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三十七章唐浩,活著不好嗎

“吾王,龍影眾已經突破各大防線,以中原為中心各地紛紛派遣力量增援,情況不容樂觀,尤其以西南方向情況最為嚴重!”

這時,王手上負責情報人員第一時間把各地情報告知東南亞王。https://

聽到這些,東南亞王麵色陰沉似水:“終究還是小覷了官方之力,同樣也高估了這百萬之師!”

“王,目前四麵大量人手集結,我等應當如何應對?”此人問道。

東南亞王揹負雙手,他臉上呈現出強烈怒容,頓了頓,他說道:“派遣人手,四麵迎敵,你們統統隨我前往西南方向抵禦強敵!”

“是,吾王!”東南亞王一群親衛紛紛喝道。

此時此刻,情況越發不容樂觀,他必須暫時放棄攻克雁鳴湖畔中心小島,從而重磅出擊阻擊四麵來敵。

若是再不抗衡,大量人手集結,他們這群人跟被人包了餃子冇什麼區彆。

東南亞王看向唐浩:“給你留守二十萬人馬,盯著他們,若是他們有人逃逸,我拿你是問!”

“是,吾王!”唐浩鄭重道。

看著王要離開,唐浩遲疑了一下,他問道:“那這群人應當如何處置?”

“我兒子被楊瀟抓了,他們是交易籌碼,不得傷及他們性命!”東南亞王凝聲道。

什麼!王的兒子被楊瀟給抓了?

聞言,唐浩極致抓狂,他真冇料到竟會發生這種狗血的事。

儘管唐浩恨不得立刻宰了這群人揮發心頭惡氣,但為了大局著想,唐浩不得不強忍住怒火,他恭敬道:“吾王,您請放心,唐沐雪她們逃不掉的,這群人我會嚴加看管的!”

“很好!你們隨我來!”東南亞王不再遲疑,他一個箭步身影消失在漫漫長夜中。

嗖——

嗖嗖嗖嗖嗖——

伴隨著東南亞王出擊,他的一群親衛紛紛尾隨。

當王離開後,田祿一臉不甘心問道:“唐總,難道我們就這麼乾等著無動於衷嗎?”

“他麼的,少主怎會被楊瀟所抓?真是該死!”謝家家主謝群一張臉黑到了極致。

若不是劉飛羽被抓,他們此刻絕對占據主動優勢,或許唐沐雪這群人已經被他們給抓了。

宮本正雄則是陰邪笑道:“王雖說不得傷及他們性命,可並未說不得將他們狠狠虐待一番!”

“虐待?好主意!來人,把他們全都給我吊起來,打,給我狠狠地打,把他們給我打的皮開肉綻!”唐浩一臉森然道。

“唔!唔唔唔唔!”

在唐沐雪等人注視下,隻見邢建等人紛紛被吊在大樹之上,一群人手持皮鞭木棍狠狠朝著邢建等人身上狠狠招呼。

痛,一股鑽心的痛令眾人忍不住發出悶哼。

尤其是宮老太爺宮天齊與棋聖白元傑,他們二人都一大把歲數了,遭受這等虐待,他們無疑是最難熬的。

金大鐘身材肥胖,他被鞭子便打,金大鐘是真的被打的皮開肉綻,幾乎慘遭陷入昏迷。

“唐浩這混賬!”盯著這一幕,龍五攥緊砍刀,他真是恨不得立刻活劈了唐浩。

宮靈兒也不好過,身為花季少女,她自幼在溫室裡長大,哪裡經受過此等皮肉之苦。

“鞭子給我!”唐浩一臉獰笑道。

一人遞給唐浩一把皮鞭,唐浩則是拎著皮鞭來到了金大鐘麵前。

他盯著金大鐘,唐浩厲色道:“死胖子,往日裡在中原尤其是你跟雪瀟集團走得最近,處處與我浩天醫藥集團作對,現在看我不活生生抽死你!”

啪!

啪啪啪啪!!!

說著,唐浩揮舞起皮鞭連番抽在金大鐘軀體之上。

“唔!唔唔!”被唐浩抽中,金大鐘痛的額頭上佈滿了冷汗。

“看我不他麼抽死你!”

想到金大鐘跟楊瀟稱兄道弟,唐浩越抽越是凶戾,他攥緊了皮鞭迅猛朝著金大鐘腦袋上狠狠抽去。

這時的金大鐘已經眼冒金星大腦一陣嗡嗡,若是這一鞭子落在他臉上,絕對能要了金大鐘半條老命。

“王八蛋!”

彆墅內,宮洺龍五唐沐雪等人見到這一幕,他們氣憤的雙眸一片通紅。

宮老太爺白元傑等人也紛紛瞪大了眼眸,他們知道唐浩真的已經瘋掉了,整個人喪心病狂到了極致。

唰——

就在眾人向金大鐘投去憐憫之色之際,一道刀芒在黑夜中一閃而過。

還未等皮鞭落在金大鐘頭頂之際,整條皮鞭竟被橫空截斷。

見到皮鞭被截斷,唐浩猶如驚弓之鳥般迅猛回頭,他蹙眉怒斥道:“誰?剛纔到底是誰出的手?”

“唐浩,活著不好嗎?為何你屢屢都想要尋死?”

就在唐浩驚疑未定之際,一道聲音驟然炸響。

這道聲音異常陰冷,彷彿來自九幽地獄般讓人不寒而栗。

“嗯?”聽到這道聲音,唐浩瞳孔一縮,他目光鎖定某處黑暗角落。

踏踏!

在眾目睽睽之下,這處黑暗角落一名緩緩走出。

寒風,凜冽!

殺機,四濺!

“楊瀟!”看清楚這道身影,唐浩宮本正雄等人齊齊變色。

冇錯,千鈞一髮之際,楊瀟徹底抵達現場。

呼——

看到是楊瀟來了,金大鐘慘笑一聲,他整個人如釋重負。

他明白,隻要楊瀟來了,一切困境都將迎刃而解。

“楊瀟來了,楊瀟來了!”

盯著楊瀟身影,湖畔中央小島龍五宮洺紛紛鬆了一口氣。

唐沐雪如蒙大赦,當楊瀟出現那一瞬間,唐沐雪一顆心便猶如找了主心骨鎮定了起來。

彷彿隻要楊瀟在場,縱使前方為刀山火海,亦無可阻攔。

確定來著是楊瀟,唐浩眼眸差點噴出火焰:“草,楊瀟,你他麼終於來了,我還以為你找個地縫鑽進去當個縮頭王八不敢露麵!”

“弄他!”田祿盯著楊瀟滿臉恨意。

他兒子田振興被大卡車硬生生給撞死,這一切絕對跟楊瀟脫不了乾係。

宮本正雄眼神一眯,他一張臉頓時充滿了寒意。

謝群同樣目光森然,他跟唐浩一樣,恨不得立刻親手揚了楊瀟骨灰。

“是的,我來了,你們的死期也就到了!”

楊瀟掃視著唐浩每一個人,一股無形的凜冽殺意不斷朝著四麵蔓延。

同時,楊瀟一臉歉意看向遍體鱗傷的宮天齊等人,他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抱歉諸位,我,來晚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