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嗡嗡嗡嗡——

就在這時,天府之國邊境地帶,十幾架直升機越來越近。

為首駕駛員恭敬道:“王,前麵就是天府之國邊境了!”

“很好,朝著中原全麵進發!”直升機之上,一名妖異男子目光極度陰寒。

在這麼短時間內,東南亞集結大量人手朝著天府之國境內奔赴,開路的更是十幾架直升機。

東南亞王強勢歸來,劍指楊瀟!

與此同時,帝都二環內某處四合院內,雙方陷入了僵持狀態。

炎黃族現任族長李琰盯著楊瀟不屑到了極致,他壓根就不會相信shirley楊帶來的楊瀟會具備通天醫術。

見到李琰渾然不把自己放在眼中,楊瀟摸了摸鼻子無語道:“我說大叔,用得著這麼瞧不起人嗎?原本我冇打算太過於插手,這件事於我而言隨緣就好,但你這麼瞧不起我,知不知道我很不爽?”

“既然你讓我不爽了,那這件事我還真的要管一管!”

論實力,在李琰麵前楊瀟自愧不如,畢竟李琰能夠成為炎黃族族長,實力絕非一般的強橫。

“小子,就憑你?”李琰盯著楊瀟照樣眼神異常輕蔑。

楊瀟嗤笑一聲:“不信任我的醫術是吧?沒關係,試試,不試試你怎麼知道?”

在世界醫學界,恐怕冇有人不知道他楊瀟大名的,隻是楊瀟主業不是搞醫學的,所以在尋常人看來,楊瀟並不是很知名。

但是,如果真的要論實力,恐怕那些所謂的世界級神醫在他楊瀟麵前還不夠打的。

楊瀟在醫學方麵終究天賦異稟,隻是楊瀟很少涉足醫學界之事。

就像上次在中原市召開的醫聖爭奪戰上,楊瀟對峙龍麟閣閣主穆林,最終也僅僅是幫助柳江河奪下醫聖之名。

戰神索爾體內寒症全是由楊瀟一人搞定,這些年來不知道多少世界級名義給索爾診治過,顯然結果是無疾而終。

楊瀟不出手則已,一出手戰神索爾體內寒症徹底煙消雲散,楊瀟的醫術實力自然不用多說。

“冇錯,李琰,你不試試怎麼知道?”shirley楊麵若寒霜道。

易濕明確告訴她,誰能飲下她三杯血腥瑪麗而不死,那人便能治癒她爺爺體內惡疾,如今楊瀟飲下不死,shirley楊從各個方麵對楊瀟都是百分百信任。

她相信易濕的眼光,她更相信楊瀟的實力。

李琰揹負雙手,他姿態睥睨:“試試就不必了,兩位,請回吧!”

“李琰,看來你是真的想要跟我鬥一鬥!”shirley楊體內森然氣場爆發。

李琰眼神冰冷看著shirley楊,他冷冷道:“妖女,不可置否,你天賦真的很強,超越了無數年輕才俊,給你足夠時間,你絕對能夠將我超越,隻是現在的你,終究還是太嫩了!”

身為炎黃族族長,李琰實力毋庸置疑的強大,就算shirley楊實力不俗,李琰也渾然不怵。

“太嫩了?是嗎?嫩不嫩過兩招就知道了!”shirley楊語氣森然道。

見到shirley楊認真了,李琰皺了皺眉頭,他知道shirley楊乃是絕世龍門永夜君王,更知道shirley楊乃是環球第一高手易濕義女。

而且,據他所知,易濕目前就在帝都境內。

若是他現在出手針對shirley楊,恐怕會引起易濕那老怪物嚴重不滿。

易濕的可怕李琰可是親眼見證過,若是易濕震怒,恐怕整個炎黃族都難以招架。

思索片刻,李琰沉聲道:“不怕告訴你,妖女,如今世界級名醫艾倫大師就在裡麵,你感覺在艾倫大師麵前,這小子算個什麼東西?”

“什麼?艾倫大師?”shirley楊一聽,她滿臉驚訝。

看著驚訝的shirley楊,李琰一張臉堆滿了冷笑,同時他內心對楊瀟更是越發輕蔑。

艾倫大師是誰?

那可是公認的世界級神醫,史上最年輕的諾貝爾提名者,親自研發出抗癌藥物的超然存在。

甚至,有人說艾倫是整個世界最偉大最天才的醫者,有資格統帥整個世界醫學界年輕一輩。

是的,艾倫一身醫術出神入化,無數老輩醫者在艾倫麵前都歎爲觀止。

為了邀請到艾倫出手,炎黃族這次可是重金邀請。

如果連艾倫大師都失手了,在李琰等人眼中,那老族長確實迴天乏術了。

李琰姿態傲然道:“冇錯,正是享譽全球的艾倫大師,妖女,老族長的病情你不用操心了,回去吧!”

shirley楊並未答話,她的臉色略微有些難看。

艾倫的存在shirley楊自然知道,她也非常清楚艾倫二字在全球醫學界的號召力與影響力。

“誰?你說誰?艾倫?有點意思啊!我也不怕告訴你,艾倫在我麵前,也僅僅隻能以晚輩自稱,我還以為你找到了多麼了不起的前輩高人,冇想到你找的竟是艾倫!”

就在李琰傲然之際,楊瀟一聽,當場他就笑噴了。

艾倫醫術固然不錯,但在楊瀟麵前,艾倫確實得以學生自稱。

甚至,艾倫如今會的醫術,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楊瀟親自傳授的。

當年艾倫跟隨過楊瀟一段時間,專門為東方神鷹隊員進行救治,五年前熱帶雨林那一戰,東方神鷹遭受重創,楊瀟退役,後來便再也跟艾倫冇有了聯絡。

再然後,便是不久前柳江河爭奪醫聖那一戰,艾倫身為主裁判官現身。

那一次,正是楊瀟跟艾倫分離五年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碰麵。

聽到楊瀟這話,李琰挑眉怒斥道:“小子,你說什麼?艾倫大師在你麵前隻能以晚輩自稱?狂妄之徒!”

“狂妄?不信你把艾倫叫出來!”楊瀟嗤笑一聲。

見到楊瀟這般不識趣,李琰對著身後老者道:“梁老,有請艾倫大師!”

“是,族長!”老者恭敬道。

李琰盯著楊瀟目光一點也不和善,他盯著楊瀟猶如盯著一個嘩眾取寵之輩。

他就不信世界級醫者艾倫會在楊瀟麵前自稱晚輩,他要讓艾倫出來與楊瀟親自對峙,他要讓楊瀟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他今晚要讓楊瀟羞愧的無地自容。

“What?到底是誰那麼大口氣?”得知情況,艾倫火冒三丈從主臥室走出。

看著走出的艾倫,李琰指向楊瀟,他寒聲道:“艾倫大師,剛纔就是這個狂妄之徒說您在他麵前僅能以晚輩自稱!”

“哦?是你?”艾倫一臉戾氣抬頭看向楊瀟。

“冇錯,艾倫,是我!”楊瀟同樣看向艾倫。

當看清楚楊瀟麵孔那一瞬間,原本雷霆大怒的艾倫麵露狂喜之色:“老師,真的是你老師,老師,您怎麼來了?”

什麼!老師?

世界級名醫艾倫大師稱呼眼前這小子為什麼?

老老師?

此話一出,原本坐等看楊瀟笑話的李琰身軀一僵,他整張臉頓時再也無法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