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三十四章麵色大變

與此同時,鯊齒總壇內。https://

“弄死他,趕緊給我弄死他!”劉飛羽盯著楊瀟萬分憎惡道。

唰唰唰——

三大金剛看著楊瀟眼神都極其暴戾,就在逼近楊瀟那一瞬間,他們摸了摸腰間,一把冰冷匕首凜然朝著楊瀟身上各大要害刺去。

“混賬,血債需血償,給我死來!”為首金剛雷霆大怒。

“殺了他!”二金剛與三金剛紛紛大吼。

“殿下!”李辰戰極度緊張。

柳如煙瞪大了眼眸,她一顆心懸到了嗓子眼,生怕楊瀟在三大金剛圍攻之下遭遇不測。

“混蛋,你的小命將至此終結!”劉飛羽語氣森然。

砰——

砰砰——

就在劉飛羽認定楊瀟死定了之際,三道魁碩身影猶如炮彈般狠狠撞在了牆麵之上。

噗!

噗噗!

緊接著,三口鮮血連番噴出,隻見三大金剛全都遭受重創倒在地麵上萎靡不振。

“秒敗?又是秒敗?三大金剛齊齊出手竟全部秒敗?這...這怎麼可能?”

見到三大金剛全部被楊瀟掀翻,一副吃定楊瀟模樣的劉飛羽眼珠子差點瞪了出來。

“敗了?我等居然敗了?”

倒在地麵上,三大金剛紛紛神情錯愕,他們內心全都在這一刻掀起了陣陣驚濤駭浪。

原本他們以為吃下楊瀟輕而易舉,誰能料到他們齊齊動手竟慘遭團滅。

看著傻眼的一群人,楊瀟不屑一顧道:“我為龍主,同境界之下有誰會是我的敵手?”

看似狂妄,實則楊瀟這話一點都不狂。

冇錯,同境界之下,恐怕冇人能與楊瀟進行匹敵。

要知道,楊瀟參悟的可是龍門至高心法,而龍門至高心法乃是全球第一高手易濕親自所創,霸道睥睨,戰力飆漲加持。

而且,楊瀟最擅長近身搏戰,敢跟楊瀟近身戰鬥,不亞於自取滅亡。

最重要的一點是,王麾下勢如破竹的四大金剛隻有聯合齊齊動手才能發揮出最大威力。

遺憾的是,四大金剛不知死活竟將楊瀟小覷。

四金剛悍然對楊瀟出手,楊瀟直接廢了他一條胳膊,無形中四大金剛組合便隨之瓦解。

四人協同作戰,爆發力極強,恐怕就算尋常武神撞到也要繞道而行。

隻是,被楊瀟廢掉一人,這四大金剛組合便有名無實。

就像是排兵佈陣一樣,某個站位少了一人,那這個陣法便是殘廢的,根本無法承受太大摧殘。

如果方纔四大金剛齊齊動手,恐怕楊瀟還真的難以匹敵。

但一對一或者一對三,在楊瀟麵前,他們跟送死無異。

“該死,太大意了!”劉飛羽勃然變色。

此時,他纔想起來四大金剛必須齊齊出動才能爆發浩瀚威力,單獨與楊瀟搏鬥,壓根發揮不出太大戰力。

這下倒好,因為疏忽大意,他們全都陷入了被動狀態。

唰——

就在劉飛羽麵色難看之際,楊瀟眼神爆射一道精芒,他身軀矯健如燕,一個箭步一拳轟在了腳踩李辰戰的尖嘴猴腮男子臉上。

“不好!”尖嘴猴腮男子見到楊瀟來襲,他嚇得亡魂皆冒。

他僅是武皇巔峰,在邁入武聖境界的楊瀟麵前,他壓根冇有任何抵抗之力。

噗的一聲,楊瀟一拳轟下,尖嘴猴腮男子口水狂噴,脖子一歪倒在了地麵上。

砰砰!

楊瀟右腳化作一道虛影,兩名按住柳如煙肩頭的黑衣人當場被楊瀟一腳踹飛。

“起來!”踹飛二人,楊瀟這纔對著李辰戰伸手。

“殿下!”李辰戰內心感動不已,他伸出右手握住楊瀟,楊瀟一發力徑直把李辰戰從地麵拉起。

“用你的刀殺想殺之人!”楊瀟麵若寒霜道。

“是!”李辰戰憤怒的攥緊了拳頭。

他撿起自己戰刀,悍然先朝著按住柳如煙二人發起猛攻。

“不!不要!”

這兩人就是普通小嘍羅,他們哪裡會是李辰戰對手。

夜色之下,戰刀凜冽,揮舞落下,兩名小嘍羅哀嚎一聲紛紛被李辰戰當場劈裂。

乾掉這二人,李辰戰眼神冰冷道:“膽敢褻瀆如煙,統統該死!”

滅掉這二人,李辰戰這纔看向尖嘴猴腮男子,尖嘴猴腮男子感受著李辰戰身上盎然殺意,他麵色狂變,他欲將從地麵爬起撤離現場。

“動手!”楊瀟募然開口。

與此同時,尖嘴猴腮男子發力準備逃離。

就在他欲將逃離那一瞬間,楊瀟身影化作一道虛影猛然一腳踹在了尖嘴猴腮男子背部。

唰——

而李辰戰則是手持戰刀,戰刀在李辰戰掌控之下森然降落。

“不!不!”

一道淒厲慘叫猛然炸響,緊接著一道血花在夜幕中綻放,腳踩李辰戰的尖嘴猴腮男子當場身亡。

“我的媽呀!”見到他的人幾乎死絕,劉飛羽愣在原地,雙腿不斷打顫。

到了此刻,他的一群下屬全都身死道消,唯獨能打得四大金剛也紛紛被廢亦或者遭受重創。

雖然劉飛羽自身也具備實力,但跟楊瀟相信卻什麼也不是。

“最後,就是你了!”楊瀟麵容陰森。

砰!

下一刻,楊瀟身軀爆射,他一腳迅猛踹在了劉飛羽胸膛之上。

次奧!

被楊瀟踹中,劉飛羽哀嚎一聲,身軀猶如斷了線的風箏般被踹飛十幾米遠。

倒在地麵上,鮮血順著嘴角溢位。

“血?我居然流血了?該死!”劉飛羽悲憤欲絕。

然而,楊瀟可不會在乎他什麼身份,楊瀟上前一步踩在了劉飛羽頭顱之上:“信不信,隻要我輕輕發力,你的腦袋便瞬間開花?”

腦...腦袋開花?

聽到這話,劉飛羽靈魂都猛然為之發顫。

“大...大哥,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彆衝動,千萬彆衝動!”劉飛羽急促道。

他地位崇高,父親乃是東南亞王,隻要活著,他想要什麼得不到?

如果就這麼死了,一切繁華都猶如過眼雲煙,什麼都將冇了。

他不想死,劉飛羽壓根不想死。

楊瀟語氣森然道:“現在,我為刀俎,你為魚肉,你有什麼資格讓我彆衝動?”

“大...大哥,你滅掉我對你冇一點好處,你很多親朋好友都被我父親抓了,對,你很多親朋好友都被緝拿,隻要你把我當作籌碼進行交易,你親朋好友一定都會冇事的!”劉飛羽飛快說道。

什麼!

很多親朋好友都被抓了?

此話一出,楊瀟麵色大變。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