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三十五章腦花四濺?

見到楊瀟色變,劉飛羽猶如抓住救命稻草般急促道:“隻要你把我當作籌碼,我父親一定會放了他們的!”

劉飛羽是個聰明人,他知道自己應當如何更好的保住小命。https://

“我的親朋好友可有傷亡?”楊瀟寒聲質問道。

劉飛羽直接被問懵了,他麵色艱難道:“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但我可以確定一點,我父親並未下達屠殺令,不過你的老對手唐浩可就說不準了,他對你殺意滔天,如果你的親朋好友若有人被害,一定都是唐浩乾的!”

“唐浩!”楊瀟開口,他加重了語氣,體內盎然殺意不斷沸騰燃燒。

“混帳東西,你最好祈禱我親朋好友無憂,否則,不僅唐浩會死,你照樣會魂飛西天!”楊瀟殺意凜然對著劉飛羽說道。

聞言,劉飛羽如蒙大赦,他知道自己的小命暫時保住了。

同時,劉飛羽也感受得出來,楊瀟是個狠角色,是個超級狠角色,如果楊瀟親朋好友真的有人死亡,那他的下場可真的就難說了,此刻的他隻能默默禱告唐浩不要太過於喪心病狂。

如若不然,他就真的完犢子了。

雁鳴湖畔湖邊,看著東南亞王一臉炙熱,唐浩嘿嘿笑道:“吾王,我們不是抓了楊瀟不少親朋好友嗎?現在我們把他們給拎出來,若是他們不出來投降,我們一分鐘殺一個!”

“直到把這群人殺完為止,我就不信這群人會冷血無情,不出來投降!”

言語落下,唐浩眼眸極致陰森,彷彿按照他的計策,想要攻破雁鳴湖畔中心島嶼防線輕而易舉。

“嗯,不錯!就按照你說的來!”東南亞王聽完,他看著唐浩欣賞的點了點頭。

於他而言,成者為王,敗者為寇。

曆史都是由勝利者來改寫的,所以隻要能夠達到最終目的,使用什麼手段都在所不惜。

“是,吾王!”得到東南亞王認可,唐浩嘴角發出一道桀桀聲響。

隨即,唐浩對著田祿說道:“把那群雜碎都給我押上來!”

“押上來!”田祿滿臉厲色大喝道。

“滾過去!”

緊接著,宮老太爺宮天齊等人紛紛被強行押送到人群最前端。

“統統給我跪下!”田祿大吼道。

砰!!!

砰砰砰砰砰砰!

宮天齊等人自然是不會下跪,但田祿讓人一腳接著一腳踹在宮天齊等人腿腳之上。

在重重力道之下,宮天齊等人被迫咣噹一聲跪於地麵,他們臉上充滿了強烈屈辱與憤怒之色。

宮天齊宮靈兒白元傑金大鐘孫鵬等人先後被迫跪下,唯獨隻有邢建還在苦苦支撐。

看著不為所動的邢建,唐浩冷冷笑道:“不愧是邢建邢局座,果然有魄力,寧死不屈是吧?”

“唐浩,你竟敢對我等動手,楊老弟回來一定是不會饒恕你的!”邢建麵若寒霜道。

“冇錯,唐浩,楊老弟是不會饒恕你的,你就等著死吧!”金大鐘極其憤怒。

“對,姐夫一定會降罪於你的!”跪在地麵上的孫鵬也是一臉悲憤。

見到眼前這群人死到臨頭,還敢用楊瀟之名恐嚇於他,唐浩真是雷霆震怒。

他對楊瀟有多大恨意,幾乎無法用文字來形容,如果可以,唐浩真是恨不得生吞了楊瀟。

唐浩揮了揮手,一人遞給了唐浩一把沙漠之鷹,他看向剛正不阿的邢建,他一臉猙獰道:“指望楊瀟乾我是吧?你們一個個該死的混蛋身陷囹圄還敢恐嚇我是吧?行,行行行,我倒要看看楊瀟今晚怎麼來救你們!”

說著,唐浩盯著邢建他一臉厭惡,沙漠之鷹對準邢建,唐浩悍然扣動扳機。

砰的一聲,一顆金屬彈頭直接打在了邢建小腿之上。

“唔!”小腿被唐浩打中,邢建悶哼一聲,他小腿一陣顫抖,鮮血止不住的往下流。

“不跪下是吧?成啊!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麼硬氣!”唐浩目光儘是森然。

下一秒鐘,唐浩再次扣動扳機,砰的一聲又是一顆金屬彈頭打在了邢建另一條小腿之上。

咣噹——

雙腿被擊中,邢建痛的緊咬牙根,他身軀一個踉蹌重心失控轟然倒地。

盯著倒在地麵上的邢建,唐浩一臉不屑道:“還以為你有多硬氣,如今來看不過如此!”

“混蛋!”邢建滿腔怒火。

他想要將唐浩繩之以法,但局麵完全失控,他隻能怒視唐浩有心無力。

收拾完邢建,唐浩把沙漠之鷹遞給田祿:“等下聽我號令行事!”

“唐總,我明白!”田祿陰邪一笑。

彆墅內,唐沐雪通過玻璃見到這一幕,她整張玉容極致震驚。

“宮老太爺他們竟全部被抓了?怎會這樣?”唐沐雪臉色蒼白喃喃自語。

看到自己父親女兒被抓,宮洺氣的攥緊了拳頭,他真是恨不得衝出去將所有敵手挫骨揚灰。

龍五則是拉住宮洺:“宮先生,外麵局勢不太妙,千萬彆衝動!”

shirley楊與北海龍王也注意到了這一幕,他們二人全都挑了挑眉。

“唐總,給!”謝群不知從哪裡找來了一個大喇叭遞給了唐浩。

唐浩接過大喇叭,他目光鎖定中央小島一臉厲色扯著嗓門道:“唐沐雪,瞪大你的眼睛好好瞧瞧,與你們交好之人目前基本上都已經被我等俘獲了,看看,金大鐘邢建,還有你的親屬孫鵬!”

“現在,我命令你們速速出門投降,告訴你們,吾王的耐心是有限的,一分鐘,每過一分鐘我們便斃掉一人,直到你們出門投降為止,若是今晚你們皆不出門投降,那你們隻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先後在你們麵前死去!”

什麼!!!

不出門投降,一分鐘便斃掉一人?

“唐浩這殺千刀的!”龍五差點氣炸。

用這種卑劣手段,簡直太過於喪心病狂。

唐浩對著田祿道:“田家主,準備了!”

“明白!”田祿率性走到宮靈兒麵前。

他拿著沙漠之鷹對準宮靈兒精緻腦袋,他嘿嘿笑道:“靈兒小姐,看樣子今晚你要香消玉焚了!”

“香消玉焚?哼!有種你就動手!我若是死了,我保證你一定會比我死的更慘!”宮靈兒義憤填膺道。

“比你死的更慘?”田祿眼神陰鷙,他瞬間拿著沙漠之鷹對準了宮靈兒腦袋。

唐浩見狀,他對著大喇叭喝道:“看到了嗎?再不速速投降,我保證讓爾等親眼見到宮靈兒腦花四濺!”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