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零九章楊瀟認慫了?

高台之上,一杯血腥瑪麗下肚,楊瀟頓時捂住了胸口。

“這傢夥這就要掛掉了嗎?”盯著捂住胸口的楊瀟,不少人搖了搖頭,在他們眼中此刻的楊瀟已經與死人無異。

畢竟,這麼多年來挑戰夜幕天後親手調劑雞尾酒的數不勝數,可惜的是,這些人最終全都暴斃而亡。

在眾人眼中,楊瀟自然也不會有任何意外,所以楊瀟今晚必然死定了。

“趕緊下地獄去吧!”唐穎眼眸這一刻變得異常深邃。

能夠親自看到楊瀟死亡,於唐穎而言,這可是一件非常暢快的事,她可是做夢都盼著楊瀟早點死。

“咯!”

在不少人都料定楊瀟要完蛋之際,沉寂數秒的楊瀟募然打了一個飽嗝。

打完飽嗝後,楊瀟看向shirley楊:“抱歉,冇想到過了這麼多年,國外的雞尾酒我還是有些不太習慣!”

“僅僅是不太習慣嗎?”見到楊瀟安然無恙,shirley楊精緻臉蛋猛然一僵。

剛纔楊瀟捂著胸口,她還以為楊瀟第一杯選擇的便是裡麵的毒酒,誰能料到楊瀟竟是打了一個飽嗝。

“冇事?這傢夥居然冇事?”

看到楊瀟僅僅打了一個飽嗝,不少人心中一陣索然無味,他們跟shirley楊一樣,還以為楊瀟第一杯飲用的便是毒酒。

唐穎差點被氣暈過去,她實在是太佩服楊瀟的演技了,跟楊瀟打交道這麼多次,唐穎一看就知道楊瀟是裝出來的。

“彆得意,第一杯讓你僥倖避開毒酒,第二杯我就不信你還那麼走運!”唐穎眼神陰翳道。

坐在高台之上,shirley楊性感一笑道:“有趣,既然第一杯無礙,那就請開始第二杯吧!”

此刻,shirley楊看著楊瀟眼神充滿了希冀,她真的很好奇楊瀟是否能夠撐得住她調劑的三杯血腥瑪麗。

“血腥瑪麗,血腥之中卻不乏妖嬈與冷酷,這應該很符合你的性情!”楊瀟盯著shirley楊淡淡道。

血腥瑪麗,雞尾酒名,這種雞尾酒由伏特加、番茄汁、檸檬片、芹菜根混合而製成,鮮紅的蕃茄汁看起來很像鮮血,故而以此命名。

“血腥瑪麗”是一個鬼魂的名字,來源於一個傳說。這款酒在地下酒吧非常流行,稱為"喝不醉的蕃茄汁"。

根據曆史記載,“血腥瑪麗”指十六世紀中葉英國女王瑪麗一世。她心狠手辣,為複興天主教殺戮了很多新教教徒,因此得到了這個綽號。本款雞尾酒顏色血紅,使人聯想到當年的屠殺,故名。

血腥瑪麗雞尾酒最早誕生在20世紀20年代的巴黎哈裡紐約酒吧。一位名叫費爾南德的調酒師發明瞭血腥瑪麗雞尾酒。

在此之後不久,世界另一頭的美方就頒佈了荒唐的“禁酒令”。禁酒令解除之後美國各大酒吧豪飲血腥瑪麗雞尾酒,以紀念這持續了十年的暴政。

如今,shirley楊不僅自稱夜幕天後,還親手調劑血腥瑪麗這種帶有血腥色彩的雞尾酒,這著實從側麵襯托出shirley楊的性情。

shirley楊則是直勾勾盯著楊瀟:“等你飲下三杯不倒,你大可對我進行全方位瞭解!”

誘惑,shirley楊萬種風情之中對著楊瀟展開十足魅惑!

如今,楊瀟擔任龍門之主,這一點shirley楊一清二楚,今晚再次碰到楊瀟,楊瀟前來挑戰她親手調劑三杯血腥瑪麗,這引起了shirley楊十足的好奇。

經過她親手調劑的血腥瑪麗,自從現世從未有人能夠抗衡。

那麼,今晚楊瀟他真的扛得住嗎?

“放心,我會好好瞭解的!”麵對shirley楊的魅惑,楊瀟打量一眼shirley楊曼妙嬌軀,他臉上充滿了調侃意味。

咕嘟!咕嘟!

拿起第二杯血腥瑪麗,楊瀟仰頭一飲而儘。

“唔!”第二杯血腥瑪麗剛剛飲下,楊瀟這次反而一下子捂住了腹部。

見狀,唐穎眉飛色舞狂笑道:“完了,楊瀟這廢物終於完了,無人能夠成功飲下天後三杯血腥瑪麗而不死,這該死的楊瀟自然也不會例外,死去吧,楊瀟,你給我死去吧!”

現場上千人全都麵色一沉,他們隱約間已經猜到楊瀟即將毒發身亡。

從開始到現在,夜幕天後親手調劑的血腥瑪麗無一人挑戰成功,他們自然也不會相信楊瀟能夠成功挑戰。

“頂不住了嗎?”shirley楊看著楊瀟麵色變化,她精緻的玉容上呈現一抹濃濃失望。

她已經在這裡靜候第四個年頭,隻為尋求一個有緣人,如今看來,這個有緣人明顯不是楊瀟。

就在眾人認定楊瀟即將暴斃而亡之際,捂著腹部的楊瀟臉色有些難看道:“我說你這血腥瑪麗裡麵是不是放了瀉藥?肚子疼,我這會兒肚子疼的厲害,要不第三杯等下再喝,我先去來個大號!”

什麼!肚子疼?

我倒!!!

聽到楊瀟之言,現場不少人臉色一僵,他們差點被楊瀟當場雷倒。

看著楊瀟捂著腹部,他們還以為楊瀟要完,誰知道楊瀟張口居然要去上大號。

淩亂,現場之人真是集體淩亂。

他們隻想上前問一句,哥們,你是影帝學院畢業的吧?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唐穎同樣目光為之呆滯。

盯著眼前一臉快要憋不住的楊瀟,shirley楊麵露驚訝,她長長睫毛抖動,在稍微的驚訝之中,shirley楊妖嬈一笑道:“上大號?你感覺你上了我的高台,你還下得去嗎?”

“我是真的憋不住了,放心,都是熟人,我保證不會跑路!”楊瀟眨了眨眼睛說道。

shirley楊笑了笑,她的笑容之中充斥著濃濃調侃意味。

“嗯?”就在shirley楊邪氣凜然笑意之下,一名紋身壯漢手裡拎著一把砍刀豎在了楊瀟脖子上。

唰唰唰唰唰——

與此同時,高台四周打量黑衣人齊齊拎著砍刀目光不善盯著楊瀟。

似乎楊瀟再敢多言,他們便齊齊動手活生生把楊瀟給砍了。

見到大量刀斧手埋伏四周,楊瀟哭笑不得:“萬水千山總是情,蹲個大號行不行?”

“喝了第三杯血腥瑪麗,你想做什麼,都可以,今晚整個夜場你都可以為所欲為!”shirley楊一臉玩味打量著楊瀟。

盯著楊瀟背影,唐穎忍不住扯著嗓子挖苦道:“楊瀟,怎麼?你這是認慫了嗎?既然不敢挑戰,剛纔還站出來乾什麼?丟人現眼了嗎?現在即將第三杯酒,你慫什麼?”

“現在認慫,難道不怕把我大牙給笑掉嗎?”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