔記恨於他,不幫他說話。

聽到楊瀟這話,唐沐雪內心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複雜極了。

她能夠看得出來,雖然楊瀟開口,但父母打心底裡依舊是瞧不起楊瀟的。

柳江河為人雖然愚鈍,但終究活了一輩子,他知道楊瀟上門女婿的身份,恐有難言之隱。

柳江河的直覺告訴他,楊瀟醫術超凡,若是楊瀟出手,恐怕根本輪不到自己。

為了確定自己的想法,柳江河再次看向楊瀟,楊瀟意識到這一點,對著柳江河雲淡風輕淡笑了一聲。

見到楊瀟淡笑,柳江河徹底明白了,這唐家夫婦二人看樣子對楊瀟偏見不少。

“原來如此,小澤,幫為師取銀針!”柳江河緩緩開口道。

“多謝柳神醫,多謝柳神醫!”聞言,唐建國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

他知道,隻要柳江河出手,自己殘疾的雙腿一定有治癒的希望。

放眼整箇中原市,恐怕冇有幾個人能夠和柳江河的醫術相提並論。

唐建國的雙腿出車禍時,醫生說過,他這雙腿是能治癒的,隻不過需要花一筆天文數字的醫藥費。

隻可惜,當時唐建國撞的是彆人,被撞的人有錢有勢,迫於壓力,賠完錢家裡已所剩無幾。

所以,唐建國腿上的毛病是一拖再拖,轉眼間就過了好幾年。

幸好,這幾年唐建國每天都吃藥疏通血管,還是有治癒的希望。

王澤皺了皺眉不可思議道:“師父,您真的要破例嗎?這可都十二點了!”

柳江河每次免費醫治都是十二點之前,這都已經成為傳統,更是已經保持了二十多年。

實際上,王澤是話中有話。

他在暗示柳江河千萬不要被楊瀟的表麵所矇蔽,若是楊瀟醫術不凡還何須讓他師父親自出手,在王澤看來,這簡直荒謬可笑!

柳江河何曾不知王澤的心思,他冷哼一聲:“我輩之人,懸壺濟世,以救人為主,耽誤一點時間算得了什麼?小澤,我看你這段時間整個醫者之心都很浮躁,這很不好。”

被柳江河訓斥,王澤嚇了一大跳,他整個人瞬間像是泄了氣的皮球誠惶誠恐道:“師父,您教訓的對,徒兒現在就去取針!”

彆人不清楚,王澤非常清楚,柳江河保持傳統二十多年從未破例,更是很少發脾氣。

現如今,柳江河竟然為了區區一個楊瀟,連番訓斥自己,這令王澤內心不是滋味極了。

他實在是想不明白楊瀟到底給他師父柳江河灌了什麼**湯,竟讓柳江河破例出手。

他冷眼瞥了一眼楊瀟,內心暗想,小子你彆得意,我早晚要撕破你的虛偽麵孔,讓大家知道你連個屁都不是。

王澤還需要靠著柳江河的名頭為自己謀利,他不敢心生抗拒,連忙將柳江河的銀針取了過來。

趙琴也非常配合,立刻將唐建國的褲腿給拉了上去。

定睛一瞧,唐建國兩條大腿全都是烏紫色。

“這麼嚴重?”見到這一幕,柳江河臉色突然凝重了下來。

他鄭重的帶起老花鏡,仔細上前觀察,隨即又用儀器抽血檢測,看到檢查結果,柳江河臉色陰沉無比。

趙琴見到柳江河臉色不對,緊張的問道:“柳神醫,我丈夫他這雙腿好治嗎?”

唐建國唐沐雪也齊齊看向柳江河,一顆心怦怦直跳,生怕聽到不好的訊息。

柳江河看了楊瀟一眼,見到楊瀟並未有所表示,他這才長長歎了一聲:“情況很不容樂觀,你這是出車禍導致的瘀傷,若是當時進行治療,或許現已經好轉。”

“以老夫目測,你這腿傷至少推遲了三年以上,雖然每個月都吃藥疏通血管,但裡麵的血水已經粘稠,甚至這些血水已經和大腿內部神經以及血管粘在一起,就算是老夫出手,恐怕也冇有太大把握。”

從柳江河凝重的神色來看,他所言不虛。

“那...那可如何是好?”唐建國心中咯噔一聲,驚慌失措道。

趙琴也慌了,她連忙問道:“柳神醫,柳神醫您一定要幫幫我們啊!”

柳江河再次看了看楊瀟,鄭重道:“實話實說,這太嚴重了,老夫也是第一次遇到,若是繼續拖下去恐怕肯定會影響你上半身的狀態,就算是老夫出手治癒的希望也不足一成。”

“一旦失敗,就要麵臨截肢風險。”

“如果可以,老夫建議你們去國外最好的醫院,或許可以從他們哪裡看到治癒的希望。”

什麼!

去國外最好的醫院?

聞言,唐建國和趙琴全都傻眼了。

去國外最好的醫院那得多少錢啊,他們家若是有錢,當初就動手術了,何須拖到現在。

唐沐雪花容失色,她原本以為見到柳江河就有希望治癒父親的雙腿,冇想到就連赫赫有名的柳江河都無能為力。

站在一旁的王澤冷笑不已,他巴不得見到這樣的情景。

趙琴不甘心的問道:“柳神醫,真的冇有其他辦法了嗎?”

柳江河點了點頭,沉聲道:“是的,如果老夫出手,失敗了就要截肢,你們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唐建國和趙琴頓時麵若死灰,尤其是唐建國臉色更是無比難看。

他原本還盼望著自己有生之年還能站起來,不曾料到竟被神醫柳江河給判了死刑。

唐沐雪攥緊了衣角,她看向了楊瀟。

楊瀟眨巴眨巴眼睛對著柳江河說道:“柳神醫,借一步說話,或許我有辦法!”

唐建國心情非常複雜,聽到楊瀟說自己有辦法,他頓時怒不可遏對著楊瀟大吼道:“你有辦法?你有什麼辦法?我看你是有辦法怎麼害死我吧?”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